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日用寫作 文姬歸漢 ◎2021後山文學年度新人獎 優選 —天吳《信史》

文姬歸漢 ◎2021後山文學年度新人獎 優選 —天吳《信史》

written by 編輯部 2021-11-05
文姬歸漢 ◎2021後山文學年度新人獎 優選 —天吳《信史》

作為名字被記下的人,為那些被遺忘的名字執筆

多風多積雪的地方
漢家的使者,衣冠楚楚地打哆嗦
異鄉人如我,胡服十二載,雙手環胸
飛雪,已隔絕於穹廬,眼簾之外
而漢家的旌節高揚
單薄的使者和厚禮,哆嗦
不通言語的孩子在大地上歌唱
是多風多雪的胡笳

迎我回去,漢家
旌旗曹丞相,異乎人俗少義理的
衣冠楚楚的他們
用千金和南匈奴的笑容
換我孤身歸去
兒前抱我頸問
我問我欲何之?
「也好慰蔡中郎地下之靈」
胡地的長風吹動漢家旌旗曹丞相如是說
恩人的善意燃起時
孩子正從帳外奔來
鑽進懷裡,不住哆嗦
我們下巴抵著額頭
在多風多積雪的地方
烤手
漢家旌旗尚在玉門關內聳立,哆嗦

(今夜的積雪特別厚
穹廬頂上星墜的悶響濃得似他
股下的厚繭,似他胸膛熟悉的氣味
比孩子粗獷的臉孔。他單手披衣
兀自坐起,一手搭在股上,說單于
說單于啊已讓漢家旌旗
在一箭之外,無風雪處
聳立。有溫度的白煙消逝在黑暗之中
他臉孔朝東,伸手覆上絨毯
幾記悶響,淚滴如豆
和孩子神似的鼻樑沒朝向我
漢家風涼,莫要哆嗦
他說
漢家歸去,切莫思我
他說)我不能說
漢家的旌旗下回首
穹廬在積雪中如豆

玉門關內風和雪婆娑
比胡地溫柔
這天大的喜事丞相的大功
三分之一的漢家旌動
且讓我自個兒下筆
記誦滿架
薰陶我的國風
風雨,柏舟,雪落
悶響
生還的屈辱
呵,何況是妻胡
我漢家怎容

吹響沉默的風
新人拖著跣足的腳鐐
坐於床邊
簟枕的荒漠上
玉門關,旌旗矗
眼簾的積雪落到了這般多風的地方
孩子用胡笳的鼻樑共鳴
歸來……
我不能說
那多風多雪的語言

文|天吳
臺大中文系畢業。本名是一位三國人物, 歡迎猜謎。曾獲新北文學獎、後山文學獎等,著有詩集《信史》。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