Home Author
Author

蔡 琳森

  • 我已過了可以信誓旦旦宣稱抽菸有助寫作的心境,亦無法再從菸蒂或菸灰之上佯作獲致某種曖昧的啟示。羅蘭巴特嘴裡叼著菸的模樣,已是一幅疏淡遠景。曾讀到一則科學研究的外電,文中表示,植物其實也像人,一(閱讀更多)

  • 若是鎮日悶困在家,我便例行對自己鬱鬱的身體擲一句:出去繞繞吧。它便順從了我的提案。逢凜冬,大衣長襪。若遇炎夏,輕裝簡從。我已養育固定的路線,自賃居處出發,這拐角轉去是一淡定的超商,那巷弄鑽入(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