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普通生活 借你玩|楊隸亞與戀人塔羅

借你玩|楊隸亞與戀人塔羅

written by 編輯部 2017-12-05
借你玩|楊隸亞與戀人塔羅

塔羅牌中的戀人牌(LOVER)在傳統偉特牌中,是一男一女的圖像,都是赤裸著身體的。站在左側的女性有豐美柔軟的乳房,右側男性尚未勃起的陰莖垂下,雙手自然垂下打開,彷彿要迎接天上的什麼指令,頭頂上綻放的雲朵如花如糖,開花結果的樹木,在後方展開軀幹,頗有喜氣。

而我使用長達十年的奧修塔羅牌,戀人卻有其他模樣。總是強調直覺與靈性的奧修,從觀心出發,所謂觀心,也是關心,關懷自己的心。只要觀察自己的心靈,心靈便會像一面鏡子,也像一片湖泊,足夠清澈映照出內心的顯像。奧修的戀人牌,是兩個長髮的人,恍惚看去,不知是男是女。我喜愛奧修的戀人牌,它總是讓我想到法籍哲學家加斯拉‧巴什拉在《夢想詩學》提過的安尼瑪(陰性anima)與安尼瑪斯(陽性animus)。

 

楊隸亞

楊隸亞新購入的透明塔羅牌。(陳舒珊╱攝影)

 

如果打開塔羅的祈望,是為了靠近夢想。那麼,以哲學談論詩藝字詞或以哲學談論塔羅生命的基礎,是否具備某種共通性呢?當我打開塔羅牌,拿出「戀人牌」時,沒有一次不聯想到「安尼瑪」的陰性力量。牌卡上,兩個長髮的女人(或男人),保留著古老神話式的寓言愛意,我們從愛人的眼瞳深處,總是能看見自己的模樣,愛人是另一個自我,愛人必定包含著自戀的成分。

 

楊隸亞

陪伴楊隸亞十年的奧修禪卡。(陳舒珊╱攝影)

 

「我愛故我在。」

奧修塔羅所示意的戀人隱喻是如此吧。這種愛裡有一種寬恕,能夠原諒包容所有失誤、捨得分享,更重視給予與體貼。塔羅的世界何其廣大,從伊甸園式的亞當夏娃圖像,可以延伸到看似不分性別的女女、男男人物形象,當我們解牌的時候,汲取一點《夢想詩學》的文學成分,戀人的世界也像魔術的世界。翻牌的瞬間,不言而喻,LoveisLove。

 

 


楊隸亞

(陳舒珊╱攝影)

 

 

 

 

玩樂伙伴  楊隸亞
一九八四年十月生,台北人。東海大學中文系,成功大學現代文學碩士畢,曾獲林榮三文學獎散文首獎,聯合報文學獎散文評審獎等若干獎項。作品散見各報副刊、《印刻文學生活誌》、鏡傳媒等。出版散文集《女子漢》

 

◆本文原刊載於《聯合文學》第398期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