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日用寫作 靈感角落|街續

靈感角落|街續

written by 蔡 琳森 2017-12-31
靈感角落|街續

若是鎮日悶困在家,我便例行對自己鬱鬱的身體擲一句:出去繞繞吧。它便順從了我的提案。逢凜冬,大衣長襪。若遇炎夏,輕裝簡從。我已養育固定的路線,自賃居處出發,這拐角轉去是一淡定的超商,那巷弄鑽入有一喧嚷的黃昏市場……偶爾,也按捺性子,刻意繞遠,迂迴探勘。

近日,學姊分享了文法書上讀到的一句:「問題是陽性的,解方是陰性的。」我倒覺得,這說法也適用於各種生活函數。譬若,意識是陽性而情緒是陰性。感官是陽性而位移是陰性。我熱衷吟味它們的不同變項,不同數值,反映在體感上的殊異。我謹慎地拿捏著,細細地調度,以換取暫時的調和與一瞬平衡。故而,我再往大街上晃蕩。

該是緣於我南投水里鄉間的童年記憶。那時祖厝緣山而建,臨街左右分別是一間晦暗旅店,一戶紅燈暈的茶室。斜對街有文具行,正前方則是義民廟。祖父母常晨起,偕我推車趕赴水里車站前的市集。車上有後山刨來的山筍,有自栽自售的果物。沿途經過山產店、藥房、食鋪……於我,是三界九地細碎紛紛扳轉開來的一幅卷軸,教人連「腳趾頭都豎起來觀望」。

多年後返鄉,老屋歷震災,又重建。原來,那條熟悉又陌生的街市何其窄短。如今我有了隻身走街的習慣。我寓居的城市時時矜住它蒙塵的歷史,供予市井生民搏生的空間。風景裡滿盈他人之記憶,他人之歡樂與憂傷。何其真實,何其飽滿的榮枯流轉,雜陳的入世情感。卡爾維諾老早便曉諭過了:唯有認識事物的外表,才能進一步探索其底邃。但事物的表象卻無可窮盡。於是,口袋裡揣著我的筆記小冊子,我又出門溜達了。

 


蔡琳森

一九八二年夏日生,迷戀舒淇。出版詩集《杜斯妥也夫柯基:人類與動物情感表達》(南方家園)、詩文集《寡情問題》(南方家園)兩種。

 

◆本文原刊載於《聯合文學》第399期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