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專欄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

written by 江鵝 2019-10-01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

點我看今日日記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1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1

2019.10.1

昨天雨還沒到的時候,公園的樹已經掉了滿地碎花。我踩過花地去買糧,感覺樹木也預備著要迎接風雨。
今天放晴,踩過滿地斷枝落葉,我忽然明白他們無從預備。他們不預見、不預備、不後怕,只是活。
人才把活得想那麼複雜。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2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2

2019.10.2

希望電信業者可以開發「號末註」功能,在每個電話號碼裡面藏一個暗碼,儲存到智慧手機裡就能顯示完整註句,讓對方在撥打前看到。例如:
江鵝 0912345678(接通一次她死 7%)或(非失火勿撥打)或(通話故障請傳訊)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3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3

2019.10.3

自從經常需要手寫藝名,才發現「鵝」字筆畫非常多。也就是說,當時如果取名叫「江龜」,每次簽名就可以省下 2 劃,但「江鱉」不行,那會多 1 劃。
弄明白這種事情其實沒什麼成就感,反而有點懊惱腦袋又跑了一圈枉然之事,但我就是這樣了。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4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4

2019.10.4

想起一個墨籍同學。
朋友聚會,她帶來自烤馬芬:「烤乾了,但還是很好吃」說著拿起一顆督到我嘴邊。
是硬到剛好咬得動的程度,雞蛋奶油麵香都對,但已經不是馬芬。「味道很好,對吧!?」墨裔眼睛瞪起來真的好大。我點頭,就事實而言味道的確沒錯。
最近用新購的水波爐加熱包子,實驗各種設定參數,屢敗。過乾的包子其實味道還是很好,如果不執著包子必須像包子的話。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5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5

2019.10.5

自稱會計的女人來電確認原買家是否真同意精油訂單連續扣帳 12 次,我驚喜贊同,問怎麼稱呼。木子李,她李玉惠。我縝密關切怎麼不像其他同事用洋名,怎麼訂單不由業務部門的 Clair 負責,怎麼前幾天告示小花茉莉缺貨現在卻能連供 12 回?每月幾號出貨?
李玉惠悄聲離線。
人在無處發作時,詐騙電話是一場短暫的及時雨。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6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6

2019.10.6

久沒整骨,昨天朋友嚐試介紹的師傅,像參與一齣武俠喜劇,我的角色是沙包。
診療室裝潢古典,兩個魁梧男子(一個橫向一個直向)輪番登場,以出其不意的技法搬弄拗折我的上下肢,伴隨節奏新潮的呼喝。
偶而會問:「你還好嗎?但我問這個也只是假裝有在理你」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7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7

2019.10.7

交通相關的莫名愉悅有:

  • 騎到很新的 ubike。
  • 搭乘對號列車。
  • 被載。
  • 走很遠的路卻不累。
  • 從五楊高架進台北,在 40 km 左右處開始放開油門高速下坡,直到路面回復水平之前都不必踩煞車添油門。( ← 一定不只我吧 !?)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8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8

2019.10.8

僅存的智齒又作動。十多年前牙醫說太深不好切,得等它長出來,長到現在還在長,心血來潮想出頭的時候,就撐裂一點牙肉,痛幾天。
今晨收到愛心密報得知我覬覦多時的短靴近乎對折而且全球免運,進去一看卻沒有我的尺碼了。牙痛心也痛。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9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9

2019.10.9

臉書的廣告運算令我苦惱。只是網購過一次內衣,臉書從此不斷餵食同類廣告。
剛滑過香港林鄭的傀儡發言,讀完南方澳斷橋後續報導,忽然接著或清純或美艷的女子穿著或簡約或華麗的胸罩擺弄性感,很煩。
「免費的最貴」就是這樣,但如今也不是肯付錢就買得到替換臉書的地方。馬克大概很得意吧。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10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10

2019.10.10

燉牛蒡腰果湯。
每一次切牛蒡,明知道垂直紋理來切,最有利於最後的嚼食口感,但一想到從小到大從南到北,吃到的牛蒡十有七八斜切成片,又覺無趣。
偏不願從俗,於是直剖成棱柱,於是厚絲,於是後悔。
教示是,下次再切牛蒡得換個手法叛逆。(沒,還沒打算從俗)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11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11

2019.10.11

窄路上等待左轉的時候,被一輛積極前鑽的機車刮到車身,在我以為他要肇逃的兩秒間,他似乎終於不敵良心,在前方五米處停下來等我。
我靠過去降下車窗,問他嚴重嗎,他說看不出來,但要我下來看看,一臉打算負責的瀟灑樣。
我於是比他更瀟灑地揮手說算了,把車開走。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12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12

2019.10.12

人生第一次與知名麻油腐乳相遇,是在一片涼拌大頭菜上面,當時驚為天乳(?),卻一直懶得去買。
今天意外獲得一罐,非常開心,急急就現有的竹筍炊飯配來吃,和南部慣見的甜酒腐乳滋味完全不同,很喜歡。
並且發現產品的正名其實是「乳腐」,好可愛。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13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13

2019.10.13

路燈熄滅的瞬間有種藏匿感。
儘管路燈點滅在實務上,是根據日出日落時間統一控制,照表斷電公開磊落,但是因為都發生在天色亮得不必在意路燈的時候,目睹整排光明在更大的光明裡熄滅得無關緊要,還是難免心生驚異:「給我看到你偷偷摸摸下班了齁!」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14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14

2019.10.14

為了執行人類圖解讀業務,不得不重拾睽違四年的微軟系統,它的樣貌變了不少,但骨子裡不讓人輕易辦好任何一件事的精神,絲毫不改。
完全記起當年上班的時候,一按下電源看到開機畫面就萬分疲憊的心情。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15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15

2019.10.15

喜歡一個人一件事的時候,特別感到富有,時間力氣大把大把揮霍在上面也不覺得有所損耗。
鄙棄一個人一件事的時候也是,任憑他怎麽心焦意氣渴向我投擲而來,也蒸不散我的水位一分毫。
死生無關是大富裕。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16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16

2019.10.16

原本想說,善良是最重要的,但善良太大了,到頭來能指望的往往只有關鍵一刻的心軟。無論暗懷多少忿懟,握有多少籌碼,最終結束在一個下不了手的嘆息。人生最可貴的智慧,之一,是學會在還不必仰仗心軟的時候,就明白軟心之人的珍貴。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17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17

2019.10.17

國道沿途看見欒樹紅遍南北。
每年這個時節我都想,那個從來不曾知曉台灣用路人在春夏秋冬各為什麽道路樹景心生暖意的鄰國,憑什麽以爲做得了我的祖國呢? 憑想象力就是你的超能力嗎?
台灣是台灣。
香港是香港。
中國其實可以自己好好做中國。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18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18

2019.10.18

有個顯而易見的因果邏輯,很少有人注意到。我其實不太在意頭銜、身家、人脈、聲名,首先看見的經常是個體裸活在天地間的當下樣貌。拿上面那些國王的金羽毛來壓我引誘我沒有用,有用的話就不會放棄原來的職場和年薪做江鵝。
怕的是,對方拿個人意志灌倒我。非常怕,怕到必須轉身就跑關門放狗。
汪汪!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19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19

2019.10.19

前後對不同友人提起新買半年的戴森吸塵器無法充電,遲遲沒有報修,因爲不想爲此和陌生人説話。
友一說,好吧不要拖到保固過期就好。
友二說,哈哈哈哈哈好任性好好笑。
赫然發現身邊的朋友組成對我越來越處變不驚。能夠敦促我及時搶救吸塵器的人,可能只剩自己。戴森前景堪慮。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20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20

2019.10.20

有些時候需要紅色指甲,例如某些薦骨回應得很曲折的事,還沒做就知道要累。
人生是各種過場,過場可以隨意可以認真,可以自主可以不得不,也可以登台前塗上血一樣醒目的紅色指甲油。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21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21

2019.10.21

親糰糰會一臉一嘴毛,更別說吃他。「吃」的意思是,張大嘴罩住他的頭臉一角。即使唇舌口牙沒有絲毫動作,放開時也會沾上滿滿的貓毛,抓不完呸不盡。
這麼辛苦還是要吃他,我從小就苦心教育糰糰,別誤以為長了長毛的貓不能領受母親的愛。不會的,他媽非常有愛。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22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22

2019.10.22

到文昌宮還願,先在旁邊巷子買花。挑中一把染上紫紅的菊花,想要看起來熱鬧開心,老闆一聽慷慨拿出據說每張成本十塊錢的金色包裝紙,為我紮成一束「讓你更開心」。見我歡喜道謝,他多問一句:「小姐你是不是要生小孩了?」
「沒有。」
我極其冷靜接過熱鬧的花,冷靜走進廟裏酬神。人算不上特別開心。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22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22

2019.10.23

公車上的少年披著一件白襯衫,皺皺舊舊,是反的,車在腰側的洗滌說明厚厚一疊,隨著車輛行進飄飄抖抖。我不能判斷他是粗心還是故意,整程車好想有哪個誰也能看見,上前提醒。看他的反應就能知道是哪一種了,謎題沒有答案真是折磨人。
噢我當然不能自己去說,我患有選擇性上下唇沾黏的症狀。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24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24

2019.10.24

原來白布鞋不能水洗,洗了帆布會變黃,正確作法是預先噴上防水劑,沾髒的時候拿濕布擦。道理和手段都很簡單,但是人到中年才知道從前的白忙都是掘墳,太有既視感。
點播一首張惠妹的歌,向明白此哏的同級生們致意:「Bad boy, bad boy,你的壞讓我太無奈。」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25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25

2019.10.25

Chiffon的戚風蛋糕,是我心目中最好吃的戚風,而且要有鮮奶油。他的鮮奶油水嫩鬆滑,放一陣就要不行,必得要搶著時間,萬緣放下地吃進滿嘴錦上添花。要不然,溶坍的鮮奶油瞬間浸潤蛋糕本體,原來的好上加好,成為不太好沾裹著不太好,那就過去了。
原來像愛情。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26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26

2019.10.26

人道雞蛋牧場忽然來訊通知降價,我忍不住擔心,怕他們以為我大半年來不再訂購是因為計較價格去了別家。原本的價格很合理,雞蛋非常好,這下降價少了利潤,不知那隻名叫毛毛的牧雞犬會不會少了伙食。
幾次點開訊息想回,又關上。要對不相干的人交待我因何不再需要一次購入幾斤蛋,還是覺得難。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27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27

2019.10.27

走出地下室發現老家的未接來電,三十分鐘前。心臟因此漏拍,其他家人慣用line,用市話的只有媽媽,這人沒事不打電話。回撥果然三聲不到就接起,像是坐在左近等,說是平板裡的app忽然看不了,她戲看一半。
我停在路邊登入帳密,刷卡續會員,內心謝天。追劇不如意可能是漏接的來電因由裡,最好的之一。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28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28

2019.10.28

有些時候對自己的閱讀素養感到心虛。例如,翻開散文集讀完整頁看不懂作者在說什麼。又例如,翻開小說每讀兩句就精神渙散一次。都是頗具讚譽和人氣的作家,但我讀不了幾頁已經放下書本滑起手機,像個不耐煩的青少年。
這種事我無論如何想對自己誠實。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29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29

2019.10.29

晚上九點過後的嘴饞很難處理,像樣的點心都欠缺正當性,只好啃芭樂。誰知道肚腹有欲的時候,連這麽正當無害的騙嘴食物都具有絕佳的開胃效果,嚼完爽脆多汁的芭樂,好像剛剛吃完西餐中途那杯清口雪寳,覺得該是上主菜的時候了。
想求萬能的天神賜予一碗泡麵加蛋當主菜,但我想天神可能會劈我。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30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30

2019.10.30

回到家發現我以真心飼養的空鳳章魚從廚房窗台移動到二公尺外的地板上,有幾根觸手沒了尖端。根據常情,章魚以草木之身,沒可能這麼快修煉成精攀滑下樓半途折斷自己手指頭,多半是我另外以真心飼養的那頭黑面流氓貓,趁人不在跳上流理台偷盜海產,齧啃之下發現是素食,憤而棄置。
貓真可愛。(語氣冰冷)today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31

手寫日記|十月|江鵝|10/31

2019.10.31

薦骨優先回應的事項經常不是最要緊的,桌面攤著各式十萬火急。待繳帳單,待製簡報,待覆信件。我卻起身去收衣服,拿針線,補起一件意外勾綻的襯衫。腦袋全程碎念「好了好了隨便縫縫快去工作」,四肢慢條斯理,指尖步步為營,心靈祥和安泰。
活著真是不斷見證薦骨與我強大敏銳的理智並不相連。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