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喜歡讀書 紐約文學之旅|絮語不止,光影不息,永遠拍不完的城市

紐約文學之旅|絮語不止,光影不息,永遠拍不完的城市

written by 布萊梅看電影 Bremen Movie 2018-04-17
紐約文學之旅|絮語不止,光影不息,永遠拍不完的城市

無論你懷抱什麼夢想,都能在紐約追尋;但紐約也同時一點都不會仁慈,黑暗與殘酷,紐約不曾也毋須掩飾。我們在電影中看紐約,也在紐約參透人生百味;無論風疏雨驟,尋著你喜愛的電影來到紐約這個糖果屋,都將會是一段能夠翻攪青春、並值得你不斷談論的旅途絮語。

紐約幾乎是當代歷史與文化穿梭的交會點。這個世界上最知名的城市,曾經是各地移民的希望之都,參與過解放黑奴的歷史,是同志運動先驅的石牆酒吧(Stonewall)所在,也發生過911恐怖攻擊。各種族群在這座城市或者碰撞或者相擁,雖然不乏血淚,卻也在文化、藝術、時尚各場域中激盪出了繽紛絢爛的火花。

紐約更幾乎是電影最喜歡取材的城市了,世界上沒有第二個城市如此頻繁地出現在電影中,紐約自1785年成為美國首都,並在1790年超越費城成為美國第一大城後,日趨被推向了世界的中心。作為當代人類生活的博物館,同時也是美國人口密度最高的城市,高樓大廈櫛比鱗次,各路英雄選擇在此匯聚打鬥,能使畫面看起來更緊湊刺激。《復仇者聯盟》(The Avengers, 2012)第一集尾聲在紐約的最終戰役,由鋼鐵人與美國隊長並肩作戰開始,長約一分鐘的一鏡到底,就發生在紐約中央車站(Grand Central Station)前的街道(大約是在Park Avenue 跟42nd Street之間),鏡頭隨著這些超級英雄飛天遁地,藉由大樓的高低落差製造了鏡頭的動態感。

超級英雄在中央車站前大肆拼鬥


紐約當然也是《購物狂的異想世界》(Confessions of a Shopaholic, 2009)女主角Rebecca(艾拉‧費雪Isla Fisher飾)的天堂,除了電影一開場展示名牌櫥窗的Henri Bendel Department Store(712 5th Avenue and West 56th Street),女主角夢想的工作「Alette Magazine」就是位在57西(West 57th Street)閃著玻璃菱角亮光的Hearst Tower。

Hearst Tower

位於西57街300號和第八大道959號交叉點的Hearst Tower,是眾多出版及媒體通訊的辦公所在地

紐約的華麗與時尚,讓人想起Andy(安·海瑟薇Anne Hathaway飾)在《穿著Prada的惡魔》(The Devil Wears Prada, 2006)中轉變心境後,搭配車流經過紐約大街的運鏡,在短短一幕中讓女主角一連換了好幾套高貴時尚打扮。紐約令人目不暇給,它能在電影螢幕上變換各種姿態,也讓懷抱著各種心情來到此地的旅人,都能挖掘、遇見不同的心情。

打扮煥然一新的女主角從紐約地鐵站走出來

via GIPHY

然而,並不是每個懷抱著夢想的人都能攀上高峰,成為頤指氣使的惡魔。紐約的摩天大樓有多高,就勢必遮去了多少人的陽光。當初那些在《海上鋼琴師》(The Legend of 1900, 1998)裡,乘著船,在雲霧中看見自由女神像彷彿重新見到光,臉上滿是希望與歡愉的人們,如今繁盛幾希落魄幾希,只是不論結果如何,他們的後代仍是前仆後繼而來。

幸福一點的像是《紐約哈哈哈》(Frances Ha , 2012)裡頭的Frances(葛莉塔·潔薇Greta Gerwig飾),雖然成不了台上的專業舞者,但是她仍然可以在街道上旁若無人地旋轉跳躍,甚至在F線地鐵站裡朝軌道撒尿耍賴。反正只要她堅持,紐約總是願意相信她是特別的,即便她其實是一個靠爸靠媽的魯蛇也一樣。畢竟夢想這種東西,平常總是飄忽像團霧,看不清也抓不著。直到某天你的閨密室友搬進了華爾街旁高級的翠貝卡(Tribeca)區,你才會發現同時間搬進中國城的你的夢想原來頑固得像是卡在食道裡的藥丸,你的胃疼得厲害,可偏偏藥就是吞不下去。然而Frances是幸運的,因為最終她的夢想雖然更像一個胃脹的響嗝,甚至帶點令人害羞尷尬的午餐味道,但她仍然可以呼哈一聲吹散無奈,繼續熱愛生活。

紐約哈哈哈

Frances和好友在紐約街頭嘻鬧

那麼不幸一點的呢?大概就是《醉鄉民謠》(Inside Llewyn Davis, 2013)裡的Llewyn Davis(奧斯卡·伊薩克Oscar Isaac飾)了吧。他對民謠下的註解似乎也預言了自己的命運,他說「不新也不舊,這就是民謠。」同樣在紐約街頭奔走的Llewyn,連一件冬天禦寒的大衣都買不起。Llewyn不像Frances有樂觀的條件,卻對自己的才華沒有懷疑,可惜一旦與時運交錯,才華反倒成了詛咒,繁華的紐約也成了風雪壟罩的黑森林。

電影中 Llewyn 和朋友演唱的煤氣燈酒吧(The Gaslight Cafe)在 1960 年代是許多民謠歌手表演的據點,甚至連Bob Dylan也曾在此唱過歌,不過隨著民謠落沒,煤氣燈酒吧也在 1971 年結束營業了,可見在瞻前不顧後的紐約,難為的可不只是歌手。儘管如此,時至今日,當年煤氣燈酒吧所在的格林威治村(Greenwich Village)仍有各種樂風的live house,如果有機會的話一定要走一遭,也許一個不小心便目睹了時代更迭。(延伸閱讀:從爵士俱樂部到民謠咖啡廳

在煤氣燈酒吧準備開唱的Llewyn Davis

不管怎麼說,Frances和Llewyn都是有自覺且有追尋的人,因此他們總期待有一天,紐約會給他們應該有的回報。可在這座複雜的城市裡,要有所追尋其實並不容易,身在此處你總深怕自己將要錯過什麼,但在繼續追尋的過程中,又可能持續的錯過,而令人懊惱不已。但紐約就是這樣一個地方,無論你懷抱什麼夢想,都能在紐約追尋;但紐約也同時一點都不會仁慈,黑暗與殘酷,紐約不曾也毋須掩飾。我們在電影中看紐約,也在紐約參透人生百味;無論風疏雨驟,尋著你喜愛的電影來到紐約這個糖果屋,都將會是一段能夠翻攪青春、並值得你不斷談論的旅途絮語。


布萊梅看電影 Bremen Movie
曾入選金馬獎第一、三屆亞洲電影觀察團。右手寫Code,左手寫小說。以電影為食,書寫為志,想有天把強盜踢出窩,在窩裡唱歌給自己聽。經營電影粉絲頁「布萊梅看電影 Bremen Movie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