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平常相遇 洛夫:性格彷彿生就一種流浪因子

洛夫:性格彷彿生就一種流浪因子

written by 姚 秀山 2018-03-20
洛夫:性格彷彿生就一種流浪因子

自稱「性格彷彿生就一種流浪因子」, 洛夫的旅居生涯宛若一箋魔幻之舟, 徙轉於湖南、台灣、金門與溫哥華之間。 經驗過孤島, 大陸與汪洋, 洛夫認為, 詩人最重要的, 是與文化的母體血脈親連 。

人號「詩魔」的詩人洛夫,以《石室之死亡》、《因為風的緣故》、《漂木》等詩作縱橫詩壇數十年,今年更推出新作《唐詩解構》,其創作能量好似深潭難測。《他們在島嶼寫作》系列電影開映前,導演王婉柔帶領拍攝團隊遠赴溫哥華,循著詩人的旅涯軌跡,鋪展現代詩歌的一面輿圖,最終將鏡頭對焦於詩人青年時短居的離島──金門,也是名作《石室之死亡》的孕育之地。

「我在金門談戀愛,在金門認識我太太。當我走近我在金門的故居前,四十年後人事全非,我也只能從時間的狹縫中,尋找舊日記憶的碎片。」相隔近半世紀重訪舊地,銀髮的詩人憶起往日情景,歷歷在目,「那時我住的坑道就是一間石室,早被封閉了,電影只能在門口取景。但四十年前我在案前寫詩的情境,卻不過彷彿昨日。」

詩人洛夫的文學電影《無岸之河》,以金門坑道的黑暗石壁空間為意象,從石室中的詩行開展至大時代的戰爭。但「戰爭詩人」並無法籠括洛夫的文學版圖。從滿紙抒情的《靈河》,陡轉到華幻恣肆如九重高塔的《石室之死亡》,《創世紀》便是那把扭轉關鍵的鑰匙。」主編《創世紀》讓我正式進入現代主義,我第一首現代主義詩歌〈我的獸〉,開啟《石室之死亡》的第一道鎖。這次我回來,就是為了《創世紀》。」十月逢《創世紀》創辦六十週年,這本超過半甲子的詩刊,刻載了現代詩的深雋筆畫。「剛開始主要是我跟張默,再晚一點瘂弦加入了。民國五○年代,軍官軍餉多薄一份呀!我們攥了點錢,就拿來辦詩刊,有時趕不上發餉,詩刊印好了擺在印刷廠拿不出來,三人只好上當鋪,偷偷摸摸左瞧右看才敢溜進去,習慣了也就大方了。」憶起創刊初期,洛夫眼底閃現年輕氣銳的光芒。「雖然物質上很窮,但心靈上是純粹而快樂的,一夜之間寫好了詩,也不想圖謀名利,也不想經營壯大,出刊以後大部分也都送掉。」

自稱「性格彷彿生就一種流浪因子」,洛夫的旅居生涯宛若一箋魔幻之舟,徙轉於湖南、台灣、金門與溫哥華之間。經驗過孤島,大陸與汪洋,洛夫認為,詩人最重要的,是與文化的母體血脈親連。「詩人必須在本土的泥壤上成長,詩不等同於現實生活,但詩與生活之間絕對存在強大的連結。起初,我全心投入西方現代主義,二十年之後,反倒感覺這條路越走越孤單,背後缺乏文化的支撐。如今我回頭審視中國古典詩歌,重新看見其中許多的美。我當然不希望回頭去寫舊體詩,我希望的是大家能重視古典文化的精神遺產,把它轉變為寫作的養分。」

 

姚秀山
一九八二年生。中文系畢業。畢業後,輾轉游離各種行業,現落腳出版界,私下常妝演寫詩、寫散文的人。喜愛更換居所,故分字多方。有個人部落格《杜斯妥也夫柯基 》:http://dostojevcorgi.blogspot.tw;《秀山姚》:http://lileinconnue.blogspot.tw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