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專欄 【手寫日記|二月】王琄

【手寫日記|二月】王琄

written by 王琄 2019-02-02
【手寫日記|二月】王琄

點我看今日日記

2019.2.1

2月
好適合我。一切的氣氛、能量,就為了農曆春節。喜歡將大家㧜在一起,談天說地,聊療吧!  正準備打包回大溪老家休養生息,沉澱、整理、發呆及做年菜。如實的埋在生活裏。

2月
好。適合。我


2019.2.2

回家,真的好多事可以忙碌。除了年夜飯菜的準備,更多是清洗整理環境,如何讓家,有年味兒。家鄉菜「邵子」的準備功夫是繁複的,有皮,有餡,有記憶中媽媽的味道。

老弟是主要的作手。而我們一群女子只能切切洗洗做些細碎小活兒。大廚試了肉餡,滋味不對。不是那個「老味道」,他就放手不做了。說:明日再戰。

少了一味兒?是哪一味兒?我思索著在老弟味蕾中,記憶殘留的是:母親手感溫度?還是她老太太20多年前印在他腦海中的身影?還是,加了這些人成熟了的歷練味兒?

或許,他並不想太快完成「邵子」。因為,完成了,今年的想念就停止了吧!


2019.2.3

花,是屬於年節的。一大早,坐上往大溪老街的公車,晃晃悠悠地,看著層層疊疊的山巒起伏,大漢溪已經停止砂石採集了。溪水邊上有些小小樹欉,綠油油地,因為時間早,坐公車的人也少,鬆鬆慢活地到達老街。

映入眼簾的是—人滿為患。與姊姊相約在市場,人群擁擠的往前走。眼花撩亂,失心瘋的看見什麼都想要買,只因「新鮮」。山上許多小農擔菜下山來賣。很迷人吧!而花,卻只有在我習慣的店中才有我理想的品種。

腦波弱到買了近2000元的花,滿懷對母親的思念。因為,母親在世時,最愛在年節,以花裝點家中年味兒。
媽媽!「花」是我對您的愛意。

p.s老弟中午到家中將味道調的極好,有著屬於新品種的家鄉味兒。


2019.2.4

平時早睡習慣了。守歲成了一種挑戰。過年! 過年! 與平時有何不同? 為什麼要守住這個老習慣呢?以前家中兩老還在,可以在年夜飯後,開始揪鄰居朋友們來個方城之戰,滿屋歡笑。

而今,沒有麻將聲,只有呵欠連連聲,不時看著時間,為何12:00還要那麼久才到。不肯睡去,硬要撐到12:00放鞭炮的我,繼續想辦法讓自己是醒著的,很怕一個睡著,錯過了父母魂魄回家,錯過了他們來看我的瞬間。

我願意! 守歲! 我願意! 守住這歲末最後的一分一秒,也不願放棄錯過你們來的瞬間呀!


2019.2.5

走春,是一種儀式。我的母親,每年大年初一,不出門,卻早早起來為祖仙上香,為父親做一頓豆腐青菜的早餐。然後,送父親出門參加團拜(村子的過年儀式)。然後,三五好友,相揪回家打麻將,讓家中年味熱鬧些,讓身為小孩子的我們,無論誰贏,都有紅包可以拿。

而今,我在房間包著一袋一袋的紅包,想著給出去的是「愛」、「祝福」。當然,不用麻將贏錢,依然可以滿滿實質的
Money。因為,我知道這份友善的給予,會換得滿室「春風」「話語」「讚美」,小孩們嘴甜,知道我愛「春」天,
他們來到,我已然走在「春」天裏啦!


2019.2.6

有點意思! 沒當媽,卻是在初二成了娘家的廚師,雖然大部份是事先訂好的年菜。準備著一道一道的需要拆封、加熱的食物,想著什麼菜配? 什麼盤子? 想著濃淡鹹甜適合大家的口味嗎? 想著每個人的臉,心中滿溢甜甜的笑,原來初二「娘家」回味的是一種感覺,一種在一起開心、支持的力量。像充電、充飽之後,又可以再繼續一整年的活力。

而身為「娘家」主廚的我,愛著他們將一道道食物吃光光,看著彼此談天說地或抱怨著生活的細瑣。
無論怎樣,都是幸福的。 敬初二,回娘家。


2019.2.7

初三要睡到飽? 為啥? 前提是,為什麼把自己搞得那麼累? 是要當一位「好人」嗎? 讓大家開心是自己的責任嗎? 我不斷自問著,做的每件事情是為誰開心? 想著每一個人在過程中體驗著什麼樣的感受? 而我不是她們,也不揣測。

洗著菜,開著水,抹著杯盤過後的狼藉桌面。並不是我獨自完成的,是與家中每一位成員共同動手完成。我一點也不累,因為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心甘情願。我也不睏,因為沒有內在小劇場,上演悲慘小媳婦的受害者角色,泡一壺熱茶,與一群家人們繼續話家常。直到眼皮重。

初三,肯定要睡到香甜,睡個飽。


2019.2.8

台北,很安靜。
難得時光,在台北街頭信步走著。人少車少雜音更少。店家必須要打電話確定有開才能去,預定用餐時間也祇有2小時。如果有人遲到,肯定縮短放鬆時光。找了一家飯店,人少氣氛佳,三位從國外回來的朋友(英國、法國、上海),慢慢地渡過了一個「胡說八道」、「道人長短」、「登錄近況」與「聊療心事」的一個悠閒午后。

或許,因為太熟悉了,立刻把分別不見的那段時光給剪去,直接回到最親近的瞬間。這些點滴沒有因為時空將彼此阻
隔,沒有各自婚嫁,或分飛而疏遠了彼此,只有更深刻,因為,我們都成長了。但也同時,仍然幼稚。

一群成熟又幼稚的人在一起,話語永遠不落地,即使是垃圾話,依然可以接滿懷。車少、人少、雜音少的台北。有你們,真熱鬧。


2019.2.9

今天,路上的人、車仍是緩慢的,有著「慢活」的節奏,是我喜歡的節奏。前幾年與朋友去北歐旅行,大概就是這種緩慢、有禮、敬讓、不爭的路上行動。

但,在這裏「台北」,是因為尚在年假春節的歡慶氛圍中? 人與人有種自在與鬆弛感。似乎,也不急著去哪裏? 要特別趕著事的心情,願意臉上微微笑,用禮貌祝福著彼此,雖然是陌生人。

而專屬於年節這段時間,整體意識是在和諧狀態中。但離開了呢? 要再度回到工作焦慮及忙慮的集體大洪荒中,是否仍有能力保持現在這種鬆鬆軟軟的意識狀態呢?

因為,我意識到自己好想 「開工大吉」的為工作啟程了,而實際的事情是,距離2/16書展在紅沙龍尚有一個星期的時間呀! 而今天,我已經掉進了未來工作的焦慮中了。


2019.2.10

神奇的一天。

焦慮來時,總想找個朋友(或神明或算命或占卜或諮商或掛個號…)商量商量。
馬雅曆法—卓爾金曆,成了今日的談話頭。Kin多少? 波符是什麼? 行星記憶庫、出生等離子……。我的老天爺呀! 朋友當下解釋的好清楚,離開後的腦袋好糊塗呀!只記得要擴大服務的範圍,並且相信自己的直覺,將自己內在探索自己是誰?自己的工作,勇往直前,並分享他人。呵呵! 似乎這些也都是自己目前在走的路。

人生發生過的事,沒有浪費的,無論是什麼,不需太快下定論,分類、歸檔在好壞、是非、高低、黑白等二元四等,好讓自己安心。太迅速解決了那些才來的感受,可能會錯過它後面要送給自己的大禮。就如同焦慮來臨,找個朋友說說話吧!

今天,真的很神奇。


2019.2.11

開工大吉!

一早飛台東,在均一實驗中學,看到孩子們長大又長高,臉上圓嘟嘟的,表示這個年很豐盛,也有睡飽飽。
戲劇課,在第一天開學就大量用身體操練,將飛走的心、魂,召喚回不太靈光的身體裏。逐漸地,孩子們臉紅潤了、笑聲出來了、衣服也脫掉了。台東天氣真好,天空真藍,空氣好新鮮,並且透著一股花香、樹葉的味道,很讓人放鬆坐在草地上休息。

看著一群 8 年級的他們熱情有活力,想著過年期間準備年菜的那種心情,此刻,我才得以放鬆。
知道孩子的教育是多麼需要全心全意地看顧及陪伴。他們正處在大人說什麼就相信什麼的年紀,身為老師或大人的我們,怎能不先明白自己在他們生命中有著某種份量,而警覺自身的言行啊!


2019.2.12

清晨,在台東醒來。
3:00 看著黑漆漆的台東市,沒有人、車吵雜聲。

隨意打開手機看著魏世芬老師的「如愛一般的存在」的推薦,我哭濕在陽台。想著兩年半前在小芬老師家練唱,種種困境不是表像上的高音無法到達,而是,內在失去了努力達到的力量。

我已經以為忘了、過去了,然而「身體的傷,心靈會知道」這本書中,說明了身體上的印記、心靈的詩句。不會忘記,也不曾遠離。想到那「不了情」中「寂寞的長巷,而今斜月清照…」的畫面,就如我前七樓望出的長巷,只有孤燈數盞,斜照在孤單的路上。遠方小狗偶爾因某些生物路過而吠了兩聲。而這兩聲在凌晨 3:00 多是一種驚心動魄的響亮。

擦了擦臉頰上的淚水,上完廁所,想著今天一整天要面對的學生,再回床上,補一點體力。


2019.2.13

今天,很重大。
發現從早上到晚上,不是活在春節團拜氣氛中,而是為學弟祝生日快樂。
順便罵罵他那還停留在大學時期的腦袋,如何活的好、活的勇敢,且有滋味,不枉費45年的生命。

接著,是與我敬愛的大學表演啟蒙老師——汪其楣教授下午茶。
看著老師精神奕奕地說著話,卻幽默地說這份看似精神抖擻是假的,身體已經有些提醒「老已至」這件事。
心想:真的嗎?73歲是這種狀態,已經非常好了。耳聰目明、頭腦清晰,邏輯思維有條不紊,真是學習的好典範。
而她也不是喜歡麻煩別人,凡事都自理,非常有禮貌的長輩。

我發現自己並不渴望自己太有禮貌,不想背負別人的期望,內在只想搞笑、當諧星,活的輕鬆自在一點。
現在開始要麻煩他人,並少點面子、丟掉偶包(雖然本來就不太有)的好好呼吸、簡單地在,就滿足了。


2019.2.14

人生,不用太費勁兒!
距離書展2/16的紅沙龍日即將到來,有種想買張機票,飛離此地的衝動。而一群人,一大早相聚,開著會,在森夜咖啡的密室二樓,為著對談些什麼? 大夥共同商量著; 怎麼集合? 入場時間? 形式風格? 提問? 或是,切入角度等等。

我也在大夥各自表述中,將咖啡及甜點給消滅了。「當天只要配合與自由即興就可以度過一個對談的午后」這是什麼鬼結論?表演中,自由即興的表演是最困難的,因為,沒有足夠的表演底蘊,就成了在台不知所云,胡說八道,亂演一通的混世傢伙。還好,我還有一天可以休息,再想一想,2/16當天要怎麼回應與準備。大不了,不費勁的胡說、亂演,不負責任混完那可怕的1小時吧!(希望不要落入這種景況,神隊友小芬老師來救場嘍!)


2019.2.15

好好吐舌頭班,真的很療癒
每週五都有一堂發聲課,今天是開春年後第一天上課,非常多同學.
年前與年後的狀態,完全是兩個世界,鬼吼鬼叫的找聲帶,喉頭肌肉如何放鬆。

而關於內在羞恥心這件事,真的很難突破。只要聽自己的聲音破裂、跑音、劈叉就完全的笑場的我,真是太難突破這個心理障礙。有趣的事情是,完全在過程中,沒有想到 2/16 要在書展紅沙龍,而對有沒有人會來這件事,找聲線的這堂課,基本上是療癒是舒壓課

下課後漫步在雙連市場有風、有光還有鴿子。書展,早就拋在腦後了。
來了再說吧!呵呵!我鼓勵著我自己。(圖為:豬吼豬叫療癒課)


2019.2.16

很忙很擠,很多人的一天。
書展是人潮洶湧的地方,每個攤位都很擁擠;誰說看書的人變少了?大家的渴望不曾減少,渴望知識、渴望閱讀,渴望改變自己的現狀,不論是金錢的、關係的、心靈的、身體健康、教育、創意的發展等等,在2019年開春,都可以有新視野、新生活吧!

而關於自己的呢?更內在被隱藏的孩童時期那個小小的自己,你好嗎?
如愛一般的存在」完成了在紅沙龍的對談,感謝仙姑小芬老師的帶領,更感謝全體觀眾的參與。
有了一場在人聲鼎沸如叫賣市場的環境中,我們卻有了一場美好的心靈饗宴。

我從來不預期對談能有多精彩,而是每個來的好朋友們,共同照亮了這份美好的相遇時光。


2019.2.17

「賴活」,這惹到你了嗎?

昨天,忙了一整的書展,終於星期日可以大大休息一下。
清晨起來,心緊緊地,有些不是很平安的感覺,心想 : 大概昨天太累了,還沒有休息夠,看著手錶「6:15」,真的好早喲!既然,已經起床,就來乖乖做早課吧!唸唸突然被點名要清理「冤家債主」的地藏經。心裡依然覺得像看「與神同行」電影的情節,很好看。完成作業,感覺睡意襲來,再度倒回床上。在心想要找誰午餐或晚餐中,昏昏睡去。再度醒來,10:30左右。簡訊果然召喚到好友可以一起共進午餐。

好友家好舒適,從午餐一直吃到晚餐,聊天說地─昨天書展的直播,「如愛一般的存在」觀後感等等。
生活細細瑣瑣的廢事一堆,都尚未處理。或許,不處理是好的,因為不值得花力氣去處理。
而人生的力量可以用在「賴活」上,多美好。(一整個沒有罪惡感)


2019.2.18

繼續「賴活」,可以嗎?
為「如愛一般的存在」,上了小芬老師的廣播,其中有個有趣的問題是:如果兄弟姊妹對「孝順」父母有情緒問題,怎麼處理?我的回答是:「不用處理。」這是什麼鬼答案,怎麼可以不處理?讓我細細說分明:首先,如果我們要處理的是為什麼我覺得需要處理?為什麼我會覺得那是問題?我在害怕什麼?或是為什麼覺得不安?

而或許,兄弟姊妹他們根本沒有覺得那麼嚴重,而那只是他們關係中的日常。另外,討論到關於「孝順」,其實我誠實覺得「孝順」是為自己,而不是為父母。因為,我明白如果等父母百年後,我不想有罪惡感或遺憾,我還是乖乖的現在做「孝順」的行為吧!

所以,誠實面對自己,如果真的不孝順,自己可以安心,就不用孝也不用順。但是如果相反,那就早一點做些讓自己「安心」的事情吧!
這是我「賴以生活的法則—誠實以待之。」


2019.2.19

今晚,百年大滿月,又圓又亮。

整理身體的一天。被提醒要注意肺及膀胱之後,特別注意呼吸及排水的次數。
而今特意安排去看在我人生低谷時,陪伴我的好友,讓她細細說著肺與大腸互為表裡,膀胱與腎臟,一個腑一個臟,內分泌、賀爾蒙、益生菌、乳酸菌、酵素之不同,何時吃,對應大腸、小腸、結腸、12指腸等等專業醫學術語。深深覺得,她專業又有天分,怎麼那麼厲害可以記住那麼多的相關身體的訊息。應該是老天爺選的吧!

只要有她,我的腦中就可以永遠有個洞,讓她補。她也交代,現在的我,暫時少喝水,才能排除身體多餘水分。而晚上,與美珍一起春酒、團拜加慶元宵,吃吃喝喝還飲酒。天哪!都是百年大滿月惹的禍,我體內的愛如潮水,滿溢出來了呀!


2019.2.20

王姥姥進大觀院:Costco。
今天下午與兩位美女一起去逛Costco。我極少逛這類大賣場,因為一個人隨便吃一點就飽了;而今天的遊記,才是看著那些大量的食材、原物料、大量的食物、保健食品,每一項包裝除了大,還是大,只有大大大可以形容。

星期三下午,人少些,各自買了自己需要的。做生意需要的、身體需要的,而我,買了綜合堅果類、虱目魚肚、橄欖油漬起司、綜合生菜及拳頭大小的栗子。臨結帳前,朋友說,這裏的花很漂亮又便宜。我聽到,像被下了咒語一般,飛也似地奔去買了兩大束花。回到家中心想:我這個真是太不實際了啦,花又不能吃,卻佔了今天消費的1/3價錢,要是被我媽知道,肯定會罵我不會理財。

可是,我媽媽已經不在了。看來,很難改了吧!(亂浪漫一通)


2019.2.21

今天開春第一團春酒「仁信合作社」開吃了。

一月蔥二月韮,在春酒席間成了鼓勵一位重啟戀愛的演員的主要話題。而這群可愛又認真年輕團隊,是我這兩年參加兩廳院藝術出走「菲林の映画光年」認識的。戀愛是必須要練習的,尤其是沒有太多戀愛經驗的演員,更是被鼓勵去體驗戀愛、體驗思念;如何尊重女生,但又必須給予適時的霸道,展現男性雄風,所以,就搬出了食物對身體的影響。什麼食物可以提升男性威力,而什麼是對男性魅力的減弱。半開玩笑半鼓勵的支持他繼續冒險。

而每次見面聊天,他們談「戀愛」,總是不時的激起自己想「練愛」的這個人生功課。
好吧!既然老天爺再一次用這種方式讓我心動了,那我還是要加緊腳步「練」「愛」吧!


2019.2.22

今天,很紮實。
關於創作(無論是文字、影像、圖畫…等等)這件事,是否純屬個人經驗分享?還是才華展現?亦或單純的自囈?
討論討論著,發現創作者心中一定說話對象,有著必須對「它」說出來的衝動,才能與看著有共感,才能有互動的連結。我有嗎?我自問自己在每一個書寫的過程中有嗎?包括這種「日記」的分享,有包無形的朋友們包含在溝通範疇內嗎?想著遠方的你,看著「我」的文字或是圖畫,是什麼感覺?很有趣?很無聊?還是什麼呢?我無法得知,因為,回應者很少。

這很像我每天被規定要唸「心經」、「地藏經」,祂們也不一定會讓我知道祂們有在聽,但我還是會乖乖地完成作業。
因為,這麼做,是因為我把祂們放心上;就同「創作」我把讀者、觀眾放心上,「寫日記」把看著日記的你們放心上。


2019.2.23

尋找父母來時路!
基隆是「如愛一般的存在」全台說書走透透的第一站,為何是基隆而不是台北?因為,父母親在1949年渡過黑水溝(台灣海峽),到了基隆上岸,花了一段時間,找到彼此。不然,我不會是我,而我的父母親也可能不是他們。

茫茫人海,回不去的家鄉是什麼感覺?年紀只有26、7歲的他們,不是一段旅行、不是逃家小鬼,而是黃土一坯的葬在了桃園大溪,也就此落葉歸於此土,化為春泥了。我站在濕冷的基隆港邊,看著星巴克、新的基隆火車站與基隆文化中心,心想:當初上岸絕不是這樣風景吧!現在的基隆現代又時髦,可能沒變的是這樣潮濕又冷涼的溫度吧!

雖然,放眼望去不同,找不到他們的來時蹤跡;但,這濕度中,讓我與父母同在。


2019.2.24

再談創作,關於編劇。

以前在學校所學的戲劇知識,得知劇作家的文本,基本上是一齣戲的「靈魂」。而「靈魂」這兩個字,是在大學念書時期,對劇作家產生了如神一般崇高的位置。因為,只有「神」,才能給予生物靈動的魂魄。而今在各種表演領域穿梭,而對著各種劇本,真心發現劇作家與編劇之差別。
而編劇是將某些生活碎片撿拾,重組串連成為一個大家都聽過的故事,卻少了啟發與引領時代,或是悲憫人世的視角。台詞給出來的,只是某些必須要說的交代劇情。語言是包括文化背景、人物設定、性格展現,甚至必須含容或超越這些外在條件的侷限。

我今天從演員思維出發,探討編劇腦中還可以有多少可能性的「編劇課」,真是唉喲我的媽呀!累西西、燒大腦的4小時呀!


2019.2.25

偶的寄生獸,是啥碗糕?
早上作完早課,驅車前往Q place拍與無獨有偶夏令營的宣傳照,而整體概念就是「內在小孩」或是「內在野獸」,亦或是「內在外顯」之延伸物。拍完照,討論完課程後,就發現手機沒電中,立刻拿起充電寶及延長線,讓手機可以免於掛點。突然,發現充電寶像極了手機的寄生獸。演員腦不斷的發揮天馬行空的爆炸聯想力——

臉書是不是自己的寄生獸?孩子是不是父母的寄生獸?名牌包是不是心魔的寄生獸?成功上癮症是不是自卑的寄生獸?討拍拍是不是自戀症頭的寄生獸?各種關係,沒有正常發展,是不是都會變形成為某種形式的寄生獸?寄生獸是某個畸形的「我」嗎?

如何照顧好自己,與關係(人事物),是不是才不會長出一個自己都認不出來的「自己」呢?「演員腦」真瘋狂呀!


2019.2.26

有種演員理想狀態稱之為「金士傑」;而有一種演員「莫名其妙」就大紅大紫,稱之為「黃仲崑」。

今天,為廣播節目「13享」訪問了兩位重量級的演員,對我而言,是男神級的人物。
鋼鐵大叔黃仲崑經歷了民歌、餐廳秀、牛肉場、電視霹靂火、電影范保德等等的時代;在他身上看見一種老天眷顧的美好。至於金寶老師,裊裊道來他當演員的放空獨處,對寂寞的承受力,甚至思索著每一個人性環節中,還有沒有探觸到的深度。縱使演了40多年的戲,仍然保持「遊戲感」,永遠不知道下一步會發生什麼的新鮮心態,是多麼令人動容呀!

這兩位「男神」演員,有一個共同的特質——純、真。或許這才是他們充滿魅力及迷人之處吧!


2019.2.27

二月好快接近尾聲了。豐盛呀!
今天忙什麼?

為了「如愛一般的存在」上了淡如的「幸福好時光」,兩位達令姊姊的老派哲學,說說笑笑的度過一個美好的早晨。豐盛。下午去故事工廠,聊聊明後年可以做的療癒計畫,和中薇老師說說笑笑一下午。豐盛。晚餐,特別到新店中正路「圓環滷肉飯」吃了前三立名攝影師凃哥開的店的料理,怎麼可以那麼好吃?他立下志願50歲後要退休,但退休後要做什麼,並沒有那麼明確的方向。終於找到老丈人的好手藝,作為新生活的開啟。瘦了一大圈的他,臉上卻堆滿著笑。豐盛。

人生可以很簡單,看似好多事情的今天,每一個相遇的人事物本身是中性的,而端看自己視角為何吧!豐盛很好。today


2019.2.28

整理一下二月。一個習慣的養成,21天,而我的手寫日記超過了21天。所以,可以說是習慣了吧!不習慣的事情是「被看」。

因為隱私變成了公眾,似乎又被選擇可以被看見的部分及不能公開的部分,因為,這份手寫日記是要公開的,所以某種私密性就多了曖昧空間;另一個不習慣是「字數」的限制:200字以內,能表達一天中多少的感受?能分享多少自己的觀察?而「演員腦」是放射狀的,感受著無邊無際的世界,沈浸其中並享受它。而這一部分,又難以用三文二字就言簡意賅的表達完全。所以運用了「編劇腦」(或寫作腦)來完成這時光膠囊的縮時任務。

當然,另一個不習慣的是畫畫!每天都來一副小插圖,也是用盡心思取悅自己。因為好像一頓普通餐之後,再來的甜點,一切就完美了。小插圖,就是手寫日記的小甜點。想到二月經歷了「過年」、「書展」、「上吐舌課」、「訪問男神」、「上編劇課」、「第一場基隆說書」、「去台東教師」、「與老師見面」、「與老友見面」、「被點名要清理人生」等等,是發生在28天之內的事。想想每一件事我有全力以赴嗎?每一位相遇的朋友我都真心看見嗎?我有不悅的時候嗎?或是疲憊了嗎?

228的今天,為了「如愛一般的存在」上了兩個節目——「一袋女王」、「單身行不行」,累西西呀!但為了新生的孩子,為娘的拼了!明天以後,我們不在這兒相見,但,仍然「不見,不散」好嗎?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