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新鮮推薦 衛生紙之亂|再來一串衛生紙——回顧《衛生紙+》八年之亂

衛生紙之亂|再來一串衛生紙——回顧《衛生紙+》八年之亂

written by 邱 懋景 2018-03-05
衛生紙之亂|再來一串衛生紙——回顧《衛生紙+》八年之亂

二○一八年初,台灣爆發衛生紙之亂。二○一六年,出刊八年的《衛生紙+》宣布停刊,但它沒引起熱烈搶購潮,很奇怪,同樣都是紙漿做的,關注度差這麼多?這也許是文學在台灣的常態吧,何況新詩還作為文學的小眾呢。但弔詭的是,《衛生紙+》的貢獻在於出刊八年,始終以大眾化的「民主肥皂箱」方式,擾亂台灣詩作兩大主流:抒情傳統與現代主義,為台灣詩歌創作注入「有用」的新聲。向陽稱之為「鎔現代主義與現實主義於一爐」的詩刊,我形容為非典型現實主義的崛起態勢。

它停刊一年多來,僅見隱匿〈保衛生存大作戰——我看「衛生紙」現象〉談論「這本早該出的詩刊」,當時如何橫空出世,逐漸翻轉台灣新詩普遍帶有菁英化、晦澀化、美學化的現象。如今,縱然它已停刊,但其白話的「直球」風格,已然潛入台灣的詩歌創作者的作品之中,這特色在年輕人的詩作尤其明顯。

二○○八年十月,《衛生紙詩刊+》以「賤民」特集為名,封面宣告這是一本「保衛.生活/生存」的詩刊,一人主編鴻鴻認為,這是詩刊,但刊登內容不限於歸類為文體的「詩」,「+」的符號意思是歡迎文、圖、劇本等雜項。(從第十二期開始,編者後記「去詩刊宣告」,改名為《衛生紙+》,原因都是ISSN惹的禍,詳情請見該期編後記。)

 

《衛生紙+》第一期

 

那麼,鴻鴻到底主張「詩」是什麼呢?他說,詩就像衛生紙──用過即可丟棄。更有趣的是,他在創刊號的稿約說明寫道,選稿只看他個人的品味,而且要獨特、不流俗,還要「難見於容」其他報刊。由此可知,他略帶不滿地看待當時的文學傳播媒介,也強調個人選擇不追求詩的美學品味,反而側重新詩的行動用途。

出刊兩期後,鴻鴻在第三期前言〈衛生紙要的是什麼樣的詩〉進一步說明該刊的徵稿理念,入選的詩要「異常合理、異常深刻」,異常二字指的是難容於其他報刊,至於合理與深刻是什麼意思呢?他希望入選的詩作與時代精神連結。也就是說,詩要跟上時代的腳步,不要故步自封,或者變成一本同人誌。經過再一次的聲明之後,鴻鴻在第四期編後語〈本期嚴重稿擠〉以詩題發想新作,可見讀者投稿的踴躍度。

讓我們看看前八期的主題有些什麼內容?賤民、醜、幸福機器、不倫、階級關係、全球(暖)化、當代歷史、流動人口。《衛生紙+》透過不同主題,旨在探測「另一種詩歌」的傳播影響力,也因為編選的詩風與其他刊物相較之下,特別顯目,因而快速地建立它的集團特性。這時,我開始收集這刊物。沒錯,先前我只在地下室唐山書店翻看,但一開始看不出個所以然,也就沒興起收藏的念頭,決心收藏後,早期的《衛生紙+》已銷售一空。終於有一天,我逛清大水木書苑發現藏在書櫃最下層的早期《衛生紙+》,其感動程度不亞於今年,許多人買到一串衛生紙的喜悅。

出刊八期後,主編鴻鴻與博客來通路合作,出了限量五百本的衛生紙詩選特刊,我也收藏了。該期的標題「多帶一捲衛生紙」使人會心一笑,當然,最好的詩人自然擁有預言特質的。從該期的詩選陣容,說明哪些詩人的創作風格藏有「衛生紙」特色,其中我認為最值得注意的詩人,當屬早年歸為藍星詩社的成員:向明,他老而彌堅,與二十一世紀同行。除此之外,葉覓覓、林蔚昀、林葉青、隱匿、eL、潘家欣、零雨、吳俞萱、阿芒、阿米、游書珣、鯨向海、柏樺、于堅等人之作,皆有可「用」之處。

 

《多帶一捲衛生紙》精選

自第八期之後,創作者的名單大量增加,其中最具爆發力的詩人,當屬蔡仁偉,他在《衛生紙+》第十二期發表十四首詩、下一期發表三十首詩、再下一期二十八首詩。兩年後,他出版《偽詩集》。蔡仁偉自承在二○一一年開始寫詩,這期間正是他開始大量發表詩作在《衛生紙+》的時候。他的詩作不拐彎抹角,時有生活的妙趣,又有靈光迸發的鋒芒。比如說〈履歷表〉:「人不該活在過去/但過去卻總是/決定著你的現在與未來」又或者〈籠子〉:「把鳥籠鎖好/鳥/就飛不進我們居住的籠子」——他的出現,活像是《衛生紙+》誕生一位王牌救援投手,擅長小詩的快速直球對決,同時帶有強勁地幽默尾勁,將生活的「惡」三振出局。

偽詩集

蔡仁偉 著
黑眼睛文化 出版

當然,若沿時序翻閱《衛生紙+》,我們從中期以降,更頻繁地看見有趣的名字,張詩勤、廖育正、任明信、飛鵬子、宋尚緯、沈眠、湯舒雯。說個題外話,我都是在「嗯嗯」的時候,翻閱《衛生紙+》的「微言大義」,也許是自己的身體履行詩的妙用吧,每每完事時,總是通體舒暢。或許,你也可以買一本試試看──放下智慧型手機吧。

如果要為《衛生紙+》時代感建立起始點的話,我想創刊號隔月的1106野草莓運動可能是不二選擇,那時候「時代考驗青年」,野草莓被擠得發育不全,覺青有傷。然而,《衛生紙+》的終點站,我認為不像是停刊的第三十三期,而是二○一四年第二十四期「太陽花詩集」。從那時起,創刊以降的驚喜感已慢慢降低,取而代之的是陷入同人誌化、同溫層化的高度危機。

《衛生紙+》二十四期「太陽花詩集」

回顧「太陽花詩集」的當期詩作,鯨向海〈表態〉結尾:「最可疑的是當那些一向超愛表態的人突然沉默了/那些習慣沉默的人都紛紛表態了/世界一定就怎麼了」間接說明《衛生紙+》的八年之亂,開始亂中有序。

邱懋景
一九八八年生,銅鑼客家人。台大台灣文學研究所畢業。忝入選二○一四台灣詩選,沒有出過詩集。喜歡在戲院看電影、在外野看棒球、在榕樹下聊涼、喜歡一個人大於很多人的時候。

4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4 comments

李嘉華 2018-03-06 - 13:53:07

《衛生紙詩刊+》持續八年後停刊是事實,台灣的詩歌創作者的作品之中白話的「直球」風格也是可見的事實。
但如何證明後者是前者促成的呢?

Reply
鄭 凱文 2018-03-06 - 18:33:59

你好,我是網站編輯,我再細看了一次文章,僅有提出《衛生紙詩刊+》建立起集團特性,以及提出許多詩人帶有「衛生紙」風格。
或許是在臉書專頁介紹這篇文章時,為了和衛生紙之亂比較,而加上「影響力深遠」讓你有這所誤解。

Reply
阿米 2018-03-07 - 21:51:57

在衛生紙詩刊發刊的這八年
小詩 特別是直白的小詩
搭載著媒體特性
造成風潮

很久以前不會有人認為或想得到有蔡仁偉這樣的詩人
但是現在他出兩本詩集都賣
也有人開始寫詩向這把短刃學習

另今日讀到喵求自認
在上一代覺得詩晦澀看不懂
後一輩又只讀看得懂的詩

這個斷層
剛好是衛生紙+介入
衛生紙+強調詩有用 結合街頭運動社會議題
把直白的語言風格灌入九零後詩人
是非常明顯的影響

Reply
阿米 2018-03-07 - 21:53:40

應該是八零後詩人 尤其九零以後

Reply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