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喜歡讀書 當代高中戀愛文學指導課程|夏夏的曖昧館際調撥

當代高中戀愛文學指導課程|夏夏的曖昧館際調撥

written by 夏 夏 2018-08-28
當代高中戀愛文學指導課程|夏夏的曖昧館際調撥

戀愛的無差別格鬥

潑到冷水,變成可愛女生,可以一起逛街吃甜點;潑到熱水,變成帥氣男孩,武術高強,在關鍵時刻會把壞蛋打得滿地找牙。這是日本漫畫《亂馬1/2》的劇情。

十六歲的主角早乙女亂馬和父親修習武藝時,意外來到四處是奇怪溫泉的「咒泉鄉」。亂馬因不慎掉入「女溺泉」,從此只要淋上冷水就會變成女孩,若要變回男兒身,就得淋上熱水。亂馬和父親寄居在天道道場,與道場千金小茜同為風林館高中的學生,並且訂有婚約,故事就在這看似荒謬的設定下展開。還記得國小時,在同學家第一次看到《亂馬1/2》後,從此成為粉絲。

一會兒變男一會兒變女的亂馬,時而嬌媚又潑辣,時而英挺又迷糊,有時和小茜情同好姊妹相依作伴,在必要的時候卻又能顯出男子氣概,作者高橋留美子正中女孩兒心中戀愛泡泡的幻想。除了各種人物設定有趣之外,亂馬和小茜之間打打鬧鬧已是固定橋段。兩人因為矜持、害羞而不敢言明的情感牽引著劇情,比格鬥場面更吸引人,是這部漫畫魅力始終不減的原因。自一九八三年推出以來,這場高校戀愛一談就談了九年,共發行三十八冊。

青春的戀愛,是透明的。沒有職場、家庭壓力,不急著論及婚嫁,門當戶對的難題不足以成為障礙,門不當戶不對反而是浪漫的助力,人人皆是羅密歐與茱麗葉,大聲歌誦伊的名。

青春的戀愛,是苦澀的。終點還太遠,以致於產生眼前就是結局的錯覺,所以義無反顧,所以粉身碎骨。而年少時所嘗過的苦澀,到老都不會忘記,會成為一生無法磨滅的印記。

而戀愛中,最透明最苦澀的,莫過於曖昧。飄忽不定,若有似無的透明,如夢的幻影,簡直折磨。因為一個眼神就是甜蜜,為了等待久久才乍現一次的甜蜜,更逃不了漫長等待的酸楚。

這幾年少看漫畫,改追劇。我常常在螢幕前面大罵,劇中男女怎麼話不說清楚就掛斷電話?又為什麼不當面釐清誤會,讓人急得跳腳?當然一方面也知道,最有戲的,就在這「說不清楚」的曖昧之間。難怪情歌總愛琢磨這份欲言又止的模糊地帶。

翻開近年來的情歌史。一九九五年,華語流行歌曲正盛,由林夕作詞,天后王菲以獨特的迷離嗓音唱出〈曖昧〉,「猶疑在似即若離之間/望不穿這暖昧的眼/似是濃卻仍然很淡」,如今已成經典,多少六七年級生即使已結婚生子,到KTV敘舊時,仍要抓起麥克風回味一番。二OO五年,可愛教主楊丞琳首張專輯同名主打歌〈曖昧〉,以清純的歌聲略帶甜美的撒嬌氣息,副歌一遍遍唱著「曖昧讓人受盡委屈/找不到相愛的證據/何時該前進 何時該放棄/連擁抱都沒有勇氣」,道出不少孤單戀人的心聲。二O一七年,中國籍歌手薛之謙再次以「曖昧」為名,搭配復古風的編曲,唱出都會男女所面臨的感情困境,「反正現在的感情 都曖昧/你大可不必為難找般配」。

戀愛不是數學習題,沒有標準答案,人人有自己的解法。從王菲到薛之謙,從主流流行音樂到獨立樂團,愛的難題總是創作的靈感寶庫,每個世代唱了又唱,情願陷入愛的迷宮,唱那份不清不楚的情感。

如果要說還有什麼是和愛情一樣沒有唯一解答的,或許就是文學。一篇文章一首詩,和每個讀者之間都是化學作用。在文字的咒泉鄉裡,潑到冷水/熱水,所變成的不只是女孩/男孩這麼簡單而已。如果你正身陷愛的迷魂陣,就該來文字的競技場修習格鬥技。

咒泉一 知己知彼,如詩的心:

女生徒〉(太宰治著,劉子倩譯,大牌出版,2018)

每個少女心中都住著一隻難以捉摸的精靈。太宰治以靈巧幽默的筆觸,呈現少女從早到晚看似平凡的一天,內心卻滔滔不絕的獨白,展現出青春心靈所特有的細膩、矛盾、敏銳。文中少女飛越的思緒猶如一面明鏡,誠實地反應出成人的虛偽,以及對現實生活迎面而來的磨損感到惴惴不安。

咒泉二 沒有結果會更好:

伊豆的舞孃》(川端康成著,葉渭渠譯,木馬文化,2015)

賦予一段戀情不朽的方式,莫過於沒有結果的結局。高中生川島獨自前往伊豆旅行,途中遇到流浪藝人家族,一方面因嚮往他們的自由無拘,另一方面深深被其中十六歲的美少女薰所吸引,便與其同行一段路程。年輕戀人眼中的山光水色,無不美好。然而旅程終須盡,川島即將回到東京繼續學業,藝人家族也要前往下一個城鎮賣藝,而這段純潔無瑕的感情只能留在伊豆美麗的景緻中靜靜懷念。

咒泉三 出奇制勝:

蘋果橘子思考術》(李維特、杜伯納著,許恬寧譯,大塊文化,2014)

傳訊息給對方的時候,忍不住想要多加一顆愛心,看看對方會有什麼反應?被已讀不回時,該如何逆轉勝?李維特和杜伯納再次藉用經濟學的思考角度,打破傳統思維的框架,一一破解常見的迷思與僵局。或許你也可以試試看,跳脫既定模式,用出其不意的方式鋪設陷阱,引誘對方一步步陷入情網。或者,至少可以跳到最後一章,學會放棄。

咒泉四 讓羅馬人來教你漁場管理?:

如何豢養一隻奴隸》(傅可斯、透納著、翁嘉聲譯,智富出版,2016)

近年來,韓國年輕人用漁場管理來意指一個人同時擁有多段曖昧關係,每個對象都像池裡的魚,需要定期照料。這個比喻將情感關係中,誰愛的多,便淪為被囚的奴隸,形容得鮮活殘酷。奴隸制度在人類社會中由來已久,即使現代化的勞工與企業間,仍舊無法完全跳脫權力不對等的階級關係。「如何豢養一隻奴隸」用諷刺的方式,呈現古羅馬帝國管理奴隸的手段,藉此讓人反思今日社會的體制。當然,在愛情的戰場上,永遠有人甘願做被剝削的一方。

咒泉五 整理,是為了愛更多人?:

怦然心動的人生整理魔法》(近藤麻理惠著,陳光棻譯,方智出版,2011)

整理房間,和突破戀愛困局有什麼關係?作者近藤麻理惠從五歲起便熱衷於家務,多年來的經驗使她領悟到,從前書中提到一天整理一點,一次丟掉一點的觀念,只會讓凌亂永無止盡蔓延。必須拿出破釜沉舟的決心,一口氣把不要的東西消除盡淨才能杜絕髒亂。據說一旦體會過清爽痛快,就再也不想回到亂糟糟的生活。書寫,同樣有著不可思議的整理功效。將紊亂無比的心情一一化為紙上的文字,把名為心的儲存槽清空,等待下次戀愛的滿溢吧。

解開曖昧的世界文學書單

《別讓我走》,石黑一雄著,張淑貞譯,商周(2015)
《少爺》,夏目漱石著,吳季倫譯,野人(2015)
《聽說桐島退社了》,朝井遼著,黃薇嬪譯,貓頭鷹(2013)
《解憂雜貨店》,東野圭吾著,王蘊潔譯,皇冠(2017)
《海邊的卡夫卡》,村上春樹著,賴明珠譯,時報(2003)
《關於莉莉周的一切》,岩井俊二著,王華懋譯,新經典(2013)
《廚房》,吉本芭娜娜著,劉子倩譯,時報(2018)
《哪啊哪啊~神去村》,三蒲紫苑著,王蘊潔譯,新經典(2011)
《春琴抄》,谷崎潤一郎著,劉子倩譯,大牌(2018)

《男孩路》,凌性傑著,麥田(2016)
《愛的24則運算》,林婉瑜著,聯合文學(2017)
《我討厭我自己》,潘柏霖著,啟明(2016)
《我只擔心雨會不會一直下到明天早上》,徐珮芬著,啟明(2017)
《房間》,楊婕著,麥田(2015)
《保密到家》,段戎著,聯合文學(2018)
《向光植物》,李屏瑤著,逗點(2016)
《我是許涼涼》,李維菁著,印刻(2010)

《城堡岩海景》,艾莉絲˙孟若著,王寶翔譯,木馬(2014)
《奶與蜜》,露琵‧考爾 著,徐立妍譯,遠流(2018)
《生命中美好的缺憾》,約翰˙葛林著,黃涓芳譯,尖端(2013)
《簡愛,狐狸與我》,布莉特、阿瑟諾著,黃曉茵譯,字畝(2017)

《紅樓夢》,曹雪芹著,時報(2016)
《一百首愛的十四行詩》,聶魯達著,陳黎、張芬齡譯,九歌(2016)
《巴黎的憂鬱》,波特萊爾著,郭宏安譯,新雨(2018)
《關於愛情:契訶夫小說新選新譯》,契訶夫著,丘光譯,櫻桃園文化(2015)

夏夏

從事寫作,及各類跨領域創作。著有小說《末日前的啤酒》、《狗說》、《煮海》、《一千年動物園》。詩集《小女兒》、《鬧彆扭》及《一五一時》詩選集、《氣味詩》詩選集。主編《沉舟記:消逝的字典》。互動詩裝置「樹與書」(台北當代藝術館)、「你必須這樣看我」(粉樂町)、「主臥室」、「契訶夫電信公司」、「愛一生──大岩洞探險計畫」、「如果一場大雨」(華山生活藝術節)。戲劇編導作品「小宇宙跳舞」、「大海呀大海」、「小森林馬戲團」、「煮海的人」以及戲劇聽覺作品「契訶夫聽覺計畫」。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