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喜歡讀書聯文選書 【聯文選書】那麼多的可能性都在書寫裡─《鬥陣寫作俱樂部》

【聯文選書】那麼多的可能性都在書寫裡─《鬥陣寫作俱樂部》

written by 蕭鈞毅 2021-08-30
【聯文選書】那麼多的可能性都在書寫裡─《鬥陣寫作俱樂部》

真的是好看的指南書。帕拉尼克在這本書裡可謂誠意滿滿,將他書寫上的心得不藏私地揭露──以略有傷感的方式揭露──原來書寫從來就不是某種自覺或靈光乍現的幻想。他將寫作去神秘化。

寫作雖稱不上苦行,最起碼也是恆常和自己所不快的事物鬥爭。當寫不出來的時刻,才是最應該將感知放廣的時刻,帕拉尼克提了他從勤作筆記到完成小說的過程,但最吸引我的卻非這個技術上的細節,而是他很清楚關於寫作有個時常被神秘化的特徵:靈感。靈感從非自然乍現,而是長期性的累積,只有長期性的積累,在書寫(與書寫前)的過程中,才能藉由「這樣一個場景接一個場景的實驗手法將能保住你的理智」。

保住理智。說得真好。穿插在整本書裡的寫作引導算得上是手把手的步驟教學,初學者用得上,老手讀了也有心得,熟手相信更能從中會心一笑。因這本書看起來是寫作教學,實際上是帕拉尼克對小說這項人造物的觀點展示──當然,還包含作家/小說家此一身分的體悟。對小說的解讀是一回事,但如何從一個社會中有其含意的詞彙的角度認識「小說」這一件事,又是一回事。帕拉尼克對此的看法有他獨有的悲觀,讀者會讀到他的行文有些聊賴,積極面不多,常常講些簽書過程發生的破事(還真是精采),以及小說這玩意到底有多虛偽到我們竟然「被迫」信以為真,並為之感動不已──話雖如此,但將小說的神秘外皮割下之後,小說坦露出的辛勞與智性才向所有觀眾揭曉,它們正是讓讀者沉浸其中不可自拔的功臣。帕拉尼克習慣從糟糕的屁事或突發荒謬的句子裡尋找與世界的關聯,再將之串成一篇小說,他擅從慘事裡看見哀愁,再以獨有的幽默感使人心酸地發笑。

帕拉尼克的觀點:「對我而言,寫小說這件事就是『辨識出許許多多生命的共通形式』。」讀了本書,不要再輕易相信文學就是美、靈感只能等、寫作不能教等等胡言。確實,風格與靈光各有各異,但書寫的技術共性卻是從閱讀開始,就一直存在的共同語言;而「生命的共通形式」是文學古今一致的智性特徵,只有在過程時常保持理智,你的小說才能說出一些更深層的,有時連你都沒想過的語言。

⊕書籍資訊:

《鬥陣寫作俱樂部》恰克.帕拉尼克/著,黃鴻硯/譯,麥田出版

本書是帕拉尼克給新手作家的教戰手冊。從影響他至深的「寫作工作坊」談起,強調社群對一個作家的重要性,包括對觀眾大聲朗讀作品的好處,以及彼此間透過討論、反覆實驗而激盪出的暢銷小說寫作原則。除了經典分析、技術指導,也分享宣傳、撰寫廣告文案等當代作家的生活面貌。在此要分享一條最重要、也最容易被忽視的真理:所有的寫作者都是孤獨愛好者,但寫作這件事情,是一場貨真價實的團體戰!

⊕延伸閱讀:

《詩小說》,舞鶴/著,臺南縣立文化中心

說了理智,不如試試看起來奔放幾無理智的小說。《詩小說》是舞鶴的嘗試,個人認為,是他從「陳國城」進化為「舞鶴」之間的作品。舞鶴其後的小說母題在《詩小說》裡能窺見一二,而他放肆的文體形構起的癲狂,實際上是我認為經過理智作用後的產物,茲舉一例:《詩小說》裡的語句如果讀起來有斷裂或不成文的感受,那不是讀者的問題,而是屬於舞鶴的畸形。畸形是必要的,而該怎麼造成畸形,依靠的是作家本身的推敲。

新書資訊員|蕭鈞毅 
 一九八八年生,清大台文所博士生。曾獲台北文學獎小說首獎、林榮三文學獎小說首獎等文學獎若干。作品入選九歌出版《一○四小說選》,曾任電子書評刊物《秘密讀者》編輯同仁之一。

0 comment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