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喜歡讀書 我所見聞的爸爸桑:封閉的場域,身分決定一切

我所見聞的爸爸桑:封閉的場域,身分決定一切

written by 李阿明 2019-04-09
我所見聞的爸爸桑:封閉的場域,身分決定一切

同樣漁工口中的「爸爸桑」,遠洋漁船上是「顧船的」,吃喝拉撒睡都在靠港漁船上的台灣老人,二十四小時日薪一千元的臨時工。在近沿海漁船上,卻是「船長」的尊稱,百噸以下的小漁船,通常只有三至四位外籍船員。

一位遠洋漁船的爸爸桑越俎代庖,主動替生病的漁工向資方反應,家裡窮希望繼續工作到期滿。船長口口聲聲說沒問題,隔天下午馬上被上機遺返。不殺伯仁的爸爸桑,只能買個行李箱和些許日常用品送他,聊表愧疚之心。

近沿海的爸爸桑,有些人把「蕃仔」掛在口頭上,卻不打不罵吃喝一應俱全,我還看過船邊倒了些吃不完的軟絲。遠洋船長豐收時分紅可近千萬,一航期一聘。近海船長大都家戶型,船就是全家生財工具,為家計與海搏命。仗義每多屠狗輩?

遠洋漁工靠岸時間短暫,船員大都極盡吃喝玩樂,酒精為最普通的「飲料」。近海漁船三兩天航期短,不少船員堅守不菸不酒不嫖的宗教信仰。封閉的場域,身分決定一切。主因:經濟優劣,次因:國族、教育和語言等等。

同人不同命,同船不同等級。資方為刀俎,漁工徒具人形的網具,卻淪為隨時被宰殺的魚肉。快刀斬亂麻,極大利益化屢見不鮮。現代黑奴?籲天無門!

討海人,大都教育程度低,陸上謀生不易,航程多遠苦牢就蹲多久,船難不會分種族階級財富,存活也只是亂數下的機率。都在求生存,海人全方位貼近大自然,所得卻極不自然,什麼樣的社會,決定如此懸殊的財富分配?人底,大自然最不自然的物種?

經濟優位,有目如盲?心盲!優位者偶爾察覺,短暫的「良心美容」消費?同為異鄉人,但不被視為金髮碧眼的「老外」,只因母國發展較慢?一切的一切,所有的所有,他鄉存在可能故鄉,記憶底鮮活。到哪都可能是移工,無分國別人種和社群,永遠移不動的就只是邊界:財?

各有各的現實刑具,漁工何嚐不是?唯有誠懇,以人相待。同為藍色星球上的有機體之一,何來無物以報天,忘卻先輩胼手胝足的台灣「洲」,只剩造七殺碑?

文|李阿明
畢業於國立藝專影劇科技術組,擔任過自由時報、聯合晚報、時報周刊攝影記者,以及時周多媒體數位影像組組長、資訊室副主任、中時網路影像副總監等。資深攝影記者,退休後跑到高雄當遠洋漁船的顧船工,自稱職業攝影黑手。四年來每天二十四小時和來自各國的漁工混在一起,親身體會一般人無緣接觸的生活,用鏡頭捕捉他們在海上拚搏的人生。以最長時間的相處,拍攝出漁工們最真實的樣貌。著有《這裡沒有神:漁工、爸爸桑和那些女人》。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