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普通生活 在一起|宋尚纬与陆颖鱼对谈──坏掉的人,也要好好活着

在一起|宋尚纬与陆颖鱼对谈──坏掉的人,也要好好活着

written by 郭 哲佑 2018-04-02
在一起|宋尚纬与陆颖鱼对谈──坏掉的人,也要好好活着

宋尚纬以一年一本的惊人创作力 , 书写自己的个人生命史 , 每一本诗集都能引起广大的共鸣 。 最新作品 《 好人 》 出版后 , 邀请诗生活的鱼店长──诗人陆颖鱼在诗生活与尚纬犀利对谈 。

 派对介绍

宋尚纬以一年一本的惊人创作力,书写自己的个人生命史,每一本诗集都能引起广大的共鸣。最新作品《好人》收录宋尚纬在 2017 年创作的 36 首诗,诗集出版后,邀请诗生活的鱼店长──诗人陆颖鱼在诗生活与尚纬犀利对谈,分享个人创作经验中种种的「好事」与「坏事」,揭露创作与生活、作品与读者之间的复杂关系。

叩问「好人」的内涵可能

陆颖鱼观察,相较于宋尚纬之前的作品,这本诗集似乎显得更诚实,语言的使用上也较平易,这个转变对尚纬来说是有意识的吗?而过去一年之中,尚纬的生活遇到了一些突如其来的转变,这与以「好人」一词作为书名是否有关?

其实如何评断人的好坏,与自身的位置有密切关系。宋尚纬认为,我们不会称呼与自身毫无关连的人为「好人」;相对的,「坏人」与否,往往也涉及种种不同的利益与立场。从家庭、求学到进入社会,宋尚纬经历了比一般人更复杂的人际关系,在许多激烈的碰撞角力后,使得他渐渐懂得同理他人的处境,不预设立场,而是先将每个人都视为「好人」。举例来说,因为嗜玩网路游戏,宋尚纬常在游戏群组中认识一些和原本生活圈截然不同的人;在拓展同温层的同时,也颠覆了一些刻板印象,包含对「好人」或「坏人」的既定想法。宋尚纬曾经在网路游戏群组里认识一位一般人认为的「大哥」,身上有着半甲刺青,群组里鼓吹大家「作个坏人」,因为好人总是被欺负、被踩低的那一个;但实际见面后,发现大哥虽然有着江湖气,却是个时常为他人着想、不折不扣的好人。「好」与「坏」,真的有如此绝对吗?或许有时候,对人的「恶意」只是自我的保护色,而对人的「善意」,也不过是为了填补自身的安全感而已。

宋尚纬, 陆颖鱼

(图/林子扬)

 

理解与回应:好人与好诗

要成为「好人」或「坏人」,关乎到自我与他人的关系。陆颖鱼提到,在中学时,人们往往会面临第一次的内省与认同;而宋尚纬自陈,其实自己在高中时是同学霸凌的对象,久了之后也明白,很多时候人们为了保全自己,需要一个攻击、发泄的目标,这都源自于沟通的困难。求学过程中降临在宋尚纬身上的困厄,同时也是激发他写作的动力;高中开始,宋尚纬接触文学,原本尝试的是小说创作,但为了隐藏、包装自己的愤怒,开始用繁复的语言写诗,把自己包裹起来。「从前写诗是为了抒发情绪」,宋尚纬说,当那些难以承受的重压在身上时,诗是自我的出口,他甚至可以足不出户,关在房里一天写五首长诗。不过,随着与自我、与他人的和解,在出了几本诗集之后,现在的宋尚纬反而会避开这类写法,而是更自在的舒张自己,在诗里铺展种种心绪流动,脱去复杂华丽的外衣,不为写而写,交出的可以是更开阔、更具可读性的作品。

提到诗与读者的关系,陆颖鱼认为,一首诗像一个被诗人精心打造的房间,读者被邀请进房欣赏;但不要追问房内物品的来历与缘由,能够把诗里的物件作有限度的「误读」,反而是对作者最好的致敬。宋尚纬则害怕读者过度解读,追问诗作的来历与本事,同时也害怕那种设下陷阱、成为有字天书的诗,当中如何取舍拉锯,确实需要很多考虑。许多诗人采取的方式是抽离场景,留下内省的句子,近年来受欢迎的诗中,这种内省、自我揭发的写作方式相当盛行。陆颖鱼说,这类诗人往往被冠以「厌世诗人」的名号,宋尚纬也常常被贴在这个标签之下;但是所谓的「厌世诗人」,其实也许比一般人更「恋世」,才能持续挖掘书写,不畏惧面对自身的伤痛。就如同宋尚纬的诗,在长篇吞吐中,仿佛也透露著一些光芒,尽管可能是微小的,却也足够照亮许多阴暗面,让受伤的人愿意继续往前。

活动最后,两人进行快问快答,多半是一些趣味生活琐事,现场气氛温馨热闹,台下也有诗人追奇、楚影一同参与。在午后的小店里,诗人与读者仿佛都找到了一个小小的位子安置自己,贴进自己心中的好人。

(图/林子扬)

宋尚纬著,启明出版

郭哲佑
1987年生,新北人。台湾大学中国文学研究所硕士毕业。建中红楼诗社出身,诗作散见各报刊、诗刊,著有诗集《间奏》、《写生》,并入选年度诗选、《台湾七年级新诗金典》等选辑。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