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駐站作家 陳克華:從男身到肉身的旅程

陳克華:從男身到肉身的旅程

written by 李 雲顥 2018-01-27
陳克華:從男身到肉身的旅程

談及台灣的同志文學,必定無法不提陳克華這三個字。陳克華勇於出櫃,曾寫〈「肛交」之必要〉、〈夢遺的地圖〉等大膽的情色詩挑釁保守異性戀的價值觀。他積極參與許多同志及愛滋的座談會,也很努力為同志發聲 。但他個人很抗拒「同志詩人」這個稱號,認為詩人就是詩人,所表達的是全人類的情感 ,而非僅止於男同志──這個稱呼令他感覺被窄化。

2004年陳克華被某網友威脅鉅額金錢否則公布性傾向,當時陳克華因不想配合媒體炒作新聞,而拒絕揭露自己的同志身分,反而遭同志網友撻伐。陳克華長期為同志族群奔走 ,結果同志們反過來加入媒體/集體偷窺之暴力,曾令他對同志族群失望沮喪。然而,這幾年不斷潛心修行,抄讀佛經,研讀奧修、榮格、肯恩.威爾伯(KenWilber,「超個人心理學」代表學者)等人著作 ,使他不再「虛構」一個同質性的「同志族群」,而把這些努力與奔走看做是為自己本身同志部分的發聲,一切皆為「自受用」。尤其學習佛經之後,對於同志、愛慾、肉體、新詩的探索,進入全新的面向,態度自此柔軟,所想處理的議題,也從作為同性戀者的男身,進入到人身與心靈相互辯證的演繹。

同志身分於陳克華就像是一個靈感的匯流地,許多創作脈絡的支流聚集於此再往四方分流,各具風景。譬如早年《星球紀事》(1980)的科幻長詩,發源於對初戀(單戀)情人WS的感情,其他詩集也常使用科幻天體的意象;2009年繼續完成長詩《寫給複製人的十二首情詩》而獲年度詩人獎;他的醫生身分也讓他寫出《哈佛.雷特》、《顛覆之煙》等醫界特色的散文,但最重要的還是住院醫師時期,因同志身分備受打壓而寫出戰鬥檄文般的《欠砍頭詩》,以及最具社會批判力度的《美麗深邃的亞細亞》;也因為長久涉入同志人權戰鬥而身心疲憊,從而體驗佛法之清涼,寫出了〈蝴蝶戀〉、〈因死亡而經營的繁複詩篇〉等具有宗教向度的同志詩作,從而有《新詩.心經》(2010改版為《心花朵朵》)的出版;如今,他收起天秤座特有的正義與憤怒,開始向內在探索,冥想,從男同志與社會的戰鬥與拉扯  ,回歸到肉身與世界的隱喻與同義關係,性情與創作逐漸圓熟而自在。陳克華一路走來轉變的軌跡,字字都潛藏在他的詩裡。

 

汪正翔╱攝影

李雲顥
1985年生,天蠍座。實習小說家和實習詩人。寫詩為了捉弄別人,寫小說為了鑿穿自己。時常感受到極端的情緒,在狂喜和大悲之間來回游走。屬聖也屬魔,是瘋子也是神經病,既老成又幼稚,合為一個矛盾統一的二極體。現為耕莘寫作會成員。20118月出版詩集第一號《雙子星人預感》。

 

◆ 本文原刊於《聯合文學》第322期「同志作家專訪」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