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日用写作阅读推荐 【阅读推荐】成人或成仙的未竟之途─评东烨《东海伏妖志》

【阅读推荐】成人或成仙的未竟之途─评东烨《东海伏妖志》

written by 邱常婷 2020-12-16
【阅读推荐】成人或成仙的未竟之途─评东烨《东海伏妖志》

读东烨的《东海伏妖志》,我经常会想起那些自己闲暇无事时用手机迅速读过的超长仙侠小说,永远未完结,永远有新的冒险、新的角色走入剧情,更有无穷尽的奸巧小人或邪恶势力在等待,因此我读姬羽和徐聿的故事,初时带着几丝惊恐,一是害怕主角大开后宫,二是担忧剧情超展开,幸亏已知有上下两册,倒不需忧心完结与否。

故而在我慢慢意识到,本作实是毅然朝传统奇幻文学的方向前进,其整体结构严谨,并贴合台湾历史与地方传说,将众妖收束于作者创造的仙侠世界观,我感到惊喜且好奇。《东海伏妖志》主角徐聿是十六岁的少年,在东瀛长大,想重回中原故土,对那样的理想中国抱有一定的幻想与憧憬,如此展开的冒险,却因意外停留于台湾,原先预计始于中原的追寻之旅,也只能先于台湾开始,既是隐喻也是伏笔,既是开始也是结束,年少主角在此成长,随之与寄宿太初剑中的剑灵姬羽相遇,姬羽是周天子嫡系,栖身剑中已有两千八百年,仿佛替代了徐聿对古老中原的想像与执念,骤然发生一连串妖异事件,更让他们不得不携手除妖,收集姬羽四散的元灵石。

于是故事的目的显现,六颗元灵石所代表的六种妖怪鬼物需一一收伏,也带出在仙侠故事与妖怪传说之外,本书的主题是「成为真正的人」,姬羽生前舍身铸剑,本该继续修炼迈向登仙之途,却因两剑失去一剑,成为半仙剑灵,她要选择集全元灵石后,究竟是羽化登仙,抑或还阳成人,每当二人提起此事,却总有扞格,气氛也趋于古怪,徐聿老是轻轻取笑姬羽无法做下厨扫地等凡人琐事(其实也就是女人该做的事),更没有男人愿意忍受她的脾气,娶她为妻,因此还阳为凡人,所指的更是成为女人。相较之下姬羽烦恼的却是「成人」或「成仙」,做为剑灵的她已存在两千八百多年,时而老气横秋,时而又如孩童般任性,「成人」将回到有限的生命,「成仙」则是永生,后者乍看是本书的主题,却也是最少被提及的可能性,因「成仙」是一种美好、不可企及的想像,不可企及所以才美好,才值得梦想,或许可以说,「仙」就是一种完美的人类型态,不老不死,没有爱恨贪嗔痴,很理想,但永无法抵达,因而回过头来探问做为凡人的真正价值,那才是真正的人。

故事的阶级于是确立,「人」是最美好的形象,厄戮修炼多年,只能修得猫妖模样,无法修得人貌,也不能诉说人语;犹公大头如斗,长相不似人形,便以为丑,最后还将样貌改得如徐聿长相;其余妖怪,法力高强的总有人形,然而究竟何谓真正的人?我想便是主角徐聿,他是凡人,却也是故事中的人类原型,一个善良、具有无穷潜能的少年英雄,只是到了最后,「人」的定义又借由徐聿获得翻转,战胜了内里的「妖性」方能证明其「人性」,妖确实可能成为人,虽然这样的跨越,就像人要修仙一样,必须付出沉重的代价。

妖鬼的存在,于故事中与「人」对立、互相敌视,然而众妖怪鬼物却又总是憧憬着人的形貌,说着人的语言。「人」真的有那么好吗?做为读者看到后来,不禁为这些妖鬼们感到悲伤。

在结构上,上册以单元剧的形式带出问题并获得两主角的解决,同时发现背后可能的沉痛原因,是较为稳当的写法。下册则更为自由,同一角色可能在前几章即出现,却与主角牵连极深,直到几章之后才揭开真面目,元灵石做为重要物件,也不再一一收伏,而随剧情起伏取回或失去,读来更加精采。作为读者感到比较可惜的,大概是整体气氛毫无悬念,大多平铺直述降妖,即便曾有微微惊悚恐怖,也是点到即止,以及或许是由于出场角色众多,有些神怪出场是出场了,戏份却稍少,譬如下册的椅子姑,仅仅是为了问话让其出现,展示用意明显。不过作者擅长借由对话塑造出活泼生动的角色,使得无论人或剑灵、妖怪或鬼,都具有鲜活的生命力,姬羽和徐聿的打情骂俏,也经常令人忍俊不禁。

是的,姬羽和徐聿,他们让我想起一些日本漫画里可爱傲娇、具有一点暴力倾向的女主角(再加上千年萝的设定),以及优柔寡断、善良到让人怀疑是中央空调的男主角,可到了最后,当徐聿做了那个傻呼呼的,与温顺的姬羽共赴神州的梦,你方意识到这确实只是一个梦,姬羽不可能温顺,徐聿也不可能前往想像里的中原,梦醒之后,回首前文,原来他们早已共同谱写了属于此地的传说,梦虽美好,却非真实,而姬羽和徐聿,也在这一刻拥有属于他们独特的角色姿态。

《东海伏妖志》像是一幅拼贴画,有中国古典文学的风采,以及日本漫画般的画面感,兼及武侠修仙类型,结尾更颇有香港动画片《小倩》的情调,诚实的说,我对故事的结局不太满意,大概是因为做为一名女性,我想像著姬羽能够更强大、更自由,更不拘于爱情,在「成人」或「成仙」的可能性里,能与徐聿携手走向更远的路。但另一方面,做为国中时曾在书桌下偷翻爱情小说的不用功学生,我对于能够再读到穹风以东烨为名撰写的故事,感到满足,年轻时读的小说,同学间彼此传阅,渐渐就翻烂了,不知道后来去了哪里,那时我曾想,不知道这些作者还会不会继续写下去,倘若会,写出的是什么样的故事呢?多年之后读《东海伏妖志》,固然有种怀旧情感,但更重要的是无意间取得当时疑问的答案,并通过十六、七岁的徐聿,意识到我已成长,年少偶遇的作者亦然。

《东海伏妖志》, 东烨/著, 氢酸钾/绘,联经出版

玄灵宗掌门方尊徐福,奉秦始皇之命,出海巡访海外仙山,途中遭逢海妖六首鲛鱼,遂以本宗法器「玄灵双剑」将其击杀。抵达东瀛(日本)之后,徐福落地生根,定居下来。几个世代过去,玄灵宗掌门方尊徐佾,将宗门信物「太初剑」(玄灵双剑之一,另一剑已毁于当年徐福杀妖时)传予其子徐聿。徐聿有意自日本渡海,回到中原寻根,不料中途遭逢台风海难,漂流至台湾宜兰(头城)。

徐聿在头城遇到肆虐的猫妖厄戮,并发现太初剑中,藏有玄灵宗前辈姬羽所化身的剑灵。姬羽协助徐聿,收服厄戮,取得黄色元灵石,同时发现只要蒐集六颗元灵石,就能凑齐灵魄,进而成仙或还阳。而当年徐福诛杀六首鲛鱼,海妖之灵化身为六妖,厄戮正是其中之一。徐聿因此立志,要收服此六妖以绝后患。为了收妖,徐聿与姬羽走遍鸡笼、玉山、澎湖、台北……等地,经历鬼市、冥海、地穴……等场域,面对蛇首妖、五色凤凰、巨蟹精、魔尾蛇、人鱼、海翁……等大小精怪,不但与福建巡抚丁日昌结识,也揭开鸡笼船商郝家的百年恩怨。

徐聿该如何收伏六妖?姬羽能否完整蒐齐元灵石?蓬莱岛屿的妖物肆虐,会给人们带来多大影响?东烨结合历史地志,为过往谱写新面貌,掀开海岛四处人妖共存的奇幻之境。

文|邱常婷
东华大学华文所创作组硕士毕业,目前为台东大学儿童文学研究所博士生。作品列表:《怪物之乡》、《天鹅死去的日子》、《梦之国度碧西儿》、《魔神仔乐园》和《新神》。

0 comment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