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喜歡讀書 《起源》|序幕

《起源》|序幕

written by 丹.布朗 2018-06-08
《起源》|序幕

古老的齒輪火車龜速爬上令人暈眩的斜坡,艾德蒙‧柯許觀察上方參差不齊的山頂。在遠方,巨大的石砌修道院嵌進陡峭的崖壁建造,看似懸在空中,彷彿神奇地融合在垂直絕壁上。

位於西班牙加泰隆尼亞這個永恆的聖地,四個多世紀以來承受著重力的無情拉扯,但從未偏離它的原始目的:把居民跟現代世界隔離。

很諷刺地,現在他們將是第一批知道真相的人,柯許心想,猜測他們會如何反應。歷史上,全世界最危險的人就是神職人員……尤其當他們的神遭到威脅時。我即將把燃燒的長矛射進蜂窩裡。

火車抵達山頂時,柯許看到一個孤單人影在月臺等候。枯槁如骷髏的人身穿天主教傳統的紫色法袍和白色法衣,頭戴小圓帽。柯許憑照片認得這位主人的瘦削五官,意外地感到腎上腺素狂飆。

瓦德斯皮諾親自迎接我。

安東尼奧‧瓦德斯皮諾主教在西班牙是號可怕人物——不僅是國王本人信任的好友兼顧問,也是全國鼓吹守護天主教保守價值與傳統政治標準最有影響力的人之一。

「我猜是艾德蒙‧柯許吧?」柯許走出火車時,主教用特殊語氣說。

「我認罪,」柯許微笑說,伸出手和皮包骨的主人握手。「瓦德斯皮諾主教,我要感謝您安排這場會面。」

「我也謝謝你要求。」主教的聲音比柯許預期的強勢——像鐘聲清澈又尖銳。「很少有科學家來諮詢我們,尤其像你這麼顯赫的人。這邊請。」

瓦德斯皮諾帶領柯許走過月臺時,山上的冷風吹動著主教的法袍。

「我必須坦承,」瓦德斯皮諾說,「你看起來跟我想像的不同。我預期是科學家型,但是你相當……」他稍帶輕蔑地打量客人俐落的Kiton K50西裝和Barker鴕鳥皮鞋。「『時髦』,應該是這麼說的?」

柯許禮貌地微笑。「時髦」這個字幾十年前就不流行了。

「閱讀你的成就清單後,」主教說,「我還是不完全確定你是做什麼的。」

「我的專長是賽局理論和電腦模型。」

「所以你做小孩子玩的電腦遊戲?」

柯許察覺主教在假裝無知以顯得古雅。更精確地說,柯許知道,瓦德斯皮諾對科技博學得嚇人,經常警告旁人其中的危險。「不,大人,其實賽局理論是研究模式以預測未來的數學領域。」

「啊對了。我好像幾年前看過你預測歐洲貨幣危機?沒人聽得進去,但你發明一個電腦程式讓歐盟起死回生拯救了大家。你的名言是什麼來著?『我三十三歲,跟耶穌基督表演復活的年齡一樣。』」

柯許畏縮一下。「爛比喻,閣下。當時我年輕氣盛。」

「年輕?」主教乾笑一聲。「你現在貴庚……大概四十?」

「剛滿。」

老人微笑時,強風繼續颳動他的長袍。「呃,順從者應該繼承地土,但是卻繼承到年輕人去了——傾向技術面,盯著電腦螢幕而非自己靈魂的人。我必須承認,我作夢也想不到有理由會見領導變革的年輕人。他們說你是先知,你知道嗎。」

「在您的案例沒這麼高明,閣下,」柯許回答,「當我詢問可否私下會見您和您的同僚,我估計您會接受的機率只有百分之二十。」

「我跟同僚說了,虔誠者聽聽不信者的說法總是可以獲益。聽到魔鬼的聲音我們才能更加了解上帝的聲音。」老人微笑。「當然,我是開玩笑。請原諒我落伍的幽默感。我有時不免口無遮攔。」

說完,瓦德斯皮諾主教指著前方。「其他人在等了。這邊請。」

柯許瞄向他們的目的地,高踞在崖壁邊緣的一座巨大灰石要塞,下方幾千呎是山麓的一片翠綠森林。懼高的柯許從深谷移開目光,跟著主教走過崎嶇的崖邊小路,把念頭轉向眼前的會議。

柯許要求覲見三位剛在這裡參加一場會議的重要宗教領袖。

世界宗教大會。

從一八九三年起,來自全世界大約三十種宗教的數百位精神領袖每隔幾年就在不同地方聚會,用一週時間參與信仰間的對話。參加者包括世界各地廣大範圍有影響力的基督教教士,猶太教導師與伊斯蘭學者,加上印度教祭司、佛教比丘僧、耆那教徒、錫克教徒等等。

大會自稱目標是「在世界各宗教間培養和諧,在各種教士間建立橋梁,促進所有信仰的交流。」

高貴的理想,柯許心想,不過視之為空洞的做法——在古老虛構故事、寓言與神話的大雜燴中無意義地尋找隨機交會點。

瓦德斯皮諾主教帶他通過走道時,柯許俯瞰山壁冒出一個嘲諷的想法。摩西爬上山去接受神的話語……而我爬上山來做相反的事。

柯許爬這座山的動機,他告訴過自已,是道德義務,但他知道這次來訪也出於相當程度的狂妄自大——他急欲感受與這些教士面對面坐下預告他們即將消亡的滿足感。

你們定義世上真理的時代過去了。

「我看過你的履歷,」主教突然說,看柯許一眼。「發現你是哈佛大學的學生?」

「肄業。是的。」

「我知道。最近,我得知這是哈佛校史上第一次,入學生中無神論者與不可知論者多過自稱有宗教信仰的人。那是相當重要的統計數字,柯許先生。」

柯許想要回答,我還能說什麼,我們的學生越來越聰明了。

他們抵達古老石砌建築時風勢更大了。建築入口的昏暗光線中,沉滯的空氣瀰漫著焚燒乳香的濃厚香味。兩人蜿蜒穿過陰暗走廊的迷宮,柯許的眼睛拚命調適,一面跟著罩袍主人走。終於,他們來到一道小得異常的木門。主教敲門,彎腰走進去,示意他的客人跟上。

半信半疑的柯許跨過門檻。

他發現自己置身一個長方形房間裡,高大的牆上擺滿古老的皮革裝幀大書。還有追加的獨立書架像肋骨般從牆邊凸出來,四處散置著發出金屬碰撞與嘶聲的鑄鐵加熱器,造成房間好像生物的詭譎感。柯許仰望有精緻欄杆的二樓環狀走道,確定了這是哪裡。

他發現是聞名的蒙塞拉特圖書館,很驚訝自己被允許進入。謠傳這個神聖空間藏有許多獨特珍本,只有畢生侍奉上帝的僧侶與這座山上的隱士可以進來。

「你要求隱密,」主教說,「這是我們最隱密的空間了。很少外人進來過。」

「很慷慨的特權。謝謝。」

柯許跟著主教到兩個老者坐著等候的一張大木桌。左邊的人看起來很衰老,眼神疲憊,鬍鬚全白。他穿著發皺的黑西裝、白襯衫,頭戴軟呢帽。

「這是耶胡達‧科夫斯拉比,」主教說,「他是傑出的猶太哲學家,寫過很多關於喀巴拉教派宇宙觀的書。」

柯許伸手越過桌面禮貌地和科夫斯拉比握手。「幸會,先生,」柯許說,「我看過您的喀巴拉教派書。老實說我看不懂,但是我看過。」

科夫斯和藹地點個頭,用手帕沾一下他流淚的眼睛。

「還有這位,」主教指著另一人繼續說,「是備受尊敬的伊斯蘭學者,席德‧法鐸。」

崇高的伊斯蘭學者站起來露出大大微笑。他身材矮胖,開朗的臉孔與那雙銳利的黑眼睛不大匹配。他身穿低調的阿拉伯白袍。「還有,柯許先生,我看過對人類未來的預測。老實說我無法苟同,但是我看過。」

柯許露出謙虛笑容跟他握手。

「這是我們的客人,艾德蒙‧柯許,」主教總結,向兩位同僚說,「如你們所知,是評價極高的電腦科學家、賽局理論家、發明家,在科技界還是某種先知。基於他的背景,我很疑惑他要求跟我們三人會談。所以,現在我就讓柯許先生說明他的來意。」

語畢,瓦德斯皮諾主教坐到他兩位同僚中間,雙手交握,期待地抬頭望著柯許。三人像聯席法官面對他,營造出比較像宗教審判而非學者們友善會談的氣氛。這時柯許發現,主教根本沒安排他的座位。

柯許覺得好笑多過於被恫嚇,觀察面前的三個老人。這就是我要求的神聖三位一體。三位智者。

柯許暫停下來醞釀氣氛時,走到窗邊眺望下方令人屏息的開闊景觀。豔陽下的古老田園地景補丁,一路延伸過深谷,轉變成科塞羅拉山脈的崎嶇山峰。再過幾哩外,巴利阿里海上,一排令人不安的暴雨雲正在海平線上聚集。…………


起源

圖/時報提供

 

《起源》
丹•布朗 著
李建興 譯
時報出版

書籍簡介:
哈佛大學符號學教授羅柏‧蘭登受邀到西班牙畢爾包的古根漢美術館參加一場由未來學家艾德蒙‧柯許主辦的神祕晚會。柯許即將發表的「新人類起源說」據稱將解答人類存在的兩個根本疑問,足以顛覆達爾文以降的科學觀點。

「密碼不會自然出現,必須被創造。」在這部《達文西密碼》的驚人續集中,羅柏.蘭登將穿過隱晦歷史與極端宗教的黑暗長廊,直達最初始的生命起源。十五世紀以來,從伽俐略到霍金到複雜科學,在這個混亂、失序、人心徬徨的年代,從宗教、王權、政治領袖到哲學家,我們如何回應每日不斷翻天覆地的科學新發現?突現的生命答案,又為何讓人誓願以性命守護?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