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日用寫作閱讀推薦 【閱讀推薦】當浦島太郎遇上「密室殺蝦事件」的設定系推理──讀《從前從前,某個地方有具屍體……》

【閱讀推薦】當浦島太郎遇上「密室殺蝦事件」的設定系推理──讀《從前從前,某個地方有具屍體……》

written by 喬齊安 2021-10-28
【閱讀推薦】當浦島太郎遇上「密室殺蝦事件」的設定系推理──讀《從前從前,某個地方有具屍體……》

  「如果把民間故事解釋成發生在內心深層之處的真實故事,就會發現民間故事中描述的『殘忍』,就如同家常便飯般發生。」──河合隼雄(日本知名心理學家)

我們的童年,通常伴隨著那句「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開頭度過。

人類是需要故事的生物。這些故事可能是童話,是寓言,或者民間口耳相傳的傳說。每個國家在不同歷史的演變中發展出各具文化特色的童話,卻也不時出現相近的神奇劇情,成為民俗學的考古研究重點。例如中國的牛郎織女、日本的羽衣傳說、西洋的天鵝少女……本質都是差不多的設定,更隱喻了「跨越民族與階級劃分強求的婚姻不會有好下場」這樣的涵義。

這些兼具閱讀樂趣與教育意義的經典童話,由於影響力深遠,本身具備龐大的群眾基礎,也因此成為近代文創娛樂產業不斷被轉製、重生的一環。若從犯罪、推理小說的領域來看,可以概略分為兩種改編的方式。

第一種是最困難也最正宗的:直接使用原典人物當主配角群,完善運用相關設定,以重新編排或穿插自創的劇情,把你我所熟悉的童話發展改頭換面成嶄新的樣貌。之所以困難,在於能夠被流傳下來的童話本身已然元素完備,寓意也已深入人心,改編上稍有差錯就會淪為失敗仿作。青柳碧人這一部與日本民間故事結合的《從前從前,某個地方有具屍體……》(2019)便是這個類型最成功的案例。香港作家陳浩基2020年推出的合輯《魔笛:童話推理事件簿》(2020)也是這樣的路線。

第二種方式是當原典重塑空間有限時,許多作家會擴充延伸,用「續集」的概念創造出驚奇的新章。如北山猛邦《人魚公主殺人事件》(2013)接續在人魚公主被拋棄化為泡沫的故事線,「但是」王子卻被魔女匕首殺害,而背上兇手汙名,於是親姊選擇化為人類上岸調查;同年發表的小林泰三《謀殺愛麗絲》也接在《愛麗絲鏡中奇遇》(1871)原作的時間軸後,更設計了一個與仙境世界互為表裡的日本校園世界,透過角色人格的穿越埋藏了巧妙的詭計。

另外還有一種創作並非改編,而是純粹引用童話人物的形象或寓意,來比喻作者意圖反映或諷刺的人性與社會現象。如湊佳苗《白雪公主殺人事件》(2012)或台灣作家舒果汁的《仙杜瑞拉殺人事件》(2017),白雪公主與巫婆的毒蘋果、灰姑娘與玻璃鞋,各自被賦予了顛覆文本的核心意義。這些廣義上的二次創作,讓犯罪推理小說呈現出多采多姿、富含魅力的暗黑童話世界。

在迪士尼多年來的強大IP傳播傘下,童話推理世界確實幾乎都是最膾炙人口的幾個西洋故事。也因此以桃太郎、浦島太郎等日本童話來改寫的《從前從前,某個地方有具屍體……》是如此獨特,連獲本屋大賞與推理四大榜入圍、銷售數字上也成績亮眼。促使青柳碧人在2020年再接再厲推出改編自世界童話的《小紅帽在旅途中遇到屍體》。本格推理通常與商業價值未必能夠劃上等號,賣得好的書也不見得能取得業界的好評。在出道代表作數學推理「濱村渚的計算筆記」系列的10年後,青柳碧人為自己在日本推理界內奠定了足以永久被紀念的江湖地位。

這一切得來不易,青柳碧人在接受「小說丸」的訪談上說,他是以青春小說風格的作品出道,但想到年紀增長後,自己就不會再記得年輕時代的這些心理悸動,如果想要長時間地擔任職業作家,就必須找到自己能夠一輩子寫下去的路線:「那就是推理解謎了!」

僅僅在出道的第二年,他在寫密室小說時想到了一個獨一無二的詭計,他預計要以此寫出〈龍宮城密室〉這篇作品,「這是只有在龍宮城傳說才能夠實現的密室技巧,沒有人讀過的概念!」但卻直到整整七年後才終於完成這個故事。

努力沒有白費,精巧的結構與驚人的逆轉,2017年本作刊登在雙葉社《小說推理》月刊上一炮而紅後,廣泛的迴響讓出版社希望能夠持續發展這個「日本民間故事」結合「本格推理」的「高概念」,讓它成為一本單行本所出版。經過一年半的連載,《從前從前,某個地方有具屍體……》得以誕生。

單行本內共收錄五個短篇故事,雖然都可以獨立閱讀,但依照順序,在最後一篇故事會得到意外的彩蛋。推理迷們光是打開目錄就會會心一笑:〈一寸法師的不在場證明〉、〈花開的死前留言〉、〈白鶴的倒敘〉、〈龍宮城密室〉與〈遠海的鬼島〉──推理評論家吉野仁在「好書好日」書評指出,本作厲害之處在於每一篇故事都不僅僅是重複「尋找兇手」的千篇一律,而是蒐羅了本格推理各種謎題類型的可能性:如刻意先揭露真兇身分的倒敘推理、「無人生還」的孤島謀殺,儼然提升到詭計大全的層級。

青柳碧人在文筆上下功夫,使用接近於民間故事的敘事口吻寫作,搭配滑稽風格的繪本,對日本讀者來說可以再一次認識這些再熟悉不過的傳說,因而具有強烈的吸引力與易讀性。

而使用民間故事劇情重塑的惡趣味更令人莞爾叫絕。在龍宮城作客的浦島太郎遭遇「密室殺蝦事件」,擬人化的伊勢龍蝦脖子被昆布纏著勒死,在載他到來的烏龜美少女「我們海洋生物不夠聰明,只能仰賴人類的智慧了!」懇求下只好擔綱起名偵探,小說裡還正經八百地附上龍宮城的平面圖供讀者參考。

天生身高只有3公分的一寸法師看似手無縛雞之力,要保護公主卻被鬼一口吞下肚,把握機會在鬼的肚子裡大肆作亂,趕跑鬼後得到可以變大變小的萬寶槌,就此取得正常男性的身高並迎娶公主過著幸福的日子……然而,具有繼承主公財產資格的私生子被殺害了。現場看似密室卻留下剛好一寸的進出空間,最有動機的唯一嫌犯一寸法師於被害者死亡時恰好在鬼的肚子裡搞破壞,這是最完美的不在場證明嗎?來查案的天皇使者提出了「或許是從鬼屁股的洞鑽出去殺人啊!」煞有其事的「笨蛋推理」……

上述的黑色幽默風格是《從前從前,某個地方有具屍體……》得以廣受大眾接受的原因,但更進一步剖析,本作能夠在日本推理業界斬獲全面的好口碑,關鍵是「奇想推理」的鑄成:原典傳說裡那些獨特的場景、道具:〈白鶴報恩〉裡禁止偷看的房間、〈一寸法師〉裡的萬寶槌、〈桃太郎〉裡的鬼島眾鬼,都被賦予新的創意,成為破案解謎的重大線索。

如同推理作家今村昌弘在本作解說中的說明,2019年「設定系推理」一詞在業界極為盛行,顧名思義,是在作品裡加入並不存在於現實中的特殊設定,並架構起獨特世界觀的推理小說。它的優點是能夠打破常識限制,構築更新奇的詭計邏輯,但缺點是在講究讀者公平性上,必須非常清楚地說明遊戲規則。只要設定過於複雜令讀者沒辦法完全理解就會失敗,「如何不妨礙可讀性將設定融入故事裡是很令作家頭疼的。」前文提及的北山猛邦、小林泰三與今村本人都是箇中高手。

然而《從前從前,某個地方有具屍體……》卻善用了家喻戶曉的民間傳說,輕鬆地跨越了這個障礙。明明魔法道具在推理小說中理應成為阻礙,但〈開花爺爺〉灑出來的灰、〈白鶴報恩〉裡織成的布、〈一寸法師〉的萬寶槌,所有讀者都會有基礎的共識與理解,把它們設計為謎題的要素,便完全逆轉了「設定系推理」的先天劣勢。今村昌弘認為這樣的創意誰先想到就會成為贏家,有如此高完成度的名作出現,其他人想再挑戰這個題材的難度極高,給予青柳碧人「脫帽致敬」的讚譽。

最後不能不提的,是本作徹底顛覆原作結局、毀壞讀者童年的腹黑表現。青柳碧人說,有許多讀者回饋,很意外原典裡的平凡角色竟然變得如此黑心陰險──但他自己認為,民間故事裡的角色本來就不會都是好人,如〈開花爺爺〉裡的壞爺爺太作。

青柳碧人嘗試更深入地挖掘所有人物的性格縱深、強化每個人/生物的內心陰暗面,讓他們不再是隱惡揚善的童話形象,而是更富人味與愛恨情仇的眾生百態。筆者也推薦讀者們可以特別注意〈龍宮城密室〉、〈遠海的鬼島〉裡在趣緻對白暗藏心計的精妙伏筆。《從前從前,某個地方有具屍體……》在俏皮封面下塞滿了一系列暗黑童話特有的惡意與毒素,卻又在大翻轉的結尾痛快制裁不可原諒的惡人,本作是成年人與孩童都能享受其中的童話推理上佳之選。

《從前從前,某個地方有具屍體……》
青柳碧人/著, 緋華璃/譯,新經典文化

「從前從前,某個村子裡有一個……」這是最讓許多人耳熟能詳的民間傳說的開頭。假設這些家喻戶曉的民間傳說裡發生了殺人事件,又會變化出什麼樣精采絕倫的故事呢?以鬼為視角的桃太郎、浦島太郎化身偵探、一寸法師的不在場證明、花開爺爺留下了死亡訊息、大家都沒看過的黑暗版白鶴報恩……本書作者青柳碧人花了七年構思,將五個最經典的故事巧妙改編,融入本格推理手法,以「顛覆民間傳說勸人為善」為切入點,寫法大膽,謎團有趣,反而以更貼近人性的布局而發人深省。成就出讓日本名家如恩田陸、今村昌弘與蘆澤央等作家都讚嘆不已的高明推理作品。

文|喬齊安
台灣犯罪作家聯會成員,百萬書評部落客,日韓劇、電影與足球專欄作家。本業為製作超過百本本土推理、奇幻、愛情等類型小說的出版業編輯,並成功售出相關電影、電視劇、遊戲之IP版權。興趣是文化內涵、社會議題的深度觀察。

0 comment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