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艺文行事 时光悠缓的足音:《穿越银夜的灵魂》罗任玲新书分享会

时光悠缓的足音:《穿越银夜的灵魂》罗任玲新书分享会

written by 姚旟荃 2020-09-16
时光悠缓的足音:《穿越银夜的灵魂》罗任玲新书分享会

「从我生命开始的那一刻,或者说,从我这一世开始,旅行就已经启程了。」在雨后的联经书房,罗任玲用悠缓的语调,向读者分享书写《穿越银夜的灵魂》的旅途。这是一本书写光阴的散文集,那些从襁褓开始、生命旅途最初就开始累积的记忆,跨越了四分之一世纪,成为这段散文长旅的基底。

罗任玲的书写是避世的,在人类粗糙、喧闹的世界之外,漫游在自然赋予的流动世界之内,对大自然的热爱使得作家的文字拥有透明、轻盈的特质,李苹芬谈及收录在《穿越银夜的灵魂》当中,罗任玲早期的作品〈云外书〉、〈高原的夏天〉等,那些书写就像凝结在时光当中的琥珀,等待读者捧读那些晶莹的文字。

但《穿越银夜的灵魂》,同时也穿越了漫长的时间,崔舜华提到「罗任玲对于家人的书写,是基于很深沉的眷恋」。离开、死亡、和记忆的留存,不仅只是罗任玲近年不得不为的生命思索,也是自由和限制的回望。家人对罗任玲无限的包容和爱,以及世俗体制加诸其上的重重约束,两股冲突的力量在作家的生命当中对话,成为罗任玲对于自由长期思索的原因。

谈及文体在散文与诗之间的跨界,罗任玲认为语言的稠密度、文字的质地,都不是真正的问题。以她钟爱的电影导演塔可夫斯基为例,电影《牺牲》开头在空荡树林当中的人、穿越枝枒间回荡的背景音、间歇传来的高亢女声,这样的画面不需要任何语言文字,就能让人感受到震荡。不论是电影、摄影还是文字,只要拥有诗的灵魂,都能够成为诗。

不论是在工作间的短暂出走、遥远的国度的迷途,或是跨越生命的死生边界,旅行,或说是穿越,是《穿越银夜的灵魂》一书当中极为重要的隐喻。就如同罗任玲所说:「散文是灵魂的漫步与深谈」,也唯有透过文字带领读者横越时间,才能观看作家流动的生命之河当中,散发著琉光的瞬间。

撰稿‧摄影|姚旟荃

主讲|罗任玲;对谈|崔舜华、李苹芬;主持|李时雍

场地|联经书房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