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新鲜推荐编辑室报告 十二月编辑室报告|最丰沛的赞美与最尖锐的针锋相对

十二月编辑室报告|最丰沛的赞美与最尖锐的针锋相对

written by 王聪威 2019-12-03
十二月编辑室报告|最丰沛的赞美与最尖锐的针锋相对

上月,朱宥勋为我们写的书评专栏文章〈「投降」是文明的最终形式吗〉引起了风波不断的论战,从环绕着骆以军《明朝》这本小说的好坏开始,扩而广之到了文学思想审查是否可行、书评的意义与功能、书评与作家的关系、评论者的资格论、作家精神状态是否该于书评内「客观」考量、作家给薪生产机制的优劣、台湾文学处境为何败坏、文学团体对写作有没有用处,甚至文坛私人恩怨和针对双方的人格攻击等等。我们做了整整两年的书评别册,从来没遇过这般激烈的情况(寂寞的时候真的非常寂寞)有熟识的作家友人私下传讯给编辑说,不该刊登此文,编辑们有些担心自己做错了什么,也怕伤害了谁,问我该怎么办才好。

我对书评与小说本身有个人看法,但只对他们说了关于专栏文章,编辑最重要的是要协助作家做好事实校对,至于作家采取的立场、观点、研究工具,或是刻意营造的口气与氛围,是专栏作家在此处的权利与义务,我们总共邀请了八位擅长领域各异、个性独特的书评专栏作家,正是要呈现给读者多样解读文学的方式。若再加上接受投稿的「开放书评」,往往同一本小说会有截然不同的评价,仅仅以骆以军的作品为例,从《匡超人》到《明朝》,我们大概是登过最多相关书评的媒体,这里头有些评论我也无法认同,但越热门的作品越该这样:既拥有最丰沛的赞美同时也拥有最尖锐的针锋相对这是媒体可以给努力完成作品的作家最好的支持

话虽如此,我想每个人都想被说自己很厉害,很少有作家会被写了不好听的话还能平心静气地说声「谢谢指教」,作家本人要怎么对评论者恶言相向或表达不信任大概可以想见,或者像我是个孬种,只要嗅到一点点有人写我作品的坏话,我就立刻停止继续读下去,假装没这回事。不只是作家被批评不开心,出版社也会不爽,例如我曾经在某篇文章里,提及自己不喜欢某位作家的旧作,结果引来该出版社的长官下令不准提供该作家的新作公关书给我们。那我们怎么做呢?没问题,我们还是开开心心地报导了作家的新书,因为真的写得很棒。

今年小说市场景气很糟,大家似乎都去追剧了,但其实除了《明朝》,还有许多好小说、散文、现代诗值得一读,您可以在本期看到一整年的文学作品回顾。比方说,您读过四十岁以下最杰出的小说家之一,连明伟的新作《蓝莓夜的告白》吗?我想还没有,那么您知道同样是上月《联合文学》书评别册里,童伟格专栏〈「我」的封缄〉一文,重重批评了《蓝莓夜的告白》的核心主题与技术吗?(童伟格应该够资格评论吧)您不知道因为您只关心朱宥勋和明朝》。

现在知道了,不妨找来读读。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