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平常相遇焦點人物 【焦點人物】敢愛不得,要恨不能,多情男子的真情剖白《光華之君》:專訪唐美雲x陳健星

【焦點人物】敢愛不得,要恨不能,多情男子的真情剖白《光華之君》:專訪唐美雲x陳健星

written by 郝妮爾 2022-09-20
【焦點人物】敢愛不得,要恨不能,多情男子的真情剖白《光華之君》:專訪唐美雲x陳健星

歌仔戲著名小生唐美雲,以及戲曲編劇陳健星——兩人坐在一起,那就像是一口氣看見兩顆月亮。雖然說,他們共同合作的《光華之君》,在 2021 年傳藝金曲獎上一口氣榮獲三項大獎(*註),真要說起來,那也應該是氣焰如熾,如兩顆不肯放過彼此的烈焰當空閃耀,怎麼會說是月亮呢?

「健星寫的劇本,就像是驚喜包一樣。百貨公司週年慶不是都會有那種嗎?拿到後你以為只有一兩樣是自己想要的,結果打開一看,驚喜源源不絕,根本不用許願,就會有過去沒有嘗試過的角色跳出來。」唐美雲稱奇。

「那是因為老師自己也愛玩啊。怕她很無聊,總是要找些角色讓她過癮。」陳健星說:「而且我最早看到《源氏物語》裡頭其中一個段落,描述光華君抱著非他親生的孩子,那種糾結與深情,我就好想看唐美雲老師演出來喔。」

兩人說著,字裡行間都是對方的光芒,因此自身的耀眼,遂變得溫和如月。

正是歌仔戲,撐起了光源氏

兩人合作已久,陳健星每回創作,角色原型多有所本,其中之一,便是從唐美雲的性格特質中生出,《光華之君》便是一例;另一方面,唐美雲也總是能從編劇中的鋪陳,給予更多故事細節。

《光華之君》改編日本國寶級文學作品《源氏物語》,描摹主人公光華君的多情與他一生的多舛。常人難以想像,日本大部頭的作品如何與台灣歌仔戲產生連結?偏偏在兩人的合作下,這彷彿就變成了非歌仔戲不可的創作媒介。

先談原著設定的光華君,那是能迷倒萬千的佳公子,陳健星說:「小說裡面,光華君俊美無雙,一走出來就要發光,你把他歸屬到戲曲行當,那就是個小生,就算原著一路寫他到中年,也不會變成個老生,他身上完全沒有任何老態。」

沒有老態,未必不曾經歷滄桑。

光源氏乃天皇之子,貴族中人。光華君幼時經歷喪母、歷經父親續弦,最後無可救藥地把自己對女性的依戀投射至繼母身上。他愛得多,也愛得深,舉手投足的優雅之際,卻藏著命運的皺褶。「雖然如此,再看原著的時候,我們看不太到他作為一個男性主角硬氣的那一面,多是柔情的特質。」陳健星解釋,這一點,唐美雲老師所飾演的光華君恰好給補上了。

「唐老師是女小生,飾演男性的時候,必須要有一個架勢。因此特別當她表現憤怒的時候,是在閱讀小說時不會感受到的爆發能量。」陳健星說,在他看來,這層表現無需調整,而屬歌仔戲演出的劇種特色。

光源氏的英氣與唐美雲的小生氣質加總,使小說那靠文字寫下的情感,有了真實靈魂的重量。

光源氏大概也是巨蟹座

熟知《源氏物語》的讀者,過去看待這位角色,恐怕總是七分嫌惡,三分不捨,雖知他原生家庭破碎,關愛難尋,但總為他處處留情感到有恨。然而唐美雲的《光華之君》卻將那刻度調整,讓人看見了三分不忍,七分真情。

「他當然是有真情的。」唐美雲斬釘截鐵。

作為一個小生,本次演出最大的挑戰,就是唐美雲所飾演的光華君如何拿捏風流的尺寸。她說這樣的角色性格,在傳統戲少見,一個不小心就淪為千夫所指,畢竟觀眾已習慣傳統戲專情一人的愛情主線,而非光華君的「見一個愛一個」。

「可是演到最後,我是同情光華君的。他極度缺乏母愛,在父親續弦之後把愛灌注到繼母身上,後來又流連於其他女人,那都是一種『復刻的愛』啊。」唐美雲說,甚至開玩笑這角色大概也是巨蟹座,「就跟我一樣啊,情感豐富,然後月亮是處女座,性格龜毛。你看這樣會有多拉扯!」

前面提到,早在陳健星著手改編《光華之君》之前,原著中就有段落讓他不由自主想像唐美雲會如何演繹——故事描述光華君懷抱著嬰兒,那嬰兒乃其妻妾與她私通對象生下的孩子,「那時候,他內心百感交集,內在的愛與恨、還參雜的憤怒與嫉妒,來回環繞。即便如此,光華君內心又有不捨,那嬰兒對他來說是一種背叛,他理應拋下,又對孩子的命運感到疼惜,所以只能抱在懷中」

陳健星說,這種無法恨得乾脆、總是參雜著對世間的悲憫之心,就是他所認識的唐美雲,道:「我所看到的唐美雲老師,不只是對人,甚至可以說是對眾生——例如身邊的狗狗、動物,都會有一種天生的親近與憐惜,看到動物受苦都會捨不得,更別說是身邊的人。」

心被掏空,華麗赴宴

是性格上的疊合,也是唐美雲所積累的生命經驗,她將光華君的詮釋得深刻透底。

自 2020 年首演以來,好評如潮,展開巡演,2021 年走到當時的最後一站,進入台中歌劇院演出。陳健星回憶,當年他驚奇的發現,唐美雲在末了稍微改變了一點表演的方式——

就在全劇尾聲之際,光華君對著造物者吶喊:「你為什麼要捉弄我?」這句話本該內斂的吐露,如同其在劇中一直塑造的形象那樣,但陳健星說當時他感受唐美雲不再只是「表演」,而是徹底成為角色本身,那句話的呼告,飽含著無盡的悲哀,與對命運的不解。「我很感動是,雖然當時已經演了那麼多次,唐老師的角色沒有停住,她又更深的往前再走,與光華君更結合了一點。」

唐美雲說,每次《光華之君》演出結束,她都感覺自己被徹底掏空,「不是說什麼身體很累,用了多少力氣,而是我的心空了。好像真的走完光華君的這一生,在舞台上也沒有唐美雲,我只能專注在他的人生,跟他一起度過這一次又一次。」

說到這,我們明白,唐美雲也是付出真情的人。

《光華之君》有句台詞,形容人生是一場春花宴,指其華麗,亦嘆其短促。那是戲中之人的感慨,亦是戲外之人的明白。

2022 年十月國家戲劇院再次登台,將是又一次地、讓觀眾見證兩顆月亮在黑夜生輝,卻也很有可能是最後一次於台灣演出。問及未來是否能到日本走一回?同時身兼製作人的唐美雲說,她努力、並且懷抱熱烈的期待,不過此刻仍未可知,兩人亦不敢多想,僅是一心向著即將開展的演出,準備再一次地、盛裝赴宴。

*註:最佳編劇獎、最佳導演獎、最佳團體演出獎。

2022.10.6 —— 10.9
唐美雲歌仔戲團《光華之君》​口碑加演
國家戲劇院
購票請洽OPENTIX

採訪撰文|郝妮爾
宜蘭人,東華華文所創作組藝術碩士。「向予書苑」負責人。出版散文集《我家,或隔壁》、長篇小說《卡西與他們的瓦斯店》。創作範疇橫跨散文、小說、劇本、童話;同時耕耘評論與採訪寫作。

攝影|汪正翔
劇照提供|唐美雲歌仔戲團

0 comment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