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日用寫作 固態的孔子

固態的孔子

written by 黃裕邦 2018-09-10
固態的孔子

黃裕邦/文.林蔚昀/譯

首先,最糟的
狗兒們沒有聚集
照片被翻過了
第二批問題
總是令人迷惑
下了幾天的雨後
我的月經來了
十一月是你的手
把我打撈出來吧
只有手會把我們
排練回童年,那時
我們的情緒陳腐而穩定
紙割是觸摸的遊行
新聞和我的床墊無情地
反了過來。我不記得
我過勞的熱病,還有那
每五分鐘就成為
裝載無聊容器的水槽
我現在是流動的意識
打破固態的孔子,他經常談論
下等人,為了兩腿之間的危難
大驚小怪。我的愛與別人不同
表示我的命運不會
像一個頭盔
他們不會知道。他們也不會知道
月亮沒有必要證明
自己的工程
他們的日子無聊得像是
一頭拉車的騾子
我穿上鞋子離去。為了
暴露彎曲的脊椎上
受詛咒的逗點。我知道
當我拉鞋帶時我會讓
光亮的皮面有多疼痛
說在「alone」這個字中有「one」
是陳腔濫調。與其如此,不如說
在「provolone」中有個「one」
我們的身體
不是把愛情削出來的
一對旋轉刀片嗎
告訴我你有多常想要我
就像想要洗淨的衣服
或不比一個
被插入多次的G片明星來得少
當我被我們的軼事吸引
叫我評論家
當我被箍在戀愛
和愛的附加品之間,人們
就用沮喪冠以我名

黃裕邦
以英文詩集《Crevasse》獲美國LGBTQ文學獎Lambda的男同志詩組首獎,也曾獲香港藝術新秀獎文學類獎,《澳洲書評》Peter Porter Poetry獎和香港文藝復興基金會獎文學獎。黃裕邦曾為二○一七年曼徹斯特國際藝術節的電臺廣播作品「兩個故事中的一個或兩個」(暫譯)與古根漢美術館「單手拍掌」特展撰文。《Crevasse》的中文譯本《天裂》二○一八年由水煮魚文化出版。目前任教於香港教育大學。

林蔚昀
作家、波蘭文譯者。多年來致力在華語界推廣波蘭文學,於二〇一三年獲得波蘭文化部頒發波蘭文化功勳獎章。著有《我媽媽的寄生蟲》《回家好難》,譯有《鱷魚街》《如何愛孩子:波蘭兒童人權之父的教育札記》等作。

黃裕邦擔任2018臺北詩歌節駐市詩人,將於9/27(四)19:30於誠品松菸店3F舉行講座,與孫梓評對談、鄭聿主持,討論詩、性別、語言、社會的深刻聯繫。
此外,其詩作也將結合VR與其他形式演出,詳見臺北詩歌節官網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