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日用寫作

日用寫作

  • 深夜酒吧裡沒有人,只有正在發呆的值班小妹和坐在吧台喝啤酒的胖姊,我也點了啤酒,笑嘻嘻說我們來看世界杯足球賽吧,今晚剛好有場轉播。我肩膀痛背也痛,整天痛,每天痛,很痛也不想回家。不想回去面對那(閱讀更多)

  • 貓毛般的雨啊 飛過來沾住 你煮的咖啡總是不夠 燙,不能化解 心腹底 我糾結的毛團 雨聲覆蓋著 變成毛皮,貓背對著 我,比雨更固執 咖啡涼了你的眼神 掠過,像電影裡的流彈 太密,可是太偏 貓毛(閱讀更多)

  • 「那種游得很快的螢光小魚,叫做紅蓮燈。」女孩和我比肩站著,在水族店家高高架起的大玻璃缸前,平靜的說。 我沒想過會再次遇見她,尤其是在這麼多年以後,而且是在這樣的地方。搬到這個運河旁的舊社區後(閱讀更多)

  • 家附近有一座山,名曰大同,是鄰近居民們假日健走踏青的地方。這山與我的小學母校關係密切,位於學校的正後方,校歌裡第一句就說:「大同山麓,沃野育人」。記得小時學校經常在假日舉辦親山活動,如山徑健(閱讀更多)

  • 看著柱子上的 白木耳 終於連等待 也變得可愛了 在這個不需要說話的地方 拔起能拔的草 以為不會再有什麼改變的時候 看看逗留的動物 當一個安靜的人 酢漿草開滿了 在你熟悉的地方 不需要把什麼留(閱讀更多)

  • 晨起,踱到廚房,玻璃杯中摻入前晚榨好的檸汁,有時是薄淡的鹽,有時則是母親偷偷塞在行李中的藕粉、五穀粉。晨起第一杯水,端看意識停留在夢寐之中的程度,不思維,慣習交由肉身,選擇是日天光的滋味。直(閱讀更多)

  • 若是鎮日悶困在家,我便例行對自己鬱鬱的身體擲一句:出去繞繞吧。它便順從了我的提案。逢凜冬,大衣長襪。若遇炎夏,輕裝簡從。我已養育固定的路線,自賃居處出發,這拐角轉去是一淡定的超商,那巷弄鑽入(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