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喜歡讀書聯文選書 【聯文選書】敘事的反面,陰暗的剪影─孫維民《床邊故事》

【聯文選書】敘事的反面,陰暗的剪影─孫維民《床邊故事》

written by 李修慧 2022-09-30
【聯文選書】敘事的反面,陰暗的剪影─孫維民《床邊故事》

「『我寫了一本故事書!』這個想法讓我快樂」,詩人孫維民在新書《床邊故事》的後記中說,自小的靜態娛樂大多是故事書,因此,寫故事是他多年來的心願。雖然詩集的初衷來自童年記憶,但孫維民講的不是童書常見的「起承轉合」,而是探究在傳統套路的賺人熱淚、義憤填膺之後,有哪些細節,被遺留在典型敘事的陰影裡,值得長大的我們重新思考。

詩集中改寫的故事,遍及古今中外。其中,不少詩作利用詼諧的技法,突顯套路的荒謬。比如〈超級英雄〉這首詩,以「A 面」和「B 面」分節,A 面敘述英雄的無邊超能力,詩末卻將「英雄制裁壞人」的壯闊敘事比擬為「拖鞋追打蟑螂」,似乎有意諷刺典型超人故事的「善惡二分」與「個人英雄主義」。

而詩的 B 面講述「壞人」的特質,但作者口中的壞人,有的熱愛健身、有的開名牌車、有的愛發美食廢文、「有的必定論及選舉/以及人脈、投資、婚姻」——讀到這裡,我們不禁失笑,所謂壞人,不就是我們天天遇到的平凡人嗎?在乎表面,勝於內涵,如此平庸,卻又如此自滿。於是詩的最末,作者打破第四面牆,以「懶得寫」作為對他們的懲罰:

唉,寫到這裡
遂有些意興闌珊了
好吧,我就再寫一節
(不是我愛寫,而是你似乎
以為自己相當超越
不像別的壞人那般怪異)
啊,這一節已經結束。

這類的諷刺之作還有〈愛情故事〉,就像常見的苦戀電影一樣,即使整個家族極力反對,主角也不惜一切要去愛,唯一的差別在於,主角是隻愛上魚的鳥,這個有趣的設定,讓「海鳥跟魚相愛」的比喻,從唯美變得詼諧。

除了嘲諷,孫維民也擅長捕捉 Happy ending 之外,不見容於傳統敘事的真實細節。例如〈童話〉,描寫一名家庭主婦,像童話的主角「從未有過惡念」,卻無法善有善報,敘事者如此作結:

始終單純、堅貞
她是童話裡的好女人。
這是卡夫卡的書

類似的故事還有改寫中國古典神話的〈羿〉,描述英雄成王後,對人生的徬徨。這類難以向孩子述說的童話與神話,也許有些殘忍,但卻是人生真實的剪影。

不過,改寫傳統敘事並非簡單的工作。因此,詩集中還是有些文句稍微可惜,例如〈羿〉的敘事核心非常重動人,但是孩童角色的腔調過於成熟,部分古代神獸的名字也與當代語言相隔太遠,無法跟詩中簡易流暢的文句相合,造成閱讀阻隔。不過,擁有一雙看穿套路的眼睛,是詩人永恆的才華。相信經過這本詩集的初探,作者很快就能編織出更臻完美的敘事。身為讀者,也想感謝他的兒時心願,讓已經長大的我們,得以窺看套路背面、真實生命的細節。

《床邊故事》孫維民/著・  聯合文學 (2022.7)

《床邊故事》收錄故事詩十三首,有古代后羿的神話,有當今池邊垂釣的夏日,也有未來的棒球比賽;另外,描繪〈某歌手〉的經歷和技藝,以此討論生活和藝術的關聯,以及藝術撫慰人心的大用;〈我的未來看護〉則想像若干年後AI擔任床邊看護,究竟與人類的照護者有何不同?對於人類,又有何批評諫言?〈除草工人雜感〉兩首對照,觀察人們意識心念的流動變化,顯現不同的生命態度;〈超級英雄〉向來是凡人期盼的偶像,不同時空以不同形象出現,此一期盼又說明哪些人性特質?

文|李修慧
臺大中文系畢業,目前就讀東華大學華文所。寫詩、散文、報導、書評,「每天為你讀一首詩」成員、「關鍵評論網」文學專欄作者。曾獲鍾肇政小說獎,後山、新北文學獎新詩獎。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