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艺文行事 魔幻音乐与妖怪奇谭的协奏曲:访谈《妖怪台湾》音乐剧作曲家张菁珊

魔幻音乐与妖怪奇谭的协奏曲:访谈《妖怪台湾》音乐剧作曲家张菁珊

written by 何敬尧 2021-03-03
魔幻音乐与妖怪奇谭的协奏曲:访谈《妖怪台湾》音乐剧作曲家张菁珊

二〇二一年三月,国立台湾交响乐团与故事工厂剧团,齐心协力打造的《妖怪台湾》魔幻音乐剧,即将在台北演出。去年底,此剧在台中首演,作曲家张菁珊与原著作者何敬尧会面,共同讨论此剧中音乐与妖怪的魔魅共构。当时的访谈过程,作曲家张菁珊分享了创作妖怪乐章的心得感想,也为我们提供了奇幻音乐创作的新颖观点。

「妖怪」从何而来?「台湾」如何以音乐呈现?

何敬尧:请问您一开始接下音乐剧的作曲工作,您有何想像?

张菁珊:我从小看日本宫崎骏动画,所以接下这次作曲工作,一开始也是想到类似日本的妖怪。当然,我很希望这出戏剧会让台湾人有共鸣,所以我在音乐里面加了很多本土元素。我认为有别于西方时常把妖怪塑造成人类对立面的奇怪生物,台湾的妖怪是有灵性的,虽然是不同于人类的另一种物种,但也与人类共同生活在这个世界中。

在音乐设计上,我希望把一个魔幻的世界呈现给观众。我主要想琢磨于人类的情感,如同彦霖剧本中,妖怪其实是人类写出来的故事,妖怪就是故事。所以,我偏向于先琢磨人类的情感,借此烘托出妖怪。

何敬尧:您在先前访谈中,曾说自己必须面对「妖怪」与「台湾」这两个关键词。请问您如何在乐曲中呈现这两个关键词?

张菁珊:在妖怪的部分,对应不同的场景,就会有不同的设计。例如人类世界的音乐,会偏向明确的大调风格或小调风格,不过在妖怪世界则是用比较传统的音阶,像是中国的五声音阶、日本的调式。我觉得比较传统的曲调、音节比较能够呈现出古老传说的时代感。

除此之外,因为这个音乐剧会有亲子观众,所以不能把妖怪描写得太恐怖。所以我让音乐的呈现方面偏向活泼生动,希望让孩童也能够对这个音乐故事感到有兴趣。

在台湾的部分,我思考了很久。台湾拥有多元的文化,有西方人、汉人、日本人等等文化在台湾发展,所以我决定不将曲风限制在某种特别风格,而是兼容并蓄。例如,妖怪花车的音乐里面有中国大鼓与京剧钹等设计,就是发想自庙会。另外,也有原住民音乐的设计,也就是八部合音。除此之外,也有一些音乐会呈现西方的管弦乐风格,不过仍然会穿插东方民族特有的调式。简而言之,音乐设计与呈现方式可能是西方的方式,但内容则是充满东方的韵味与素材。

祖灵与巨鲸:神秘的八部合音乐曲

何敬尧:在《妖怪台湾》音乐剧中,有一个非常精采的演出,也就是八部合音的音乐,这段音乐很触动人心。请问您能否分享如何设计八部合音的乐曲?

张菁珊:八部和音原本只是音乐剧中的一个小间奏,不过跟彦霖讨论之后,就越发展写得越完整,最后成为剧中很重要的曲目。原本的想法只有鲲岛、巨鲸的想像,不过我则提出将巨鲸与祖灵结合的概念,于是就创作了〈祖灵与巨鲸〉这个曲子。

其实当时很犹豫是否要写原住民的曲子,因为害怕冒犯原住民族群。后来,我写了曲子之后,剧团也有找族语顾问讨论这个作品。

〈祖灵与巨鲸〉这首曲子,创作过程很困难,我对于原住民各族的歌曲也研究了很久。最后,我只选择七族的歌曲来编写八个声部。因为不同族的歌曲速度快慢、节奏都很不一样,所以如何将这些截然不同的歌曲结合在一起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因为必须找到适合的穿插点可以刚好几个声部拼叠成和声。不过因为最原始的八部合音是没有伴奏的,所以与管弦乐团搭配就比较困难。在整个创作过程我会尽量保持原始歌曲的曲调旋律,只有非常不得已的状况时,我才会去动到某一个音,使和声合理化。

在八部合音的部分,一开始希望人声越多越好,管絃乐越少越好。但排练时才意会到实际情况的可行性在演出可能会造成演员与乐团脱节的风险。所以后来我决定在乐曲前面部分、管絃乐较为单薄的时候,加入一些打击乐器,让演员可以快速辨认拍子在哪里。但这样也会有一些问题,那就是如何让打击乐器听起来不像是节拍器?虽然最终目标是为了帮演员算拍子,但是也需要多花巧思,让打击乐器听起来很稳定,但同时也富有变化性。这个难关,很具有挑战性。

妖怪乐曲的挑战,奇幻反映在地文化

何敬尧:请问您,制作《妖怪台湾》音乐剧的乐曲时,是否面临何种困难?

张菁珊:最先碰到的问题,其实是创作的过程很紧凑。一开始,要先等剧本出来。但是有了基本的剧本之后,剧本还会不断修改,所以很多曲子已经写了,但因为修改剧本的缘故,所以只能舍弃那些曲子。因为某些曲子被舍弃的关系,所以我必须重新思考整个作品的流畅性跟完整度。

第二个挑战则是,我会跟作词的天恒老师、导演彦霖不断讨论作品该呈现何种风格。他们会先从不同地方选取一些参考音乐给我聆听,例如《歌剧魅影》、《狮子王》……等等,而这些经典作品的风格其实很不相同。因此,该如何写出符合他们心中想像的音乐,又可以让音乐符合这出音乐剧的故事,让音乐可以衔接故事,就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并且,因为这次有国台交管弦乐团六十几个人的编制,所以如何突出管絃乐编曲,也是一个重点。我除了让管弦乐团保持原有风格,我也加入爵士鼓跟电贝司。我认为整体效果是好的,可以让管弦乐团不失优雅,但是也不流于太过通俗的感受。

因为我认为《妖怪台湾》本身是一个比较中性的题材,不是太过偏向爱恨情仇的作品,也不是只着重于正面情感或负面情感,所以我在乐曲风格的选择上会是中庸的角度,不会只以大调(偏向开心的旋律)或小调(偏向忧伤的旋律)为主。我不希望我在调性的选择上,会影响观众对于这出音乐剧的感受。

也因此,这样的想法会让创作变得比较困难。如何在一百多分钟的曲子中,呈现出中庸的感受,但又要让乐曲有趣、多变、引人入胜,这是挺困难的挑战。

另外,因为我先前没有写过中文的歌曲,所以这次也是第一次挑战写中文歌。很多流行乐,为了让旋律更加清晰、好记,会牺牲一些中文语调上听力能理解的部分。但是在音乐剧的创作中,我希望这出音乐剧,观众能够不看字幕、只听歌曲,就能够听得懂。于是我在很多旋律的设计上,也会以这一点做考量。

何敬尧:请问您期望《妖怪台湾》音乐剧能传达何种理念?以及能否谈谈您对于奇幻创作的想法?

张菁珊:这次的作品,我期待让观众能够有身临其境的感受,跟着女主角晓瑶一起去探险,并且让观众可以亲近台湾的妖怪,也进一步产生共鸣感。

对于孩童观众来说,我想传达的理念,应该是「妖怪并不奇怪」。妖怪可能与我们同样,都是生活在这个世界的某一种存在。我希望不要将妖怪「妖魔化」,而是将他们视为想要与我们和平共处的另一半的世界的朋友。

此外,我觉得台湾的奇幻文化,在地化是很重要的过程。

关于《妖怪台湾》音乐剧,有些人跟我说,听起来很像百老汇,而我自己订定的目标则是希望充满台湾乡土味的百老汇。尽管如此,我觉得百老汇也不是一个能够囊括这种音乐风格的一个词。这个词,可能也只是某人对于某些比较知名的百老汇音乐剧而想像出来的模糊定义。

西方的奇幻作品中,如果只讲音乐风格,我觉得在音乐上已经呈现一个较为饱和的状态。并且在好莱坞的产业之下,音乐也趋于一致化。所以我认为,台湾如果能够发展在地性的奇幻风格,会是一个比较健康的成长方向。

NTSO×故事工厂《妖怪台湾》原创魔幻音乐剧

◇ 2021/03/12(五)19:30

◇ 2021/03/13(六)14:30/19:30

◇ 2021/03/14(日)14:30

节目内容请洽两厅院售票系统

访谈、撰文|何敬尧(《妖怪台湾》系列原著作者)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