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喜欢读书斗书评 【斗书评】学生观点 VS. 社会观点—— 读《世界距离民主只有五天》

【斗书评】学生观点 VS. 社会观点—— 读《世界距离民主只有五天》

written by 编辑部 2020-07-28
【斗书评】学生观点 VS. 社会观点—— 读《世界距离民主只有五天》

《世界距离民主只有五天》一书,学生观点的许瞳评:「只有不耍流氓的演员,才能掌握前往理想国的剧本。」社会观点的何明修则说:「过去的台湾民主运动者是如此,今日的香港勇武派亦是如此,有一天寇延丁的坚持也有可能带来新的中国。」

只有不耍流氓的演员,才能掌握前往理想国的剧本

高一公民课,老师在课堂上播了《恶魔教室》(The Wave)这部社会实验的改编电影:透过一群少年从无至有建立的极权团体「浪潮」,表述「人们距离独裁仅有五天。」记得那堂课正谈到「学生自治」,放映后老师问:看过这个故事后,你们认为「独裁」或者「民主」的育成,究竟取决于剧本抑或演员?

阅读《世界距离民主只有五天:一群中国少年的民主实验》一书,眼观这群中产阶级子女的民主实验,回想台湾学生的公民教育:小学社会课学「开班会」、国中公民课学「会议规则」、高中又谈「学生自治与法律社会」。身处台湾的我们对「议事规则」不算陌生,然而民主仅能提供基本的言论自由,却不一定保障议事的权力均等。而《世界距离民主只有五天:一群中国少年的民主实验》中的记事亦证明了独裁或民主,在哪里都可能发生。

环绕着二〇一六年,一群十几岁中国青少年以「援建」为号招发起的民主实验,尽管文化背景与二〇二〇年的台湾青少年相异,规则与我们的学生自治相仿:保有「游戏心态」(p.183),小题大作、却能以小见大。这群中学年纪的青少年透过实际演练,向大人世界提出了两项「在会议中平等发声不打高空」的方法:「改变匿名投票思维并积极参与」,且「任何规范制定都需落实到操作细节」。

华人教育往往提倡「服从多数」,却可能导致「若为少数即放弃发言」的退让心理,因此本书也不断透过实例提点:与会者固然有不发言的权利,然而民主的真谛在于积极辩论后的妥协、而非单方的抢先退让。除此,更需注意议案是否过度理想而漏洞百出。毕竟迟到、临时动议等琐事的规范,之于民主皆可能牵一发动全身。(好比历史课学戒严令,光看纸本还看不出哪里不对劲……)

回到民主体制中「剧本/演员」的命题:本书巧妙点出「不可耍流氓」一行事准则,道破独裁与民主的关键分界:「要制定出不耍流氓的法律,要有不耍流氓的原规则。任何不以落实到操作细节为目的的民主都是耍流氓。」(p.241)建立民主的条件不必然为时间,而在于演员是否掌握剧本的逐字逐句,不被体制凌驾、而掌握世界的游戏规则。

学生观点|许瞳

一九九九年生。北一女中人文社会资优班毕业,目前就读台大外文系。曾出版散文集《裙长未及膝》(联合文学,2017)、《刺猬登门拜访》(悦知文化,2019),以纪录当代城市生活为本,持续创作「进行式的青春书写」。
IG:@hitomixu / FB粉专:「许瞳 Hitomi Xu」

在云贵高原种下的民主幼苗

习近平拘捕维权人士,强化管制言论与网路。以防恐为名,中国用集中营对维吾尔人进行种族灭绝,以国安理由提前中止香港一国两制。中国隐瞒疫情、欺骗全球,武汉肺炎酿成世界瘟疫,但其宣传机构却将自己吹棒为防疫的典范,宣称病毒是来自于国外。

中国共产党已经沦为不折不扣的法西斯极权,西方民主国家面对中国,越来越像当初应因崛起中的纳粹德国,姑息的和平选项已经无法阻止其扩张野心。然而,民间运动者寇延丁却深信由下而上的改变仍是可能的,民主的生活方式可以从一群青少年在贵州的夏令营开始。在二〇一六年,一群来自沿海富裕城镇子弟参与了穷乡僻壤的志工服务,帮忙修缮山区学校。成年人只是在旁协助,中学生自行决共同守则,落实其决策。《世界距离民主只有五天》细腻了纪录这场小规模的民主实验。在一百多年前,孙文主张民权初步是中国迈向民主化的第一步;同样地,寇延丁也相信议事规则的实际操演启动了变革的开端,如果这些民主的幼苗获得成长机会,另一种中国将会可能的。

在中国,小学班长很少是由同学共同推选,通常是由老师直接指定,就如同国家主席与总书记是向来都小圈子决定的,而不是人民与党员所选出来的。因此,青少年要落实作者所谓「可操作的民主」,就必得从头开始。这一群年轻人需要学习推选出来的队长有相应的权力与责任,会议主持人不可以专断独行,而是要遵守正当的程序。不同意见是社会的常态,掌权者也是可以被质疑与挑战,重点在于异议需要清楚表达,谨守对事不对人的发言规则。要达成能共同遵守的决定,需要参与者愿意妥协的态度,如此才能促成折衷方案的出现。

寇延丁对于民主议事规则充满了热情与乐观的想像,她的写作经常略过环境与场景的描述,似乎不太在意读者是否能跟着上。梦想家看到未来美好的愿景,他们获得感召,全力投入,无视客观局势的阻碍。人类能创造历史,通常也是来自于这种少数人的傻劲。过去的台湾民主运动者是如此,今日的香港勇武派亦是如此,有一天寇延丁的坚持也有可能带来新的中国。

社会观点|何明修

台大社会系教授,研究领域包括社会运动、环境与劳动,著有《为什么要占领街头?从太阳花、雨伞到反送中运动》。

《世界距离民主只有五天》, 寇延丁,卫城出版

《世界距离民主只有五天》, 寇延丁,卫城出版

五天,一群中国少年,十个会议。当他们开始自治,将会走向独裁,还是民主?

「我前所未有地贪生怕死。必须立即把这个故事写出来,不然死不瞑目。」——寇延丁

人性可能残忍,却也可以向善。只要方向正确,《苍蝇王》或《恶魔教室》那样的恐怖,就不会发生。这是一场深具启发的民主实验,足以提供台湾社会对照、反省、深化民主素养的契机。

二○一六年夏天,一群来自中国城市中产阶级、长期固定到边远地区担任慈善志工的家长,带着他们的孩子,总共十个少年,一同到贵州进行那年的支边公益行动。同行的还有一位议事规则专家,以及寇延丁。在这趟旅程中,大人们事先说好了:教孩子们议事规则,让他们自己开会自治,大人尽可能不加干涉。这群生活在中国大城市,从来没有接触过民主社会议事规则、没有自治观念的孩子们,真的能够用开会达成共识,经营团体生活,达成志工任务吗?这本书就记录了这趟宛若寓言的旅程。这群孩子们是如何做决策,并且自我管理?而在这个过程中,有着过度保护倾向的大人,是否也学会放手,尊重孩子的决定?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