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專欄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

written by 江鵝 2019-10-01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

點我看今日日記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1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1

2019.10.1

昨天雨還沒到的時候,公園的樹已經掉了滿地碎花。我踩過花地去買糧,感覺樹木也預備著要迎接風雨。
今天放晴,踩過滿地斷枝落葉,我忽然明白他們無從預備。他們不預見、不預備、不後怕,只是活。
人才把活得想那麼複雜。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2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2

2019.10.2

希望電信業者可以開發「號末註」功能,在每個電話號碼裡面藏一個暗碼,儲存到智慧手機裡就能顯示完整註句,讓對方在撥打前看到。例如:
江鵝 0912345678(接通一次她死 7%)或(非失火勿撥打)或(通話故障請傳訊)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3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3

2019.10.3

自從經常需要手寫藝名,才發現「鵝」字筆畫非常多。也就是說,當時如果取名叫「江龜」,每次簽名就可以省下 2 劃,但「江鱉」不行,那會多 1 劃。
弄明白這種事情其實沒什麼成就感,反而有點懊惱腦袋又跑了一圈枉然之事,但我就是這樣了。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4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4

2019.10.4

想起一個墨籍同學。
朋友聚會,她帶來自烤馬芬:「烤乾了,但還是很好吃」說著拿起一顆督到我嘴邊。
是硬到剛好咬得動的程度,雞蛋奶油麵香都對,但已經不是馬芬。「味道很好,對吧!?」墨裔眼睛瞪起來真的好大。我點頭,就事實而言味道的確沒錯。
最近用新購的水波爐加熱包子,實驗各種設定參數,屢敗。過乾的包子其實味道還是很好,如果不執著包子必須像包子的話。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5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5

2019.10.5

自稱會計的女人來電確認原買家是否真同意精油訂單連續扣帳 12 次,我驚喜贊同,問怎麼稱呼。木子李,她李玉惠。我縝密關切怎麼不像其他同事用洋名,怎麼訂單不由業務部門的 Clair 負責,怎麼前幾天告示小花茉莉缺貨現在卻能連供 12 回?每月幾號出貨?
李玉惠悄聲離線。
人在無處發作時,詐騙電話是一場短暫的及時雨。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6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6

2019.10.6

久沒整骨,昨天朋友嚐試介紹的師傅,像參與一齣武俠喜劇,我的角色是沙包。
診療室裝潢古典,兩個魁梧男子(一個橫向一個直向)輪番登場,以出其不意的技法搬弄拗折我的上下肢,伴隨節奏新潮的呼喝。
偶而會問:「你還好嗎?但我問這個也只是假裝有在理你」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7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7

2019.10.7

交通相關的莫名愉悅有:

  • 騎到很新的 ubike。
  • 搭乘對號列車。
  • 被載。
  • 走很遠的路卻不累。
  • 從五楊高架進台北,在 40 km 左右處開始放開油門高速下坡,直到路面回復水平之前都不必踩煞車添油門。( ← 一定不只我吧 !?)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8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8

2019.10.8

僅存的智齒又作動。十多年前牙醫說太深不好切,得等它長出來,長到現在還在長,心血來潮想出頭的時候,就撐裂一點牙肉,痛幾天。
今晨收到愛心密報得知我覬覦多時的短靴近乎對折而且全球免運,進去一看卻沒有我的尺碼了。牙痛心也痛。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9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9

2019.10.9

臉書的廣告運算令我苦惱。只是網購過一次內衣,臉書從此不斷餵食同類廣告。
剛滑過香港林鄭的傀儡發言,讀完南方澳斷橋後續報導,忽然接著或清純或美艷的女子穿著或簡約或華麗的胸罩擺弄性感,很煩。
「免費的最貴」就是這樣,但如今也不是肯付錢就買得到替換臉書的地方。馬克大概很得意吧。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10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10

2019.10.10

燉牛蒡腰果湯。
每一次切牛蒡,明知道垂直紋理來切,最有利於最後的嚼食口感,但一想到從小到大從南到北,吃到的牛蒡十有七八斜切成片,又覺無趣。
偏不願從俗,於是直剖成棱柱,於是厚絲,於是後悔。
教示是,下次再切牛蒡得換個手法叛逆。(沒,還沒打算從俗)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11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11

2019.10.11

窄路上等待左轉的時候,被一輛積極前鑽的機車刮到車身,在我以為他要肇逃的兩秒間,他似乎終於不敵良心,在前方五米處停下來等我。
我靠過去降下車窗,問他嚴重嗎,他說看不出來,但要我下來看看,一臉打算負責的瀟灑樣。
我於是比他更瀟灑地揮手說算了,把車開走。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12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12

2019.10.12

人生第一次與知名麻油腐乳相遇,是在一片涼拌大頭菜上面,當時驚為天乳(?),卻一直懶得去買。
今天意外獲得一罐,非常開心,急急就現有的竹筍炊飯配來吃,和南部慣見的甜酒腐乳滋味完全不同,很喜歡。
並且發現產品的正名其實是「乳腐」,好可愛。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13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13

2019.10.13

路燈熄滅的瞬間有種藏匿感。
儘管路燈點滅在實務上,是根據日出日落時間統一控制,照表斷電公開磊落,但是因為都發生在天色亮得不必在意路燈的時候,目睹整排光明在更大的光明裡熄滅得無關緊要,還是難免心生驚異:「給我看到你偷偷摸摸下班了齁!」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14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14

2019.10.14

為了執行人類圖解讀業務,不得不重拾睽違四年的微軟系統,它的樣貌變了不少,但骨子裡不讓人輕易辦好任何一件事的精神,絲毫不改。
完全記起當年上班的時候,一按下電源看到開機畫面就萬分疲憊的心情。today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15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15

2019.10.15

喜歡一個人一件事的時候,特別感到富有,時間力氣大把大把揮霍在上面也不覺得有所損耗。
鄙棄一個人一件事的時候也是,任憑他怎麽心焦意氣渴向我投擲而來,也蒸不散我的水位一分毫。
死生無關是大富裕。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