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艺文行事 【长篇始动:国艺会与新十年小说】国际版权人 看 台湾小说的外译与发展

【长篇始动:国艺会与新十年小说】国际版权人 看 台湾小说的外译与发展

written by 谭光磊 2020-01-22
【长篇始动:国艺会与新十年小说】国际版权人  看 台湾小说的外译与发展

我从 2009 年开始做版权输出,至今正好满十年。从最初的华文作者,到近年来尝试日韩作品,深感文学外译,尤其是要打进欧美的西方市场,其实是亚洲作家和出版人共同面对的挑战。本文将从 作品条件翻译人才国际市场政府支持版权专业 五点来切入。

要谈文学外译,作品本身的条件固然重要,但阅读涉及主观品味,而一本书能否「被看见」往往取决各种客观条件,因此我更愿意把重点放在后者:媒体书评、(国内)销量、奖项与选书、影视改编等等。由此看来,台湾小说确实先天弱势:我们缺乏书评和文化媒体、奖项虽多但带动销量的力道不足,更别提影视改编。

假设今天有几本内容同样好的亚洲小说,韩文小说卖了一百万本、中国小说卖了三百万本,台湾小说卖两千本,外国编辑肯定先看百万畅销书,这是非常现实的事情:大家的时间极其有限而书稿永远看不完。编辑们不仅要看亚洲文学,还要看其他欧美国家的小说。一旦文学要进军海外,面对的就是「国际级竞争对手那些我们自己也常看的外国翻译小说

虽说先天不足,但难道没有惊人销量就走不出去吗?绝对不是。

不论是吴明益的《复眼人》还是张国立《炒饭狙击手》,都没有先在台湾畅销,而是作品本身优秀,题材也符合外国出版社的需求,因而促成授权。更何况,上述的各种「客观条件」,近年来已有很大的改善:串流平台带动系列的文学改编,而且不光是《天桥上的魔术师》或《傀儡花》等小说大作,还有散文(《俗女养成记》)、游戏(《返校》)和漫画(《用九柑仔店》),这在五年前是完全不敢想像的。在媒体方面,OpenBook 延续以前中时开卷的严谨选书,以新媒体形式开拓更多更广的报导和评介;《镜周刊》也推出了书评专栏和年度评选,此外还有关键评论网、通路自营的 Okapi 和「阅读最前线」等等。

说到头来,自己人支持,就是一本书走向国际的最坚实后盾:书卖得好,作家才有余裕专心创作,出版社更愿意投资本土作品,销量和人气进而吸引片商改编,到了国际市场上,各种「丰功伟蹟」则是卖版权时最好的谈资。一本台湾人都不看的小说,凭什么期待法国人或美国人要看?

其次,当然要谈翻译人才。这方面台湾算是得天独厚,因为学中文的外国人越来越多,其中怀抱文学与翻译热情的也不在少数。只要肯花点心思,就能建立起一个颇具规模的译者网络。台湾文学外译不缺译者,缺的是文化和语言的熟悉度,因为很多译者学的是简体中文,在北京住十几年都不曾来过台湾,对各种本地俚语、台语、迷因,甚至只是单纯的「拼音」(中港台三地的拼音皆不同),都需要重新学起。能否让更多外国译者来台工作兼体验风土民情,乃至与本地的外译社群接轨,正是累积翻译能量的关键。

有了作品、也有了翻译,哪些市场比较容易成功叩关?哪些类型最受欢迎?我们要把东西方要分开来看。

在亚洲,韩国书市与台湾规模接近,引进翻译书的量很大,懂中文的人也多,往往是第一个外译的选择。越南近年来经济发展迅速,预付版税低但购买量大,从文学到童书到商管励志都有机会。泰国则是影视改编和BL当红,大众小说比较受欢迎。日本是标准「看得到吃不到」的大市场,非常封闭,几乎只看日本作家的书,翻译书极少。不过,由于陈浩基《13.67》屡获大奖、刘慈欣的《三体》空前热卖,华文推理和科幻目前在日本炙手可热。

推理和科幻的确是在国际上最受欢迎的类型,尤其犯罪推理小说,往往是读者不必远行就能感受某个国家或城市特色的捷径。不管是纯粹的类型小说,或者将推理解谜的元素融入作品之中,都很能吸引读者。值得注意的是,台湾的推理创作深受日系作品影响,许多作者重视诡计胜过人物或剧情,但这样的「本格」推理并非欧美读者所喜,要反攻本格大宗的日文市场门槛又高,从国际市场的角度来看,可能落得两面不讨好。

相较于亚洲,台湾文学要打进欧美市场难度高出不少,其中法国对亚洲文化接受度最高,是最重要的滩头堡。英语市场虽然翻译书占比很低,但近十年来有越来越多独立出版社投入翻译文学,而只要卖出英文版权,就意味着之后会有完整英译本,能够让全球出版人阅读。更重要的是,欧美市场彼此之间的连结紧密,卖出一国版权,就可能启动「连锁反应」:法国编辑推荐给德国编辑,德国朋友再透过书探把讯息介绍给义大利和北欧出版人,诸如此类。

 

图片来源://booksfromtaiwan.tw/download.php

除了民间业者和学界的力量,政府也能助文学外译一臂之力。文化部从 2014 年起成立 Books from Taiwan 专案(简称 BFT),每年精选具有海外市场潜力的台湾好书,提供英文简介和部分英译稿,借由纸本刊物、网站和电子的形式,推荐给世界各地的出版人。一旦外国出版社签下台湾作品的版权,还能向文化部申请出版补助,降低出版风险,投入更多行销资源,提高作品的能见度。

来自政府的 BFT 和翻译补助,已经做到了外译出版前端(介绍作品)和后端(出版补助),剩下的就是中间最关键也最困难的「授权」:要去哪里找买家?谁来用外文说的故事?怎么谈条件?如何理解各国的市场行情?这就有赖专业的版权人,他们可能是出版社的版权经理,也可能是版权代理公司的经纪人,扮演着整合资源的重要角色:收集行销资料、找译者准备英译稿、想出吸引人的文案、勤跑书展认识外国出版人……等,经由一场场的会议或饭局,一遍又一遍地述说精彩的台湾故事,跨越语言与文化的隔阂,寻找外国编辑眼中那抹闪现的灵光。

近几年来,台湾的版权人已经累积了相当的国际授权 know-how,不仅代理两岸三地的华文作者,甚至能成为日本和韩国作家进军欧美的跳板,而每一笔成功的授权,都是为之后的作品铺路,例如《82年生的金智英》能扬名国际,除了作品本身在韩国的惊人销量、描写女性困境的普世共鸣,也因为韩江的《素食者》和村田沙耶香《便利店人间》先在欧美市场取得巨大成功。

这一连串的亚洲女性书写风潮,下一次可能就会让某本台湾小说登上国际舞台:也许是李维菁的《人鱼纪》,也许是刘梓洁的《自由游戏》,也许是陈雪的《无父之城》,也许是张亦绚的《性意思史》,或是邱常婷的《新神》。

我们拭目以待。

【长篇小说专题资料库简介】

2018年,国艺会透过「专题资料库研究计画-长篇小说专题」,以专案作品为核心,扩及常态补助之长篇小说作品,进行资料调查征集、统计分析、研究撰文、影像观察,追踪补助作品后续发展和影响,并与国内第一线教育工作者合作,共同创造补助成果延伸运用价值。2019年完成「长篇小说专题资料库」建置。

👉👉👉更多资料,可点击前往点击前往:【长篇小说专题资料库

文|谭光磊
光磊国际版权公司创办人,代表作包括《追风筝的孩子》、《风之影》等;也致力于中文书的国际授权,代理三毛、吴明益等廿余位华文作家。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