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藝文行事 牡丹社事件首次以舞蹈劇場形式呈現 蒂摩爾古薪舞集重返八瑤灣

牡丹社事件首次以舞蹈劇場形式呈現 蒂摩爾古薪舞集重返八瑤灣

written by 翁禎霞 2021-05-14
牡丹社事件首次以舞蹈劇場形式呈現 蒂摩爾古薪舞集重返八瑤灣

屢獲國際好評的蒂摩爾古薪舞集,6 月 19 日將在屏東藝術館首演今年的創作《bulabulay mun ?》, 這是「牡丹社事件」發生 150 年後,第一次以舞蹈劇場形式呈現,蒂摩爾古薪舞集歷經一年多的籌備,把八瑤灣的風聲、浪聲搬上了舞台,透過舞者的身體語彙,外界得以重新聆聽歷史的聲音。

1871 年,琉球船隊遇到颱風在恆春半島的八瑤灣上岸,惟因文化及語言的隔閡造成誤會,最後演成 1874 年日本出兵攻打南部原住民部落,成為台灣在近代史上第一場涉外戰爭,史稱「牡丹社事件」。

今年是八瑤灣事件 150 年,屏東縣政府文化處希望在舞台上呈現這一段歷史,去年委由蒂摩爾古薪舞集創作,如何把這段複雜的歷史搬上舞台,並以現代舞的身體語言呈現,成了舞團的一大挑戰。

「歷史已經發生了,要說重新詮釋,壓力真的太大」,蒂摩爾古薪舞集藝術總監路之.瑪迪霖坦承,舞團並不想重新評價歷史,也不希望涉及政治,她在初接此案時,壓力非常大,她曾詢問一位當地族人的意見,對方隨即回應:「你們憑什麼」,雖然很直接,但這也讓她不斷反思:「舞團究竟要憑什麼來演」?

於是她帶著全團的人一起下鄉田調,走過一遍古戰場,走過一遍八瑤灣,重新感受海灣上的風聲及濤聲,最後決定從學習牡丹鄉的古謠及特有的舞步開始,重新去領略百年前排灣族人的心境,也是在田調的過程中,舞團更加確定「一切都必須從了解開始」。

bulabulay mun

近年在國際嶄露頭角的蒂摩爾古薪舞集(Tjimur Dance Theatre)是臺灣第一支以排灣族當代為主體的全職舞團,創團 15 年來,每年舉辦駐館計畫、部落巡演、校園巡演及劇場演出,迄今在國內正式演出 119 場、海外演出 126 場、推廣演出 300 場。

雖然全職現代舞團在偏鄉經營並不容易,但是舞團始終認為以排灣族地磨兒部落(屏東三地門)為根據地,才能真正找到文化的根,他們以古謠的律動舞出當代,找到專屬排灣的身體符號,成為蒂摩爾獨有的特色。

路之說,雖然舞團並非來自牡丹,但同屬排灣族,在重回八瑤灣感受海風的威力後,她終於知道南排灣族人的豪邁性情就是這樣的風粹練而成。

這麼複雜的歷史事件,到底該從哪裡開始?在編舞最初,舞蹈總監巴魯.瑪迪霖與團員經過多次討論,發現即使是現代人的生活中都有被誤會的困境,甚至從打招呼開始就可能被誤解,於是他在舞蹈中融入許多打招呼的手勢,包括揮手、握手等都成為作品中的主要符號,其中「bulabulay mun」就是南排灣族打招呼的用語,另有日語、英語等問候語,意在呈現不同的族群,一切的交流都是從一聲問候開始。

巴魯說,他其實不是想重新詮釋歷史,只是以舞者的身體語言重啟一個路徑,讓觀眾重新思索:「我們有多久沒有被真誠問候了」?還有我們看待歷史的方式,未必一定要評論誰對誰錯,那不是百年後的我們可以置喙的!

為了彰顯牡丹的特色,舞團在作品呈現兩首牡丹鄉的古謠「e ne lja」及「saceqalj」,六位表演者不但得學會吟唱,還得學會牡丹鄉新保將(部落名稱)特有的舞步,從身體的律動中感受牡丹族人的氣息,尤其當海濤聲在舞台上洶湧展現時,時光就彷彿回到了 150 年前的八瑤灣。

在蒂摩爾古薪舞集編舞多年的巴魯,腦海裡其實一直有現代與傳統兩條軸線,即使面對牡丹社事件,他也沒有忘記蒂摩爾是個現代舞團,就算演的是歷史事件,也希望能對照現代人的心。

他說,每個人在面對不了解的外力時,都可能會有個誤解的傷口在心裡翻騰,因此舞者在面對外力與隔閡之後,在一波又一波的打擊之後,需要一段在舞台上盡情高唱古謠的渲洩,那一刻舞者是當年的排灣族人,同時也是自己。

巴魯以「問候」、「隔閡」、「高歌」、「回顧」等四段舞蹈,串連整部作品,舞者以牡丹傳統服飾紅色與黃色貫穿全場,在八瑤灣的浪濤聲中,在舞者高亢的古謠聲中,觀眾的情緒被帶到了高點,至於歷史的傷口是否已被撫平?巴魯認為,一切都沒有答案。

特別的是,蒂摩爾古薪舞集向來以古謠的律動帶出現代,舞團要求舞者除了會跳,還必須個個會唱,當舞者舞得汗水淋漓之際,還能高唱百轉千迴的古謠,舞者以歌入舞,以舞帶歌的功力,是另一個令人讚嘆之處。

雖然正逢疫情期間,蒂摩爾古薪無集尚無法把作品帶到國外,不過屏東縣政府及舞團都朝此方向全力準備,期待有一天取材牡丹社事件的《bulabulay mun?》也能在國際舞台演出。

歷經百年 八瑤灣的風依然呼嘯

牡丹鄉位於恆春半島,是屏東縣最偏遠的原住民部落,八瑤灣面對的是寬廣的太平洋,150 年以來,這裡的陣陣海風不曾歇停,層層波濤始終湧動,蒂摩爾古薪舞集的團員們為了充實新作,曾在清晨四時許就一起來到八瑤灣,捕捉特有的天空「牡丹藍」。

路之老師說,只有來到現場,才知道海灣的風有多大,正面迎擊的風有多直,在天空將亮未亮的微藍裡,歷史的樣貌似乎就更清晰了。

150 年前,琉球漂民在此上岸,150 年之後,當蒂摩爾古薪舞集的團員們學習牡丹的古謠,重回部落唱給當地的耆老聽時,老人家當場落淚,此時舞團這才更確定歷史不一定要重新搬演,以歌以舞的力量,一樣震撼人心。

蒂摩爾古薪舞集的新作《bulabulay mun?》將於 6 月 19 日晚上 7 時 30 分、20 日下午 2 時 30 分,在屏東藝術館演出,購票請洽 OPENTIX 兩廳院文化生活,舞團特別保留了部分門票,將邀請牡丹鄉的族人到現場觀賞,一起向當年的族人問候一聲:bulabulay mun(南排灣族語,你好之意)!

文|翁禎霞
圖片提供|蒂摩爾古薪舞集

0 comment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