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普通生活 背著走|以彩虹般的微笑度日吧!──張經宏

背著走|以彩虹般的微笑度日吧!──張經宏

written by 編輯部 2017-01-02
背著走|以彩虹般的微笑度日吧!──張經宏

張經宏隨身物品
01. 新光三越購入的背包 02. 水電費帳單 03. 日本倉敷 購入的牛仔布書套 04. 日鈔的禮券,放在皮夾中有種 隨時可以旅行的感覺。05. 皮夾 06. 在咖啡廳寫稿、 讀書必備的耳機。07.電影情書的修復版明信片,下面 是隨身攜帶的筆記本。08. 芳香精油與護唇膏 09.手 機與手機保護套10.谷川俊太郎,《一個人生活》( 大塊生活,2016)(陳文發╱攝影)

 

包包裡有兩本筆記本,裡面的內容都是你的靈感手記嗎?

  我最近喜歡用書套,我在日本倉敷的牛仔布紡織工廠買的,這種布書套的觸感很好,摸起來像貓咪一樣。內容的話,一本是寫我偶爾在學校文學教程兼課的教課材料,另一本則用來寫一些想法,或是該做的事情。我一直有做筆記的習慣,收集的筆記本有好幾箱,族繁不及備載,為了為了怕老鼠咬,我特地買壓克力防潮箱,一箱箱地收起來。

 

帶著耳機,是因為寫作時會有聽音樂的習慣嗎?

  我偶爾會在咖啡館讀書、寫東西,這時候為了抵擋外界的噪音,我一定得聽自己的音樂。通常我會聽巴哈,阿格麗西的鋼琴曲,帕爾曼的小提琴演奏,都是半小時以上的長曲,我也聽流行歌,比較喜歡電影配樂,像是賈樟柯的《山河故人》的電影配樂,效果非常好,尤其是裡面收錄了寵物店男孩的GoWest這首歌,那種一年之末,無憂無慮的氣氛,想起電影裡的畫面,會勾起許多的情緒。

 

最近在讀的書是谷川俊太郎的雜文集,有什麼原因嗎?

 我覺得這本谷川俊太郎的《一個人生活》的黃色書衣,是不是在模仿我的《好色男女》啊(笑)。我覺得台灣的作家普遍來說都太緊了,太緊張了,很強調寫作的自覺,但就我來說,我不是一個擁有很強烈的創作自覺的人,一旦你太自覺、太刻意去做某件事情,為了符合某個姿態,你的創作就失去了天生的魅力。

 


作家張經宏

(陳文發╱攝影)

 

 

 

 

張經宏
生於一九六九年,台中人,台大哲學系畢 業,臺大中文所碩士,曾任中學教師。曾 獲教育部文藝獎、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 時報文學獎,倪匡科幻小說首獎等。並以 《摩鐵路之城》獲九歌百萬小說獎首獎。 著有散文集《雲想衣裳》、《晚自習》,小 說《從天而降的小屋》、《出不來的遊戲》、 《好色男女》、《摩鐵路之城》等。

 

◆ 本文原刊載於《聯合文學》雜誌第387期。

0 comment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