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驻站作家 群岛既视|李奕樵:人们都觉得自己更贴近真相

群岛既视|李奕樵:人们都觉得自己更贴近真相

written by 李 奕樵 2019-08-22
群岛既视|李奕樵:人们都觉得自己更贴近真相

李宪宏发现自己又学到一个衰老的指标:他在自己讲出的笑话中的位置改变了。他在漫长的青年阶段中所说的笑话,多半是为了遮掩自己锋芒的自谦,剩下的,则是站在希望与时间的这一端,去嘲弄衰老的、顽固的另一端。

「我不同意。你瞧,这就是我昨夜跟战斧说的,我这一代人仍相信有些崇高价 值高乎个人性命,值得牺牲一切去争取,像是真善美,那就是普世价值,一种客观 的美学标准,放诸四海皆准,世上不是任何事情都是相对主义。」 「天啊。」 他神态坚定地伸手抓起咖啡杯,「我要回应他。」

他在笑话中的位置老了。无论学生、青年,或者他手下的优秀中坚人才,在听他说笑话的时候,只为了「李宪宏正试着对我说笑话」而笑。李宪宏是能感觉得出来这其中的差异的。对善于接受挑战,且惯于为各种事物评估价值的李宪宏来说,这不是多么难以接受的处境。

世界原属於哲学,而网路出现之后,人类已经不需要哲学了。世界原本无所不在,宛如空气,而今网路就是世界,但网路永远有答案,可 以透过萤幕,显现未知为已知,网路就像魔术师把世界凭空变出来,具体成一颗可 握在手心的橘子。

引起他注意的是,他很多年前就老了,但他跟任何一个年轻人交谈时,都有十足把握给对方惊喜。让自己跟媒体上塑造的形象有一点可爱的落差。他本来以为,都已经习惯媒体长年关注了,社群网站的时代一定也没什么不同。但在跟战斧引起的笔战之后,他感觉有什么不对劲。

他无法一一检阅所有谈论他的脸书文章,太多太快。他若不发声,那些无端生出的曲解就会指数级地自我繁衍下去。但他的解释,对脸书这样的载体来说,又太冗长了,比起耐心理解他的立场,「中立地」找出他行文中的细小缺陷来嘲笑,更轻松有趣。人们都觉得自己更贴近真相,或者足够看重脸书上的现象时,李宪宏本人在现实世界的言谈,反而才是第二手消息了。

李宪宏注视这潮水般涌入散去的年轻人们,决心当一个冲浪手。

延伸阅读

群岛》,胡晴舫,麦田出版

在这部动员「小说中的小说」设计的她/他——创意教父,网红女神,离群的愤青,隐抑自我的小说作者,在网路活得更精采的带风向者,痴等情人的女强人……——始终是独自一人,以求爱的热望为桨、自身孤寂作筏,划入网海滔天巨浪;年龄跨度将近三十岁的他们,也从来都是一群人,无分新旧人类,几乎无能脱出这片汹汹大海。包括书中「小说作者」在内,「没有人是局外人」。

三一八学运,网路霸凌,媒体衰微,同婚入法……胡晴舫敏锐地将这几年人们强烈共鸣或几近公审的时事结合进小说,大格局地思索「台湾」的角色性格演化;同时见证科技如何改变我们的世界,动摇对「真实」的认知;更是锐利指陈,我们如何轻易地弃守一己所有,甘愿随波逐流、习惯于郁郁寡欢。

世代、爱情与网路,竟然都教我们活得卑鄙,自觉渺小…….

文|李奕樵
1987 年生。台北人。曾获林荣三文学奖小说奖二奖。台北文学奖小说奖首奖。作品曾入选《一○二年小说选》、《一○六年小说选》(九歌)。著有小说集《游戏自黑暗》。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