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喜欢读书联文选书 【联文选书】决裂的诗艺─孙得钦《白童夜歌》

【联文选书】决裂的诗艺─孙得钦《白童夜歌》

written by 胡家荣 2021-01-15
【联文选书】决裂的诗艺─孙得钦《白童夜歌》

孙得钦第一本诗集《有些影子怕黑》稍微展露的宗教意识,在这一本又更加笃定,甚至已形成系统性的「神学」。当然他的「神学」常常是援引圣经并提出反驳,但圣经只是他的「经典工具」,他的「神」更不是你我想像的神,毕竟他所感知和理解到的神并不存在于任何经典,但在某方面又与所有经典并行无悖;因为那可是神,神怎能违背自己,一如人同样不该违背自己。

正是在这种小至极小处,神在你身体和心里(〈伟大情操〉:「身体是圣殿∕心是王」)、在你生活呼吸的每一细节里;大至宇宙只是祂的一小部分。但这奥秘,文字也总是牢笼,只能说了又说,又多说无益,只是离真理更远。

而这竟也有反面?诗中不乏神与我们同样脆弱、软弱无助,〈神〉:「累了∕何不跪下来∕亲吻我的脚趾∕让我哄你入睡」;甚至有时我们杀了神,〈弃尸荒野的桥段〉。诗中存在许多血腥、暴力和杀戮,而那些好像并不邪恶,借用诗句,那是「甜如蜜的血味」〈动静〉;而〈共生〉说得更白:「我杀死的人∕都成为大地的食物」,直言「自然」并不需要通过人类的道德律法,于是同理,我们只要一想「神」这个概念,就全是错的。在这里我们讨论神,其实不只神,还有宇宙,有生命,有爱,有死亡,这些他所谓的「大字」。「神学」里也可以没有神。

他的后记〈忘言〉仿佛否定文字,却又肯定文字的徒劳是有价值的:「言语能说出的,都是微不足道的事。但我需要这些言语,把所有的微不足道耗尽。无为不是不为,忘言不是无言」。所谓「有些时候,我无法期待一首诗更完整。我无法以此为目标来努力。它不能更完整。它正是存在于那不完整里面」,像他在隐晦地悄声诉说他对「诗艺」的无力感,或严肃点甚至是某种决裂(如果你读出了一点点这个味道)。为什么呢,因为另一头更重要,更具意义啊,诗只是一种传递它们的媒介。如果我能拥有全部启示,如果写诗不再能给我启示、感动我,意味着,也就不再能期待能够给予读者启示或感动了。如〈只是通过〉,提到的人名就有霍金、墨必斯、草薙素子、哈利.迪恩.史坦顿、西斯托.罗德里格斯,那种极其少见,毫无章法似的芜杂;又如〈听见〉这般大篇幅地陈述一部电影的结尾,仿佛一个不会写诗的人。但一个诗人哪有这么容易跟「诗艺」决裂呢?就假设他是好了,他所有决裂的痕迹都被保留下来,成为一种「诗艺」。

⊕书籍资讯:

《白童夜歌》,孙得钦,逗点文创

孙得钦是特异的诗人,不见岖径险蹊的文面,存在了决断之定见。无为非不为,忘言非无言。综观宇宙,相对微不足道的生命体如人类,往往仅企求片刻的永恒,或许是一道余温、一片光尘、一枝残花……本诗集如一变形(变奏、变速)之透明容器,承纳无数轻灵巧劲的诗意,而语态多所留白的不完整,却又已然为丰沛自适的完全体。

孙得钦的诗作,外观孱弱却隐含了强健体质,肇因其高度自省,从身体、思想到情绪,看似闲散的日常处处宛如老庄哲思,见山是山亦非山;诗人探究生命原义,体现于句式里的力量,轻简而稳固,像是自我启示,备忘给今日起每一刻的良言。

⊕延伸阅读:

《有些影子怕黑》,孙得钦,逗点文创

《有些影子怕黑》是孙得钦的首本诗集,当中的诗其实经过演化,时间跨幅颇长,就我所知从最早的〈已经〉、〈女孩〉,这时期写的爱情应当是私有、占有式的爱情,或致电影,那些是非常「文」的纤细手法;〈唇〉像在探索短诗,而〈螺旋〉像在探索组诗,都是极有意识的。再到〈鬼迷宫〉——一首西方传统诗歌「Sestina」:由固定格式、韵律写成,这样的另一种练习。相较起后期那起头第一首〈开始敢说一些字〉,那里面的「灵魂」、「爱」、「神」、「很敢很敢∕几乎太敢」、「石头不重∕妳要接好」;孙得钦的宗教性展开,与过去的艺术性抗衡。

新书资讯员|胡家荣
台北木栅人。东海大学中文系、国立东华大学创作与英语文学研究所毕业。著有诗集《光上黑山》、对写集《尤里西斯的狗》作者之一。

0 comment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