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主题特辑 The Pig’s Got Swag|以貌取人

The Pig’s Got Swag|以貌取人

written by 李维菁 2018-11-14
The Pig’s Got Swag|以貌取人

在周刊上班的可儿告诉我一段往事,隔壁组的女同事做个专题,必须采访医师意见,可是周刊形象不好,没什么医生愿意受访。那女同事托了关系,终于访问到一位大医院里颇为有名的年轻医生,对方见到面又发现来的是位漂亮女记者,于是很认真地解说,终于让她好好地交出专题,那女生感激万分。

采访结束后,年轻医生对女生说,没想到平面记者也长这么好看。那女生笑说,好看的同事很多,自己普普通通而已。年轻医生后来来了电话,希望那女生约几个女同事,与他几个未婚的男医生朋友,办场联谊。

女记者听到这提议,原先的感激之情稍微打了折,但欠了人情只好硬著头皮拜托大家帮忙。她拜托几个模样好的女同事出席,谈好日后一定报答,交代大家稍微打扮整齐,千万不要以赶稿时那种可怕的德行出场。

联谊当天,男生女生对坐两排。一整列年轻男医生,都是从小被当作精英养大的男孩,早早自觉自己在婚姻市场中的优越。可惜小菁英并不知道记者出身的女生,工作惯性中有种视大人而藐之的叛逆,个个头上长了角。又加上这些女孩穿着入时,男医生看了只觉得不过是群搞媒体的辣妹。

「一群女记者呢,」高个儿自觉风趣带贬带刺地开了口:「所以,你们平常就是一群狗仔,每天跟踪名人上宾馆,拍人家垃圾维生啊!」

整排男医生哈哈大笑,像是默许这话十分机智团康似地。

整排女记者没人答腔,有人板著脸,有人干笑两声,主办的女生满脸尴尬,用眼神祈求同伴原谅。

但可儿不打算忍耐,她堆著满脸假笑:「这里坐着整排年轻医生呢,长得又这么英俊。所以,你们平常的工作就是收人红包才开刀,替权贵擦屁股很认真?」

医生集体爆炸了:「说什么鬼话啊你这女人?」

可儿拍桌子怒骂:「说什么鬼话啊你这混帐?」

才开始就互骂,可儿骂完起身就走,其他人跟着站了起来,就散了。

联谊超失败。但第二天可儿进办公室的时候,女生们频频向她竖起大拇指致敬。

我最近迷恋两个韩国综艺节目「看见你的声音」和「蒙面歌王」,这两个节目玩的是同一个概念:以貌取人。

「蒙面歌王」邀请老中青各代歌手,角色扮演并戴上面具,全身包得密不透风,不让人辨识出长相与身材特征。上台演唱歌曲后,现场观众评分,高分者胜出,一关关选出歌王者。由于观众无法认出歌手是谁,只能靠唱功评分。出人意表的结果常常发生,像是被尊为歌坛女神或天王,很快被刷下来,平时以为只靠俊脸与舞蹈卖弄的偶像,竟然歌唱好到人人掉眼泪,还有搞笑谐星竟然歌吟悲鸣打动人心,运动选手还能载歌载舞。摘下面具揭晓身分,那一刹那的反转效果让人兴奋莫名。

外表造成偏见,「蒙面歌手」将可能引起偏见的因素全部去除;「看见你的声音」则走相反策略,将外表带来的偏见放到最大,将以貌取人进行到底,玩弄大家。「看见你的声音」邀请来到节目的每个素人,打扮得奇形怪状,提供半真半假的证据,就是不能听嗓音,试图混淆来宾的专业。制作单位邀请来的都是重量级歌手或音乐制作人担任来宾,要来宾选出在场素人谁是实力派歌手谁又是音痴。

多数的时候,尽管再资深的专业人士也会被制式印象误导:阔嘴胖子一定中气十足会唱歌、律动感十足气势稳当自信的一定是歌手、舞跳得太好肌肉太发达一定是音痴、俊男美女脸俏腿长──这种长相怎么可能会唱歌,是花瓶吧。

有一回,台上来了个漂亮妖娆的长发短裙女,来宾加上观众同声说这种长相肯定是音痴。有个男生补了一句:「这么漂亮,一定要是音痴才可爱啊!」大家纷纷点头说,如果长得妖娇,专业又厉害,这种女人就不讨人喜欢了。

我突然生起恐怖与憎恨之感,尽管一秒钟前还随着节目哈哈大笑。

人会长得愈来愈像你的职业,我非常憎恨这句话,之所以憎恨,可能因为我知道那是真的。穿着打扮,谈吐举止,最后连思考方式也是,你变成了你的职称。你的工作成为你唯一的标签,你的名片是他人认定你的唯一方式,甚至,你也只以这种方式认定自己。

会计必然谨慎精明,深灰色套装;主播必然口条分明,妆容锐利;教授一定学识过人,清高无争;工程师不知变通,格子衬衫休闲裤。人们就算亲眼看到他们明明不是这样的,但眼睛相信偏见,不肯真正去看。而我们也就放手让自己长成偏见的模样。

我希望到老都能爱怎么穿就怎么穿。

但是,是不是因为我想照自己的方式穿衣服,所以挫折连连?如果我愿意早点穿上深蓝色西装外套,是不是比我奋力抱病工作更有说服力,能让我看起来专业一点,能让他人看重我多一点,能让我在职场的发展顺遂一些吗?

早些年报社记者跑完新闻要回办公室发稿,因此每次在外采访完各方意见,应付各种状况,傍晚还要赶回到办公室架上电脑。同组的短下巴男人,总在办公室拿着电话扯开嗓门,用全办公室都听得到的音量,听到他的采访内容以及与那头殷殷的交流。

「xxx好认真哪,每天都听到他在打采访电话。」

久而久之,尽管那男人写的稿子狗屁不通争议连连,大家都这样看他。

我暗想,如果真的很认真,他不是应该在进办公室之前,就把该做的采访都做完,怎么会等到傍晚进办公室后才用电话采访呢?

不过,这世界就是这样,把认真露在外面给人看的人,发展好一点。

很多年前,还在跑新闻的年轻岁月,有一次在记者会现场提了尖锐问题,被采访对象当众轻慢。我其实不觉太受伤,回程只是耸耸肩,毕竟,被羞辱也好像是这种工作的一部分。

回到办公室,电话响起,是刚刚那位说话不客气的采访对象打来的。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就是xxx,你看起来实在太小,我以为是哪个实习记者,所以才对你不客气,如果我早知道你就是那赫赫有名的大牌,绝对不会那样说话!」

对方频频道歉。其实,我原本不生气,但他的道歉,让我真的生气了。

「所以,大牌不能侮辱,但如果是个实习记者,侮辱人的话你就觉得没有关系?」

他一下子答不上话,只是干笑。

 

◆原文刊载于《联合文学》376期


李维菁

小说家、艺评。著有小说集《生活是甜蜜》、《我是许凉凉》、散文集《老派约会之必要》、绘本《罐头 pickle!》。艺术类包括《程式不当艺世代18》、《台湾当代美术大系议题篇:商品.消费》、《名家文物鉴藏》、《我是这样想的──蔡国强》、《家族盒子:陈顺筑》等。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