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新鮮推薦當月精選 【當月精選】青峰歌詞分析:〈B面第一首〉、〈無眠〉、〈你心裡最後一個〉

【當月精選】青峰歌詞分析:〈B面第一首〉、〈無眠〉、〈你心裡最後一個〉

written by 編輯部 2020-11-24
【當月精選】青峰歌詞分析:〈B面第一首〉、〈無眠〉、〈你心裡最後一個〉
track07
album_梁詠琪迷你專輯《BeSide Me》2016

〈B面第一首〉

奇怪的詞

辛波斯卡在〈三個最奇怪的詞〉中如是寫:「當我說出『未來』這個詞/第一個音方出即成過去//當我說出『寂靜』這個詞/我打破了它//當我說出『無』這個詞/我在無中生有」。我總以為,那裡面也包含了創作最困難的三個部分:

如何描寫時間?如何讓沉默發聲?如何隔空抓藥,為集體潛意識做治療?

出道二十週年時,梁詠琪找來吳青峰為自己的創作填詞,合作歌曲〈B面第一首〉,歌名本身就帶著濃重時代感,像拿皮膚去磨擦時光刻痕。

一九九七年,梁詠琪在台灣發行第一張專輯《短髮》,大約也正是卡帶即將被全面淘汰的一年。選這首歌來寫青峰,不因為他用字特別高明。寫愛的瘋狂,他有蔡健雅的〈À La Folie〉,「獵犬般的嗅覺/地毯式的席捲」;寫愛的消逝,有被張惠妹退歌的〈喜歡寂寞〉,「揚起了灰塵/回憶裡一場夢/那照片裡的人/瞳孔曾住著我」。

青峰擅長將女歌手寫進歌裡唱著,〈女爵〉像為楊乃文性格裡某種火之結晶作序,〈波西米亞〉是何韻詩追求自由的勇氣。他能舉起右手點名社運方向,也能用空氣中的視聽與幻覺來顯影意識。歌詞能承載的並不亞於其他文類(想想巴布.狄倫都拿了諾貝爾文學獎),但時間一向是最難言明的經過,我以為〈B面第一首〉算是交集了「女歌手」和「時間」兩項,很好的示範。

梁詠琪作為一位女歌手,二十年不會比誰輕鬆。此歌同名粵語版由黃偉文作詞,猜想青峰也是收到命題作文。但不同於粵語版在「正/反」中詰問理想與現實,國語版全力轉譯時間,「我靜靜懷想/昨日潮汐/時間像是/從暗門中溜走」。十年一刻,二十年一首歌,「雲過來了/影子來了/影過去了/我又亮了」,當the moment is over,這首歌確實「輕輕撫摸時間的無奈/如此荒涼又溫暖」。

寫詞約兩百首,青峰慣愛水之意象,浪花接力,成為泡沫的美人魚。連〈太空〉都有潮汐,時間〈是我的海〉。〈被雨困住的城市〉,其實也是被時間包圍的城市。

關注時間命題,當然非青峰專利,但要像蘇打綠以四季為題做四張專輯,大概也不多見。一個奇怪的詞,青峰用人的經歷去寫,「現在是我/B面第一首」,人生翻頁,承先啟後。從青峯到青峰,又到日出,要說寫給梁詠琪的歌最後應證在自己身上,倒不如說,時間其實在每個人身上發酵著,他既精準寫活了他者,也就同時預言了自己。

文|湖南蟲
一九八一年生,台北人。曾出版散文集《小朋友》、《昨天是世界末曰》,詩集《最靠近黑洞的星星》、《一起移動》。經營個人新聞台「頹廢的下午」。

track08
album_蘇打綠專輯《十年一刻》2010

〈無眠〉(國語版)

無眠——獨自守候的思念

「這是一個愛情等待者的自我獨白,他無悔於等待,守護著愛。他希望像鳥一般比翼雙飛,卻成為了失去水的魚。」

這是關於〈無眠〉的歌曲簡介。尚年少的夏天,放學前的午後陣雨積起了小水窪,陽光穿過枝枒,然後是腳踏車輾過樹葉的聲音、隨著日落漸弱的蟬鳴。站定許久,遠方教室傳來悠悠的樂音,像一座濃霧環繞的湖泊,突然一顆石子激起漣漪。彼時的記憶如此,大大的自習室裏,安靜地只有鉛筆敲打書桌的聲音。那一年歌手來到家鄉演唱,鮮少有表演者探訪的後山,幾乎全班都去看了,人潮擁擠伴隨點點細雨,結束以後,音樂彷彿還留在書本、考卷與午休的低聲交談間,往後想起,我會說這是成年以前夏天的模樣。

天空他究竟在思念誰/是不是都和我一樣/揮不去昨日甜美的細節/才讓今天又淪陷」這是一個愛情等待者的自白,用最純粹直白的語言,希望對方聽見。不確定你是否也有相同的心情,有時候也會抱怨起來,但是這份心情又多麼希望讓你聽見。長大以後,時常在夜半的包廂裡,一句一句將伴唱字幕填補完整,唱出來的詞是年少時說不出口的話,佐以和弦伴奏,譜成曲。憶起當初寫詩的初衷,把易碎的心藏好,多年後層層打開,才能如釋重負;但是歌曲不一樣,唱出來的同時,就像把壓好的石頭給拿開,整個人會像風箏一樣輕飄飄地浮上天空。

很長一段時間,我認為〈無眠〉是在放學後才敢悄悄播放出來的曲子,是長大以後意外在房間角落發現當年給不出去的禮物,在陽光下佈滿金色灰塵。越來越傾斜的太陽照射在他的膝窩、腳踝,影子拖在人後面,同時也被壓縮成奇怪的形狀,不能辨識誰屬於哪塊陰影。但是一首三分鐘的歌,還不夠從教室走到校門口。「曾經想一起飛/在自己心中蓋了座花園/把你的一切/都種在這個地點」知道綿延的等待沒有盡頭,也無法回頭。夏天的飛鳥停在屋頂、樹枝,盤旋於空中,天氣轉冷,眼看他方向轉南,過冬去了。獨留一座苦守的花園,待落下的種籽全都發芽。

像條魚/守在裡面/守著幻影/葬在裡面」屬於飛鳥的天空是自由、是純粹的藍,魚所在的花園池畔,只能映照著藍天,偶爾有枯葉停泊。北方的冬季多雨,時常有點點雨水落進池中,奮力地在水面鑿出幾個洞孔,像徒勞無功的子彈。依傍水生存的魚,彷彿住在一個封閉生態圈。美好的一切種在這裡,即使抽出來的芽不過是幻影,一無所有的我也只能守護著。不曾約定好的承諾往往沒有期限,但也永遠不會過期。

時間過去,等待昇華成了守候,思念的伊人化成泡沫、變成幻影,抽出一對翅膀飛向遠方,即便如此,這輩子無怨無悔,因為「你是我僅有的愛」。

文|許玄妮
一九九六年生,台東人,現就讀台大護理所,著有詩集《多風地帶》

track09
album_蘇打綠專輯《秋:故事》2013

〈你心裡最後一個〉

溶入你的海

歌曲收錄於《秋:故事》專輯,是一張貫穿無盡思念與極致浪漫的作品,以大量精緻的意象鋪滿畫面,將情緒細細堆疊,透過溫柔且深情的口吻,訴說愛的濃密與炙熱。

開場先是事件的痕跡:碎裂的時間、停歇的戰爭,動態安排處境正要變化的暗示:溶解的雲再度開綻,時間如雨沿傘滑下。鏡頭繼續深入被寂寞包圍的大霧,主角身影浮現,在本該滿席樂手的舞台上獨自一人指揮著,但即使只有自己一人,也毫無保留地表演,將僅有的一切都獻給「你」。

藥水請蕭邦地擦/謊言請李白地講」以名字作巧妙的轉品,將中西兩方浪漫派的代表濃縮成一瞬的手勢與舉動,原本象徵傷害的藥水與謊言有了藝術的視角,移到能被理解欣賞的位置。

文中不斷出現的「你」究竟是誰呢?是摯愛之人還是夢想?或是某個至高無上、無以名狀的存在?對比「你」的偉大無限,「我」是渺小脆弱的,像嬰兒或寵物飽受呵護,能安然睡於你的心裡、手裡、笑裡。

畫面再次轉場,原本落下的雨滴倒帶昇華、向上飄升,雨過天青、心向光明,溫柔的光芒迎面而來,雲開霧散,視線升起紅通通的月亮,扯嗓高歌、煙花大嚷,攪拌濃郁又強烈的景象,情緒高漲飽滿直到沸點,在快樂與憂傷之間翻騰。

我像一滴水,溶入你的海,被巨大的溫柔保護,再也沒有恐懼害怕。

這一切是我在作夢,亦或我就是夢的本體?曾經因為懷疑一切都是幻覺而心慌,「場景醒在睡裡」彷彿永遠無法醒來,一切內心的喧囂不安都已釋放,回歸寧靜後才能「不需為幻想害怕」安穩睡著,光線變得輕盈透明,青鳥輕輕鳴唱,走過落葉是回家的腳步。

文中藏有許多動態與對比,重複出現的「上」與「下」營造如海浪起伏的層層推進。水以雲雨霧海的形態轉換流動,上演一段回到源頭的旅程,如此循環彷彿傷口從「帶傷」、「結痂」、「生花」的癒合過程。

整張專輯的歌名排列起來也會是一首詩,最後三首分別是「拾穗/你心裡最後一個/小星星」,我將化為一顆星星在你心裡繼續閃亮,「最後一個」是因為不必再找尋,當我們彼此遇見,一切都已圓滿完整。

文|陳昭淵
寫詩與歌,喜歡音樂和貓。將書冊視為藝術載體,透過不同形式的展演實驗,擴充詩的想像與閱讀型態。獨立出版詩集:《霧散不開》、《宇宙通信》、《不明飛行物》、《深海作業》等。

■ 2020十一月號|433期  ■

「放一顆星球/在你的眉頭/等你開口/再長出宇宙」從第一首作品〈窺〉到蘇打綠樂團,再到個人專輯《太空人》與《冊葉一:一與一》,同時也為多位歌手作詞譜曲。歌手青峰創作詩歌的時間已超過二十年,其詩意之鍛造,歌詞之嶄新,無疑是當今台灣樂壇最獨特的聲腔。
 
本期重啟兩天一夜訪問形式,邀請青峰的大學教授,現任教清大台文所的詩評家李癸雲,與青峰靜心做最深入的文學談話。以及由十二位當代青年詩人自選青峰作品,進行全方位的歌詞分析。說著「寫出每首歌的當下,我已經死了」,將內心詩意幻化為歌的青峰。或許連他本人也不知道,那些他細心接枝結果,人們熱愛著,歌頌著的詩詞裡究竟藏匿了什麼。
 
【本期雜誌介紹】

《聯合文學雜誌》NO.433:青峰兩萬字長訪談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