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喜歡讀書聯文選書 【聯文選書】走到太陽下山,《我所告訴你關於那座山的一切》

【聯文選書】走到太陽下山,《我所告訴你關於那座山的一切》

written by 連明偉 2019-08-12
【聯文選書】走到太陽下山,《我所告訴你關於那座山的一切》

作為第一本,亦是最後一本遺產之書,作者劉宸君透過文字所彰顯的,除了易於辨識的地域旅行、攀緣手札、隨行筆記等範疇之外,更可細膩看出,一位創作者/創造者豐沛的情感衝突、書寫意圖,以及傾向內在的激烈辯證。

極度的瓦解逼視,近乎殘酷,誠實成為最初與最終的純粹意旨,在與友朋的書信,在與愛人的密語,在與山林的深刻互動,種種紀錄均是從內在發出的無解天問。隨筆,卻能力透紙背,甚至到了擊潰自己與為難他人的程度,即使意欲以詩意化解,仍然無法妥善梳理,以至於多少有些亂珠待綴湧泉噴濺之感。然而,對於生命的叩問,無論年歲,終究是無窮無盡遠近之徑,於是不得不走。書中盡是純真者的活口之言,未被收編,亟欲抵抗,脫韁不畏,不斷掏空自己再次擴充行旅疆域,包含未被探索的山、未抵達之處,以及心之所衷未曾中斷的自省。

關於那座山的一切,便是在勞其筋骨跋涉步履之中,輕巧釋出親身經歷,將種種所得交付予山,苦行僧般的旅行登山作為感知、體悟、疼痛的確切過程,使得生活與生命有了暫時的容身之處。山不位居他方,而是此時此刻的立足之地。山的實體內化成為書寫借喻的對象,從文字有限卻又狂飆的虛體揣摩中,鎔鑄小我,並以山之容納涵養護衛,最終成為再現的實體。這是作者身體力行的實踐方式,如〈火、山與雲霧的語言〉所言:「書寫者的任務就是,創造一個容許一切存在的情境,延展、變造真實,藉由軸線的交錯使抗爭得到『另類的出口』。」此處生活,不在我們習以為常的軌跡,對於作者而言,必須藉由一次一次深刻力竭,並在歷劫過後,跨越內在橫阻,方能產生寬敞俯視之感。隱隱發作的疼痛、拘束以及強烈衝突,藉由更為巨大、絕對與不容質疑的容器,將苦難翻轉成強而有力的見證,並將實質的歷經路線,向自己與他人妥善傳遞。

「我唯一能夠確認的,就是事發當下的『共謀』,就是『接近』」與『遠離』二者首次對視的時刻。」〈暫別印度平原〉或許,這份臨別之禮,正是當閱讀者翻閱之際,將遠渡近遊的來者,重新拉入各種邊界的相互凝視,供給勇氣,走向物我,走向彼此。慢慢走,緩緩看,彷彿約好要一起走到太陽下山,不避疼痛努力去愛,成為連接兩端的隧道,同時成為填滿各種隙縫的自己。

書籍資訊

我所告訴你關於那座山的一切》,劉宸君╱著,春山出版

二○一七年春天,劉宸君與旅伴從印度出發,一路前往尼泊爾登山旅行,然而卻在途中遇上當季罕見大雪,被迫受困在山區的岩洞中。當搜救隊在受困第四十七天找到兩人時,劉宸君已在三天前過世。劉宸君貼身攜帶的旅行筆記,以及給親友的書信,由旅伴帶了回來。

劉宸君以旅行的態度面對自己的文字,並在這些移動中探索世界。即便出於本能地書寫,他對寫作本身的深思卻不曾停止。他曾自問是否具備書寫的能力與資格,也曾向自己的老師、也是小說家的吳明益提問:「害怕孤獨的人可以寫作嗎?」他在此處對「孤獨」的探問,已然是探尋生命存在意義的哲思,以至於他需要去窮究「為何書寫」…….

延伸閱讀

曠野旅人》,愛德華.艾比/著,簡淑雯/譯,天下文化

愛德華.艾比的《曠野旅人》稱得上經典之作,在孤獨的行旅中思索個人、自然、文明、荒野、自由乃至死亡,敘述時刻呈現精湛省思深刻反芻。文字時而詼諧、時而粗野、時而流露智慧,作者崇尚經驗主義,非得走那一遭,親臨現場,以澄清之眼帶領讀者辨認河流、樹木、夜空、植被、斑駁碎裂的石塊、永恆的山峰和大地。

新書資訊員|連明偉
一九八三年生,暨南大學中文系、東華大學創英所畢業。著有《番茄街游擊戰》、《青蚨子》等書。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