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喜歡讀書 東野圭吾10X10|10現場:殺意與食慾,只有一線之隔(上)

東野圭吾10X10|10現場:殺意與食慾,只有一線之隔(上)

written by 路那 2018-10-04
東野圭吾10X10|10現場:殺意與食慾,只有一線之隔(上)

在推理小說中,地點有時一點也不重要,有時卻又至關緊要。然而,對於書迷來說,無論它的重要性為何,只要小說中寫到了,有機會總是想要親身走訪,感受當地特有的氛圍。而講到東野圭吾與東京,絕不會放過的就是加賀恭一郎混跡許久的人形町。那麼,人形町以外呢?本次企劃,精選(包含人形町在內的)十個地點,帶你紙上暢遊東野圭吾@東京!

1. 《夢幻花》:入谷的朝顔市(台東區入谷鬼子母神周遭)

打著「東野圭吾構思十年長篇推理新作!」的《夢幻花》,本身可說就是販賣著夢幻的商品。而更為夢幻的大概是小說中那個每年一度的牽牛花市集,實際上真有其事。這個市集,就位在東京入谷鬼子母神的附近。

入谷當地是牽牛花的培育重鎮,而此地的牽牛花栽培,約始於江戶末期。到了明治中期,因為培育出的花種相當美麗,名聲大盛。然而,抵擋不過時代的變遷,在大正時期一度消失。戰後,在「朝顏同好會」的努力下,才又恢復了今日的盛況。

既然有著超過千種的牽牛花,那麼黃色的牽牛花又為何失傳呢?不妨一邊思考故事背後的深意,一邊來感受夏日的風物詩吧!附帶一提,這週遭不僅有野田屋、宮川、三善等知名鰻魚老店,還有八千代堂、竹隆庵等以朝顏為主題的和菓子喔!

2. 《嫌疑犯X的獻身》:隅田川河岸步道

安比/攝影

講到東野圭吾,不可不提的作品,大概就是《嫌疑犯X的獻身》。由於石神暗戀的花崗靖子就在隅田川岸邊的便當店打工,這條路線遂成了石神每日必經之道。而小說的開場,也即是一連串對隅田川河岸步道的描寫。 由於隅田川上採用的橋體種類相當多元,使得此川有著「橋樑博物館」的封號。河岸兩側都設有步道,一般推薦的路線,是由吾妻橋出發,行經駒形橋到勝鬨橋的兩小時路線。

而隅田川右岸由濱町公園到新大橋這一帶的步道,即是電影《嫌疑犯X的獻身》的拍攝場景。而新大橋底下、上有高速公路遮蔭之處,則是小說中所描寫的遊民棲身之所。除了在河邊行走外,亦可到對岸頗負盛名的清澄庭園逛逛。石神任教的私立高中,就被設定在此公園前。

3. 《時生》:淺草花屋敷與神谷吧

施清元/攝影

被東野圭吾自評為「集大成之作」的《時生》,其背景設置在一九七九年左右的淺草。此地與上野一帶,是知名的東京「下町」代表,保留了許多庶民大眾的文化風景。一九六○年代,由於電視機的普及,淺草受到相當的打擊。幸好,一九七八年重新舉辦的隅田川花火大會,讓淺草又重新成了熱鬧繁華的街市。這回想要特別介紹的,是小說中提及的淺草花屋敷與神谷吧──它們各自擁有一個值得驕傲的「日本第一」。

一八五三年開設的「淺草花屋敷」,本來是江戶時期供文人雅士聚會的花園。明治維新後,園內開始增設遊樂設施與動物園,希望能招徠更多遊客。如今已經成了奇妙的懷舊景點──園內有據稱是日本最古老的雲霄飛車,高齡六十。是的,沒錯,淺草花屋敷,是日本最早出現的遊樂園。

那麼,神谷吧自然就是日本最早的西式酒吧了。這間酒吧以「電氣白蘭」這款混合雞尾酒聞名,除了《時生》提及此款名稱酷炫的調酒之外,它也出現在太宰治的《人間失格》與森見登美彥的《春宵苦短,少女前進吧!》、《有頂天家族》等作品中喔!

4. 《新參者》:人形町散步

施清元/攝影

儘管早在《畢業──雪月花殺人事件》中便登場,但讓加賀恭一郎這個角色廣受矚目的,無疑是在《新參者》改編為日劇之後。也因此,無論是小說或電視劇,都理所當然地成了東野迷到東京時的最佳旅行指南。

《新參者》小說中的店家:煎餅店「甘辛」、料亭「松矢」、洋菓子店「QUATTRO」等,雖為虛構,但在人形町中仍可找得到電視劇取景的店家──小說中的「甘辛」,即是現實中的煎餅名店「草加屋」。而在人形町另一側的巷內,則是料亭「松矢」原型的「きく家」。洋菓子店「QUATTRO」,則是排隊名店「Sucre-rie」。最後,加賀和被害人之子碰面的咖啡店「喫茶去」,則為創立於一九一九年的老店「喫茶去快生軒」。看到這裡,餓了嗎?別忘了,此處尚有知名的「重盛人形燒」,也曾在電視劇中出現過喔!

5. 《當祈禱落幕時》:人形町散步.明治座

施清元/攝影

作為加賀系列的第十作,《當祈禱落幕時》由於巧妙討論東日本大地震與核電廠工安的嚴肅議題,被評為東野圭吾版本的「砂之器」。小說中一切的啟動鍵,正是舞台劇導演與演員淺居博美在明治座公演時,被國中同學認出她宣告已經死亡的父親仍在人世。那麼,明治座本身擁有什麼樣的歷史呢?

創立於一八七三年的明治座,是東京最具有代表性的劇場之一。明治座原名喜昇座,日後曾改名久松座、千歲座等,在一八九三年才以「明治座」留存至今。經歷過地震、空襲、火災的明治座,自喜昇座時代開始,便是歌舞伎新派演藝的重鎮。明治座如今除保有傳統演出外,亦有歌舞伎與動漫結合的音樂劇上演,可說是相當與時俱進。最後,在看歌舞伎表演的同時,別忘了也訂一個明治座知名的幕之內便當,依循江戶時期留下的傳統,在幕與幕的休息時間飽餐一頓吧!

6. 《麒麟之翼》:日本橋上麒麟像

施清元/攝影

《麒麟之翼》的故事開端,便是在一個寒夜裡,巡警目擊了倒在日本橋上的遇刺男子。為何男子掙扎地走到「麒麟之翼」的橋柱,成了本書中最令人為之動容的謎底。此地因而成了書迷絕對不會錯過的景點。日本橋的源起,可回溯到德川幕府將其設置為全國道路網的起點。其後歷經多次重建,現今的日本橋係於一九一一年落成的第十九代橋樑。改建時的裝飾顧問是明治時代知名的建築家妻木賴黃,他採和洋折衷的方式來改建此橋。因此在西洋式設計的橋體上,有著許多日式主題的裝飾,如象徵繁榮的麒麟、象徵守護的獅子等。至於橋上松與榎的植物浮雕,則源於江戶時代以此二植物作為里程標示的傳統。除了標誌性的麒麟外,不妨也多留意一下橋上這些同樣精緻的雕刻。

7. 《假面飯店》:皇家花園酒店

楊智傑/攝影

位於日本橋的皇家花園酒店,是《假面飯店》事件發生地「東京柯迪西亞」的原型。而若仔細探究這間酒店的歷史,會意外發現,它和戰後日本史竟也有千絲萬縷的關聯。

皇家花園酒店隸屬於「三菱地產集團」旗下,其前身正是日本三大財閥之一的舊三菱財閥。在這樣有力的背景下,皇家花園酒店於一九八九年緊鄰著東京城市航空站開業了。憑藉絕佳的地理位置與服務,挺過了泡沫經濟破滅後的蕭條時期,即將在明年迎來三十周年紀念日。如果你正盤算著在那時去一趟東京的話,不妨順道前往住宿或用餐,感受一下泡沫經濟時代便屹立至今的「都會酒店」風采。

8. 《當祈禱落幕時》:不被注意的日本橋川

施清元/攝影

在本書中,加賀恭一郎終於達成他的心願——解開母親遺物中的「日本橋川之謎」。所謂的日本橋川,到底是什麼呢?

「日本橋川」的前身,是德川幕府時代的「飯田堀」。由於全國的貨物在此匯集,飯田堀的兩岸形成商品交易的場所,熱鬧的街市亦隨之形成。今日東京許多商業中心與商店街,正是由此逐步演變而來。一九○三年,隨著都市計畫的執行,原本部分遭填平的飯田堀重新連通神田川,並改稱為日本橋川。

在小說中,東野曾借松宮與加賀的對話,說出了「我好像從來都沒有留意過日本橋川」的一句話。何至於此?原來,一九六四年日本為了舉辦東京奧運,在無地可建的情形下,只得將高速公路蓋在日本橋川上。長年處於高速公路陰影下的日本橋川,也因此逐漸地退出東京居民的記憶之外。

9. 《流星之絆》:善福寺公園

在《流星之絆》的日劇中,故事的最後,功一和泰輔在某公園進行了令人動容的對話。這一場對話,就位於東京都杉並區的善福寺公園。

善福寺公園的中心,是被稱為「武藏野三大湧水池」之一的善福寺池。它並沒有井之頭恩賜公園的井之頭池或石神井公園的三寶寺池那麼知名,但亦是自古以來,武藏野地區的重要水源地。湧水量豐沛的善福寺池,附近亦遍布著雜木林。在此處散步,也能感受自然主義大師國木田獨步名作《武藏野》筆下的風情。

10. 《幻夜》、《以眨眼乾杯》:銀座

安比/攝影

被認為是《白夜行》後續的《幻夜》,講述了經歷阪神大震災的新海美冬,轉移到東京銀座高級珠寶店展開新生活的故事。被東野視為「惡女代表」的新海美冬所在的銀座,是什麼樣子的呢?

銀座的名稱,源自於一六一二年。當時的「銀錠鑄造所」由駿府(今靜岡市)遷到此地,由是得名。一八七二年,銀座一帶遭大火焚毀,之後延請英國建築師湯瑪士・華達士(Thomas Waters)設計磚造建築。帶有濃厚西洋風格的銀座磚瓦街,就此成為日本文明開化的象徵之一。一九二三年的關東大地震,雖然震毀了不少建築,但在後藤新平規劃下,銀座很快恢復了熱鬧景況,甚至成為「繁華街」的代名詞至今。
東野圭吾的小說中,除了《幻夜》以銀座為背景外,《以眨眼乾杯》的故事也發生在此地──講述派對美女連續遭害的事件,顯示了銀座儘管繁華如錦,但終究無法照亮人性的黑暗。

◆ 本文原刊載於《聯合文學》雜誌第408期。

路那

疑案辦副主任、台灣推理作家協會成員、台大台文所博士候選人、東南科技大學兼任講師。長期致力於台灣文學與推理小說的評論、研究與推廣。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