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喜欢读书联文选书 【联文选书】那么多的可能性都在书写里─《斗阵写作俱乐部》

【联文选书】那么多的可能性都在书写里─《斗阵写作俱乐部》

written by 萧钧毅 2021-08-30
【联文选书】那么多的可能性都在书写里─《斗阵写作俱乐部》

真的是好看的指南书。帕拉尼克在这本书里可谓诚意满满,将他书写上的心得不藏私地揭露──以略有伤感的方式揭露──原来书写从来就不是某种自觉或灵光乍现的幻想。他将写作去神秘化。

写作虽称不上苦行,最起码也是恒常和自己所不快的事物斗争。当写不出来的时刻,才是最应该将感知放广的时刻,帕拉尼克提了他从勤作笔记到完成小说的过程,但最吸引我的却非这个技术上的细节,而是他很清楚关于写作有个时常被神秘化的特征:灵感。灵感从非自然乍现,而是长期性的累积,只有长期性的积累,在书写(与书写前)的过程中,才能借由「这样一个场景接一个场景的实验手法将能保住你的理智」。

保住理智。说得真好。穿插在整本书里的写作引导算得上是手把手的步骤教学,初学者用得上,老手读了也有心得,熟手相信更能从中会心一笑。因这本书看起来是写作教学,实际上是帕拉尼克对小说这项人造物的观点展示──当然,还包含作家/小说家此一身分的体悟。对小说的解读是一回事,但如何从一个社会中有其含意的词汇的角度认识「小说」这一件事,又是一回事。帕拉尼克对此的看法有他独有的悲观,读者会读到他的行文有些聊赖,积极面不多,常常讲些签书过程发生的破事(还真是精采),以及小说这玩意到底有多虚伪到我们竟然「被迫」信以为真,并为之感动不已──话虽如此,但将小说的神秘外皮割下之后,小说坦露出的辛劳与智性才向所有观众揭晓,它们正是让读者沉浸其中不可自拔的功臣。帕拉尼克习惯从糟糕的屁事或突发荒谬的句子里寻找与世界的关联,再将之串成一篇小说,他擅从惨事里看见哀愁,再以独有的幽默感使人心酸地发笑。

帕拉尼克的观点:「对我而言,写小说这件事就是『辨识出许许多多生命的共通形式』。」读了本书,不要再轻易相信文学就是美、灵感只能等、写作不能教等等胡言。确实,风格与灵光各有各异,但书写的技术共性却是从阅读开始,就一直存在的共同语言;而「生命的共通形式」是文学古今一致的智性特征,只有在过程时常保持理智,你的小说才能说出一些更深层的,有时连你都没想过的语言。

⊕书籍资讯:

《斗阵写作俱乐部》恰克.帕拉尼克/著,黄鸿砚/译,麦田出版

本书是帕拉尼克给新手作家的教战手册。从影响他至深的「写作工作坊」谈起,强调社群对一个作家的重要性,包括对观众大声朗读作品的好处,以及彼此间透过讨论、反复实验而激荡出的畅销小说写作原则。除了经典分析、技术指导,也分享宣传、撰写广告文案等当代作家的生活面貌。在此要分享一条最重要、也最容易被忽视的真理:所有的写作者都是孤独爱好者,但写作这件事情,是一场货真价实的团体战!

⊕延伸阅读:

《诗小说》,舞鹤/著,台南县立文化中心

说了理智,不如试试看起来奔放几无理智的小说。《诗小说》是舞鹤的尝试,个人认为,是他从「陈国城」进化为「舞鹤」之间的作品。舞鹤其后的小说母题在《诗小说》里能窥见一二,而他放肆的文体形构起的癫狂,实际上是我认为经过理智作用后的产物,兹举一例:《诗小说》里的语句如果读起来有断裂或不成文的感受,那不是读者的问题,而是属于舞鹤的畸形。畸形是必要的,而该怎么造成畸形,依靠的是作家本身的推敲。

新书资讯员|萧钧毅 
 一九八八年生,清大台文所博士生。曾获台北文学奖小说首奖、林荣三文学奖小说首奖等文学奖若干。作品入选九歌出版《一○四小说选》,曾任电子书评刊物《秘密读者》编辑同仁之一。

0 comment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