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栏 【手写日记|十二月】郑进耀

【手写日记|十二月】郑进耀

written by 郑进耀 2019-12-02
【手写日记|十二月】郑进耀

点我看今日日记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1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1

2019.12.1

整理日本旅行的行李,发现买了一堆垃圾小物。
像是防花粉喷雾,喷起来冰冰凉凉的满消暑的。(但不知是否有效?)
也买了防打呼贴布,把上、下唇黏住。结果,隔天早上发现,贴布黏在门牙上了。

日本药妆店的商品就是不断在生活里找碴,每一件商品就是一道生活难题的解答。
我被这种想像召唤了,买了一堆小物回家,解决那些本就没有困扰我的生活难题。
最后,它们一个一个成了垃圾,在岁末年终时,被拿来当作交换礼物。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2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2

2019.12.2

我喜欢文具。
参加手写日记有个私心:终于可以展示我收藏的各种笔记本了!
可是,乏味没营养的生活写在纸质讲究的笔记本上,像是在讽刺自己。
如果,写在废纸上那就是艺术了!
( ikea 的说明书是世界上最有智慧的 “废纸”了!)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3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3

2019.12.3

下午听了一场色情黑胶的试听会。
带着古风的台语旁白配上娇喘女声,激不起一丝性欲。
性欲的本质也许没变,但不同年代、不同媒体形式,撩拨情欲的方式却相异甚大。
试听会尾声,主办人整理了形容性器官的台语用词:膦鸟、屄。
我一下就说出相对应的台语。
从小说脏话、看A片总算有回报了。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4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4

2019.12.4

今日访谈录:C先生,60 岁,前电视制作人。
「我以前做一个绘画节目,突发奇想,找辣妹做人体彩绘,收视大好。我还把辣妹拉到海边做人体彩绘,结果,头一转过去,海边军营里的阿兵哥全趴在墙上看我们的辣妹。」
我说,你们这样算劳军,功在党国。中华民国国军谢谢你们!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5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5

2019.12.5

最近通勤时间都在听 podcast,台湾的 podcast 节目跟电视节目一样,主持人和来宾漫无目的鬼扯。
有的闲聊还算有料,大多就是纯闲聊。
台湾人是多爱听人聊天?
新科技的发展并不保证垃圾量减少。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6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6

2019.12.6

天冷,按摩店也挤满人。师傅坚持要帮我开电毯,他说:「反正,不用加钱。」
躺了一阵便入睡,醒来,翻身。
翻身才发现,房间冷气好强。师傅呼吸有些喘,想必已是满身汗。
开电毯可能是为了这么强冷气,不能让客人感冒吧?
「上班很辛苦吧?」师傅问。我心想,你比较辛苦吧?
一个又冷又热的房间,二个互觉得对方辛苦的人。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7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7

2019.12.7

下午,参加 openbook 颁奖。
吃便当》今年得到美好生活类的好书奖,其实,书卖得并不好。
5、6 年前,在周刊工作,一则五、六百字的短篇人物故事,总能轻易引来流量。
不过,时至今日,读者更容易在 Dcard、爆料公社、恋爱婚姻社团里,读到更多、更生猛的人物故事。
人们打开手机,就等著被感动、被震撼,然后,再滑向下一则故事。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8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8

2019.12.8

和家人吃完饭,散步到华山的路上,遇到移工在民进党部前抗议。
今年秋斗停办,倒是移工们走上街头。
民主的可贵不是在投票而已,而是社会终于长出一个可以协商冲突的公民社会。
政治才不是找回初心那么简单,那是一个妥协、说服的过程,一点也不愉快。
回家到 7-11 取货,是网路买的文具店家附了这张小纸。
在这个时刻,政治稍微可爱一点。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9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9

2019.12.9

访谈录:H先生,电影行销。
「我高中就看A片,不喜欢蓝光片,太清楚,器官看得这么清楚,也太恶心了。所以看A片的人有一群是偏爱有码的。无码一下子全看光光,没意思啦!」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10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10

2019.12.10

到仁爱路采访,想从捷运站骑 U-bike 过去。
结果,整条仁爱路二段没有 U-bike 停放站。
想来也是合理,往仁爱路谁需要 U-bike?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11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11

2019.12.11

「他为何要这样做?这么做对他没有任何好处。」
「就像被著蝎子渡河的青蛙,蝎子在河中央忍不住螫伤青蛙,一起沉入河里,青蛙不解,问蝎子为何如此损人又不利己?蝎子答,这是我的天性。」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12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12

2019.12.12

自从发现衣柜里,被各种廉价品牌的衣服占满空间之后,我开始有意识少买衣服。
今年冬天,难得看上一件好看的飞行外套,穿在路上,都觉得路人看我的眼神不一样了。
有一天,打开电视,我才找到路人眼神是什么意思。
我的外套跟民进党募款的草绿色外套,几乎是一模一样。
这比穿 Uniqlo 有人撞衫还要尴尬,我是要安慰自己说:「好险不是跟韩国瑜同一件。」吗?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13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13

2019.12.13

早上起床,右脚隐约有些异样。
冬天,交稿前夕,右脚踝,应该是痛风发作。
这病来得神秘,我没有大鱼大肉,也固定运动喝水,当压力大、身体过累,就会没事发作一下。
每回出远门,都会带上抗痛风的药,虽然没有在出远门时发作过,但是有一回因为没有带药,整段旅程提心吊胆。
还好,今日是在家里的床上醒来,跛脚走到冰箱拿药只需 10 秒。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14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14

2019.12.14

右脚不知名疼(非昨日以为的痛风)到医院看骨科,预约 11:30 的门诊直下午 2:00 才进诊疗间。
往来的病人,约两类:一为血气方刚各种意外受伤的少年,一群 8+9 就在门外喧嚣;另一大类则为老人,各种年纪、样态、性别的老人。
骨科是老人的科别。难怪看诊速度这么慢。也因为老人多,骨科医生好友耐心,很懂得安抚人。只是,今天的骨科医生应该体重破百吧?他安慰我,右脚只是拉伤,不必担心。
反是我,有点多事,担心他这么胖又这么累,会不会不健康?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15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15

2019.12.15

Bourdier 说的「习癖」,habitus,用来说猫不知适不适合?
老猫精妹每回偷偷蹭我的鞋子,被发现时,会扭著肥屁股跑开,并在猫抓板上假装磨爪子。
阿掰偷咬塑胶袋被发现时,他会边叫边跑开。像是碎嘴抱怨。
万物皆有习癖,改不了。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16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16

2019.12.16

ikea 今天来安装厨房柜子,为了一片强化玻璃占据的墙面,跑了好几趟 ikea,和规划专员及丈量师傅来回讨论多次。
结果,多次讨论终于找到避开玻璃的安装方式。
岂料,师傅安装一个微微的震动,整片玻璃应声碎裂。
之前的繁复规划都是徒然。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17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17

2019.12.17

在跑步机上看《派遣女医 X 》,想到多年前的《庶务二课》、近年的《房仲女王》,日剧的职场剧很爱这种霸气、自我的角色。偏偏这是日本职场最不可能出现的员工性格。
就好像韩剧的爱情戏,不时出现大女人的角色。而真实世界里的爱情根本不会有这种女主角。反而是不时出现奸杀案的《Signal 信号》可能还贴近一点韩国真实社会吧?
戏剧「再现」真实。被「再现」的那个「真实」,有时却是社会的集体匮乏与想望的状态。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18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18

2019.12.18

整理新厨房的杂物。发现买了好多碗盘、杯子。
一开始,是成套买,幻想要常常接待客人。然而,当朋友来访,我常以家里乱回绝,最后也没招待几次。
之后,节制购买欲,成双成对的买。
最后,一只杯一个盘,单独买。直到柜子摆不下了,终于放手不买了。
可是,新厨房多了新厨柜又有空间了,怎么办?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19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19

2019.12.19

北京限狗令太可怕了。
可怕到,我都怀疑不是真的。
政治是管理众人的事,政治是权力分配的过程。
但是,政治从不关动物们的事,动物只是被处理的物件。
低端人口都可以集体被驱赶,杀杀狗也没什么。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20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20

2019.12.20

新厨房换了新的瓦斯炉,火力极强。
以前,边做菜还能同时分心滑手机、冲咖啡、喂猫。
现在,炉火不等人,炒菜如作战。
做一顿饭神经紧绷,连肩膀都硬了。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22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22

2019.12.21

已经很久没看电视了
每次吃饭,配的是 YouTube,尤其是没什么特别,也不知名的 Youtuber 拍的流水帐 Vlog。
看着他们做一般般的菜色,过著一般般的生活,有种莫名的疗愈感。
不过,近日 YouTube 上发烧前十大竟有三则是歌手谢和弦暴走的新闻影片。
网路上,还是有很多人看着别人发疯来疗愈自己。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22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22

2019.12.22

逛花市,买植物。
我偏爱长相怪奇的空气凤梨与鹿角蕨。
这两类植物已在阳台上不断繁殖,占地为王。
看到许久不见的马鞭草,这是阳台上唯一存活超过 5 年香草植物,去年夏天出国,没有浇水,最终阵亡。
今天,带回一盆马鞭草再续前缘,占地为王的空气凤梨与蕨类都失宠了!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23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23

2019.12.23

一楼荒废超过 10 年没住人。
公寓位在山边,杂草藤蔓全长进了一楼院子里。巨大的藤蔓像童话里〈杰克与魔豆〉一路爬上了五楼。
近日,一楼突然有人打扫。原来是屋主的朋友来借住,邻居好奇询问为何屋主迟迟不处理这房子,如果人不在国内,不如把房子趁好价格,卖一卖吧!
新房客转述屋主的想法:这位台大法律系教授、公平会委员的柯姓女屋主,退休后全家移民美国,不卖房的理由是:生活不缺钱,如果突然多出几百万或一千万,她会很困扰。还要想怎么安排这笔钱。
有钱人跟你想的果然不一样。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24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24

2019.12.24

交友软体情境。
「你是什么型?」
「我异男样。」
「所以是像柯文哲还是像韩国瑜?」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25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25

2019.12.25

搭火车去采访,收集到一堆光怪陆离的故事。
结束时,又搭火车晃回台北。
如果一路搭著慢车,摇晃到南台湾,会是什么景况?
高中偶而搭火车上补习班,一直觉得搭火车很浪漫。
现在没这种情怀了。
一路晃到南部,腰大概会断掉。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26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26

2019.12.26

早上,师傅来安装玻璃。
年长的那位,眼神稍有不对,或轻啧一声,年轻的就立正低头道歉。两位年纪差距不大,看起来不像师徒,两人的短T袖口露出相仿的刺青,推测应该刺了「半甲」。两人可能是道上的「兄弟」吧?
冬日早晨的内心推理小剧场。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27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27

2019.12.27

看到一群 youtuber 合拍「回家投票」的影片有些感动。
除了这群网红之外,许多色情直播主也不吝在自己的平台上表态支持香港运动,这很有意思。
不管是网红还是往网黄,都必须仰赖一个自由的社会环境,才有存在、壮大的可能。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28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28

2019.12.28

到医院看病。
大厅墙上挂著各科别医生照片。
其中一个,看起来面善,再看名字。
喔,这位医生你的照片与「实体」实在相异甚大。
我想起来当时不知道选哪位医生,只好滑网页看他们的照片。
选了这个看起来最帅的,但人最后与「实体」不符的医生。
帅照还是有用的,因为一直有像我这样肤浅的病人。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29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29

2019.12.29

今早去北美馆看「行墨」,董阳孜的个展。
展中的影片,她说,创作是一个人的事。
多年前,曾在诚品的展览空间看她的展出,空间很大、没什么人,董阳孜带着毛帽,手持保温杯坐在空间一角,果真是「一个人」的事。她在另一部受访影片,谈用不同笔具写大幅作品,写到肌肉拉伤。现场看到这些作品,有些令人震撼,但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那些古灵精怪的线条,偶而晕墨的字,有不同的趣味,奇异的平衡感。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30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30

2019.12.30

折了 3 个 Ikea 的 Billy 书柜,1 个书柜要分 3 次搬到一楼等清洁队来收。
3 个书柜走 9 趟,我住在 4 楼,所以今天爬了 36 层楼。
比健身房还累。today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31

手写日记|12月|郑进耀|12/31

2019.12.31

2019 年的最后一天。
好像应该做点来年的计划清单,想来想去,最希望明年多点有趣的事发生。
写有趣的题材,做有趣的事。财富、健康当然也重要,但「有趣」这种事是无法靠努力得来的,只能靠「许愿」了。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