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日用写作 富士见

富士见

written by 林文义 2020-06-03
富士见

狭隘旅店房间:五一九室,却有一扇大落地窗,直面富士山。

钢铁弧状,云霄飞车轨道延伸的游乐场,夏秋之时想是喧哗著靑春欢叫;此刻是深冬雪落的冷冽,只见白雪之间堆叠著黑残迹。

梦一样的:富士山。敬谒多年祈许的初见仪式般庄严,静看这无音、默然之绝美。绝对的美丽犹如最倾心之葛饰北斋不朽名画──〈富岳三十六景神奈川冲浪里〉……复印在我书房中,一个铝制包装的和果子盒盖上。

倒酒小酌,是在眠内还是梦外?昨晚方从东京归来。家,永远是唯心所盼,六日旅程,深切惦记的,依然是终于面见的:富士山。

依然是以笔就纸,杯中惯饮的东引、金门二岛的陈年高粱,想着这紧靠中国大陆的小岛和东京距离两千公里之遥……富士山喝过吗?就用一本高尾山五九九博物馆带回来的笔记本,借着几分酒意,随兴描绘:富士山,如版画。

海岸线行车前往镰仓,那是江之岛,那是七里滨,风帆相伴冲浪人……微阴欲晴,昨夜下雪了吗?雾濛之间,回眸见山,忽隐若现;海岸公路尽是防风林,苍绿的松树,海水正蓝,下一分钟是墨灰,想起一首古老的歌──

越过了松原,你又来看我?可看见往来博多的夜船灯火,可看见夜船灯火。让爱的夜船,趁黑夜回去吧!若天亮将无风起浪,流言四起,耳语四散!在玄海那里,浪头一定很大吧?我不想让你回去,你是难以割舍的那条船……。

五十年前风靡的歌谣:〈博多夜船〉主唱人美空云雀。五十年后的我来到松林四布的海岸,黑鹰翱翔,骏河湾安安静静……我所爱的恋人沉睡着,是否有梦?梦见富士山是我,仰看富士山如是幽玄,水之温柔,雪的凛冽,这正是人踪几稀的心灵至福。

仿佛南宗手帖的清雅淡定,今人思古的绵延情怀;祈愿晚秋生命存留未忘的实质真切,但求余生拉开和喧嚣浊世一段距离,手写的每一行文字都是由衷虔敬地,自我修行。

红鸟居,黑屋瓦,白长墙;小河悠悠,山茶花盛放不畏冷……昨夜雪落,旅居深眠,梦回童年的往事依稀;微郁迷茫未识成长后的人心诡谲,睡前酒,但愿是一盅:忘川的孟婆汤。

敬山一杯睡前酒,吟酿、烧酎尽欢愉,快意恩怨皆相忘……心事终是尘缘未了,如何得以全然弃手放浪?纵情欢爱如雪夜勇于绽放的一树山茶花,红如火焰之娇媚、蚀人,呼唤你名字,那是最初等待一生的美少女。

温泉浴后,不忍临镜面对已然颓老的容颜,不再是从前的靑春浪漫了,只有文字未忘最初的纯净允诺;骑鲸少年,学飞鹰扬。唯情写字,画幅求美,笔触随意,酒后的富士山定笑我── 你,还在梦中……。梦里方知身是客,人间结缘好风景,只有孤独的静默最了然。

魅惑时而遥远路过
火山猛烈爆发难以纪实
犹若日本折扇一分为二
琴弦相与如此温柔

流云似诗绻缱不去
海誓应许只为掩映
山盟沉定万年未语

日夜永恒闪烁之海
青春告别在小说
舞娘急挥手绢如此绝望
听不见哀叹的富士山

积雪纯净白得茫然
湘南海乡自绝的作家
骏河湾回眸那山多悲哀

爱,在瘟疫漫延时?回家的最后一段旅途,是前往成田机场之路,横滨港口明显泊靠那艘被禁制客员下船入境的邮轮,名之:公主。公主落难,哪位王子会来拯救?因为爱的理由……?无言以对,失措慌乱;眼看蓝天澄亮,西向远方,浮现雪顶纯白的大山── 富岳三千公尺,多么无暇、洁净的沉寂在视野绝望之中。

错身而过,关于:富士山的一次记忆。

那年公视文学纪录片:〈再见原乡〉邀约入镜;抵达东京才知道翌日计划南下福冈和王孝廉教授对谈的约定取消了!摄影团队一时不知所措,吴米森导演冷汗直流,盼我以老友之情说服「失踪」?的王教授……。不是拒绝,你一定知道原因是什么── 直木奖。我笑说:四十年后,继陈舜臣、邱永汉,台湾人旅日作家第三位荣获直木奖多么难得啊!吴导演无奈的直摇头。我了解王教授,如果是别人他一定乐于对谈,此一得奖者令他为难,是啊,东山彰良(王震绪)就是王教授的儿子,唉……。

原本预期,将是最精彩的「台湾作家在日本」的单元,只能无奈的舍去。

我建议:何不前往富士山下的山中湖,拍摄在前世纪六、七十年代深切启蒙台湾文学创作群的小说家── 三岛由纪夫,纪念馆就在那里。老实说,这是我私心的敬慕之意,另有所思自是倾往倒影在山中湖水上,富士山的绝美情境。怎知春雨连绵,云灰雾濛……喜入三岛由纪夫纪念馆,却不见湖上富士山?午后咖啡暖热却抚慰不了惆怅,纪录片镜头留下我在湖岸拨电话问候不允对话的王孝廉教授;福冈比最远的天涯海角还要遥远,三岛一定在笑我。

那是二○一六年四月七日,阴郁雨中的富士山拒绝相见。山中湖悄静无船行,岸边少人迹,只有三岛最寂寞。富士不见几多愁,书房影册频回首,何时谁予我允诺?

穿越猛烈、凄厉的瘟疫时刻,毫无所惧地朝山向海,终于如愿的欢喜拜谒富士山,犹若《古兰经》智慧之言──

呼唤那山,山不来;就向祂走去。

文|林文义

一九五三年生于台湾台北市。少时追随小说、漫画名家李费蒙(牛哥)先生习绘,早年曾出版漫画集六册,后专注于文学。曾任《自立副刊》主编、广播与电视节目主持人、时政评论员,现专事写作。著有散文集:《欢爱》、《迷走寻路》、《边境之书》等三十七册。短篇小说集:《鲑鱼的故乡》、《革命家的夜间生 活》、《妳的威尼斯》三册。长篇小说集:《北风之南》、《蓝眼睛》、《流旅》三册。诗集:《旅人与恋人》、《颜色的抵抗》二册。主编:《九十六年散文选》等书。二○一一年六月出版大散文《遗事八帖》,荣获二○一二台湾文学奖图书类散文金典奖。

0 comment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