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平常相遇 快問快答|任曉雯《她們》

快問快答|任曉雯《她們》

written by 編輯部 2018-11-12
快問快答|任曉雯《她們》

Q1:來過臺灣嗎?如果有,可否簡單分享當時的經驗。

答:我沒有到過臺灣。對臺灣的印象主要來自楊德昌、侯孝賢、蔡明亮、鈕承澤等人的作品。以後如有機會來,會多在街頭看看普通人的生活。

Q2:除了寫作外,都在忙些什麼?

答:除了寫作,就是閱讀、做家務和鍛煉身體。每天過得很機械,好像沒什麼值得拿出來說的。

Q3:喜歡讀哪類的書?或是那些作家的作品?為甚麼喜歡?或最近在看的書?

答:我每天精讀《聖經》、西方經典作品,和中國古典小說。這三種閱讀,都給自己設定了時間和閱讀量。除此之外還會做些泛讀。早年做學術青年的時候理論書讀得多些,現在讀各類小說多些。我比較喜歡俄羅斯作家的作品,一邊讀一邊寫心得。

Q4:出版了那麼多本作品,有沒有哪一本出書過程讓你印象非常深刻?

答:印象最深刻的是出版處女作的經歷。那本書被反覆退稿,後來終於簽給一家上海的出版公司。過完三校,編輯突然辭職。接手的人想要毀約,就把我叫過去,百般羞辱,逼我自己撤稿。我記得走出那家公司時,心情極其沮喪,但又憋著一口氣,堅信能夠證明自己的才華。現在想來,這種天真而盲目的自信,其實非常珍貴。它支撐我走過了最難的時光。

Q5:通常都利用甚麼時間寫作?或是對於寫作環境有沒有甚麼要求?

答:我習慣每天早上寫作。寫作時需要幾杯咖啡,以及絕對的安靜。

Q6:能不能分享一下,出了書之前與之後的生活差別?

答:頭銜是非常外在的東西。我早年剛出一兩本書時,還不能靠寫作為生,也沒什麼名氣。那時我若膽敢自稱作家,旁人便要微微笑,並問起諸如「你出一本書,需要給出版社多少錢」的問題。後來寫得多了,有了得獎,媒體宣傳,衍生收入之類的,旁人才會承認我是個作家,而非「性格怪僻人生失敗的文藝女青年」。這樣的變化,除了讓我的自尊與虛榮產生一點隱秘而不必要的起伏外,其實對日常生活沒什麼影響。因為日常生活無非就是寫寫寫。無論出沒出書,出了多少本書,有沒有人關注,或者收穫了多少批評讚美,寫下去是唯一的方式和出路。

Q7:如果選一本自己喜歡的書推薦給讀者,想推薦哪本?

答:推薦《聖經》。這是一本照亮了我的書。

她們

任曉雯 著

聯經出版

任曉雯的長篇小說《她們》以上海為藍圖,寫盡因現實困頓所迫、真情假意、怨女匪男的時代日常:
「她們」面對各種世態流變,也對不測命運發出嘆息;
「她們」有泥沙俱下的欲望,以及奮力掙扎卻被欲望拖入深淵的人性;
「她們」是這半世紀來的中國女人命運,不論外貌條件、家境背景、學歷際遇,
女人的花樣年華,終將殘破地在大時代的洪流中,隱沒逝去。


任曉雯

1978年生於上海,著有《好人宋沒用》、《陽臺上》、《浮生》系列等。作品被譯為瑞典文、英文、義大利文、法文、俄文、德文等。曾獲得茅盾文學新人獎、百花文學獎、十月文學獎、華語青年作家獎、全國優秀中篇小說獎、新浪年度十大好書榜首、《南方周末》文化原創年度好書獎、華文好書獎等。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