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平常相遇焦點人物 【焦點人物】飛蛾的撲火是編好的:訪李貞葳談《崩—無盡之下》

【焦點人物】飛蛾的撲火是編好的:訪李貞葳談《崩—無盡之下》

written by 林巧棠 2022-11-15
【焦點人物】飛蛾的撲火是編好的:訪李貞葳談《崩—無盡之下》

舞蹈家李貞葳與法庫亞・佐坦共組舞團《Lee\Vakulya》,兩人的最新作品《崩—無盡之下》旨在探討現代人的身心耗弱議題。

意識到的時候,那已經發生了

作品名稱頗有末日之感,演出節目單上劇照的風格冷硬,問李貞葳為何選擇這個主題創作?她說發想時,一同編舞的夥伴佐坦率先提起「身心耗弱(burn out)的概念。他自承有過這種症狀,但當時卻不知道自己處在這個狀態。李貞葳描述:「他只是覺得自己好像很累,燒到一個狀態之後⋯⋯對感知、對熱情⋯⋯消失殆盡。那種感覺是很漫長的,常常會對未來感到沒有希望。」

談論自己的身心狀態總是困難的,但李貞葳只是稍停一會,依舊侃侃而談。她說經歷一番探索之後,她發覺自己也曾經歷過身心耗弱,只是當時的她一直合理化這種狀態。成為自由工作者之後,李貞葳坦承自己的生活是「非常轟炸式的工作模式,我們常在不同角色、舞作,表演風格之間切換。同時我又是創作者,在籌備自己作品時,不只是專心在作品上,也要寫企劃,做研究,找贊助者、跟劇場談,找駐村地點、找資金⋯⋯」多重壓力之下,她發覺自己開始身體無力,思考疲乏,想像力逐漸流失。

她自問:「這明明是我很喜歡的事,過去我總是充滿靈感、動力、熱情,可是忽然之間想像力就消失了。我經常疑惑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她與佐坦回溯過往,詢問身邊眾人,赫然發覺每個人都時常處在過勞的狀態中。但這件事彷彿禁忌一般,人人皆不敢說、不能說、不願意說。

是有機的機械體,還是機械的有機體

兩人有了共識,確立主題後開始編舞,主要概念就是探討舞作的身體語彙:「我們想呈現的是我們的身體究竟是『有機的機械體』,還是『機械的有機體?』」她認為,人體雖是柔韌的有機體,不過一旦工作成為生活的主要部分,身體就會制式化地進入常規之中——起床後就是要上廁所、刷牙、準備咖啡。人在做這些事時是有意識的,身體卻自動到不需要思考。

因此,兩人在舞蹈編排中採用了許多務實的動作,試圖創造工作中的身體樣貌,例如勞動型的搬、舉、推、拉,多以需要使力、運用動力的動作為主。在重複的動作中,觀眾可以看到身體的疲憊、喘息的聲音、速度的變化,「很多觀眾跟我說,看的時候不知不覺他們的肌肉也緊繃了,肩膀開始聳起來,變得比較僵硬。」李貞葳很高興有觀眾回饋觀看的「體驗」,因為在舞作的堆疊中,她希望能讓觀眾感受到舞者的身心起伏,所以作品一開始就在建立與觀眾的關係,「我希望能做到,讓觀眾不只是看了有情緒,而是讓他們也有身體的同感。」

就算是機械式的重複動作,編舞時依然會發現,不管動作如何重複,它永遠沒辦法重複。無論是一拉一扯的力道,還是舞者之間的協力與頡頏,都無法完整再現。而當身體的重量分配無法均衡,那個即將崩解的臨界點出現之時,為了自然呈現應有的情況,編舞者要求舞者不能掩飾跌落的發生。李貞葳說:「當你以為快要倒塌了⋯⋯快要跌下去了⋯⋯可是那還是能成為一個動作。不是說要去把它很完美地緩下來,而是觀眾真的可以看到我們在 deal with it,所以它變成一個很真實的作品。」

舞者共有三人,如何找到三人彼此之間不可或缺的關係,是舞作形成的方式。因為有 A 的推力,才產生出 B 的拉力。而正因為有 B 的拉力,C 才獲得 B 的支撐。有時三人合力組織出一體成型的模樣,舞者並非模擬機械的動作,但身體行動上必須由機械般組合,倘若少了任何一個人,這具「有機體」就無法成型。

所以觀看本作時,「時間感」是很重要的。編排上,舞者彷彿在短時間內做了許多動作,但觀看時間一長,就會感到整個作品的時間框被重複又重複的動作無限地延伸、拉長⋯⋯副標題「無盡之下」由此而生。

將眼前的身體放在心上

李貞葳認為,每個時代的人都在面臨不同的身心耗弱狀態,而當今的現代社會,科技進展讓人類的勞動程度降低,但精神上面臨的衝擊卻比以往都還要巨大。每個人都必須在短時間內吸收大量資訊,她自己也會擔心吸收消化的速度不夠快,一旦跟不上就會落單,甚至掉出系統之外。

在探索身心耗弱主題時,她找了許多位心理諮商師討論,想知道諮商師是否曾遇到身心耗弱的個案。但討論過後卻發現諮商師本身就有這個問題。「治療別人的人也需要被治療!我們⋯⋯我們怎麼了?」她無奈地笑著。「我們大家都知道自己有這個問題,但還是繼續這樣做。好像在飛蛾撲火一樣,你喜歡、愛,你就衝,不顧一切地往那個方向走,但撲火後就是 burnt!」

舞作的英文原名是“Burnt”,取中文名時她才聯想到近似音「崩」,字意也合拍。她希望自己不只是同理和了解現代人的身心狀態,更希望作品能傳達一種貼近:「當我看到這個身體在我面前的時候,我可以跟他在一起。」因為身體是舞者的工具,而這個工具是觀眾自己也具備的。舞作主題乍看嚴肅,實則想溫柔地告訴觀眾:你不是一個人承擔,所以不需要孤單地痛下去。

李貞葳 ✕ 法庫亞.佐坦《崩-無盡之下》
2022.11.25 —— 11.27 國家兩廳院實驗劇場

購票請洽OPENTIX

採訪撰文|林巧棠
新竹人,臺大外文系學士,臺大臺文所碩士。現居台北。著有《假如我是一隻海燕:從日治到解嚴,臺灣現代舞的故事》,入圍二○二○年臺灣文學金典獎。

劇照提供|國家兩廳院/Stanislav Dobak 攝影

0 comment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