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艺文行事 【文学原力】理工文青,滋养艺文环境二十年 ——台积电文教基金会董事长曾繁城

【文学原力】理工文青,滋养艺文环境二十年 ——台积电文教基金会董事长曾繁城

written by 陈芷仪 2022-05-10
【文学原力】理工文青,滋养艺文环境二十年 ——台积电文教基金会董事长曾繁城

本期「文学原力」,由台积电文教基金会董事长曾繁城对谈联合文学杂志总编辑王聪威,并有基金会执行长许峻郎共同参与。三人聚首聊聊台积电文教基金会的创办故事,及其一路上对台湾艺文环境的观察与贡献。

台积电文教基金会创办于一九九八年,初期着力于促进台湾艺文场景的硬体建设,包含赞助成立云门基金会、台北当代艺术馆基金会以及台北光点的古蹟修复等。后续则有台积电台积电青年学生文学奖、书法暨篆刻大赏等鼓励学生创作,更以台积心筑艺术季、戏曲进入通识课等方式鼓励艺文生活,推动文教不遗余力。细探他们做过的事,会发现只要是成长年代落在千禧年后的文青们,很难不与台积电足迹交错。

摊开曾繁城的背景,交大电子研究所、成大电机工程博士、台积电的创始成员。王聪威先提问,这样的理工人,为何又如何担任文教基金会董事长?文学在他的生命历程中是否曾有过影响?

理工人,文青魂

曾繁城回应,事实上,他青年时期最想读的是历史,高中时期的历史老师不带教材,一上台就对欧洲历史、法国大革命侃侃而谈,那样的强记与风采令他心生向往。考大学那时,退役军官、以养鸡为业的父亲,说服了他转考比较容易找到工作的理组,「考上成大电机系,前两年都不快乐,每天看见的不是发电机就是马达。后来想要重考,又被父亲说服留下。」后两年,前途茫茫之际,正逢存在主义兴起,他便埋首书中、思考人生。

「我看王尚义的书《野鸽子的黄昏》,徬徨来、徬徨去,每个礼拜都跑去台南美国新闻处看电影,虽然现在已经不记得看过什么了。只是书也不念、成绩也不好。」虚无、困顿、善感,他笑说自己那段时间甚至不太爱洗澡,「反正大学时代成天那样过,那时觉得人活着不知道做什么。」浑浑噩噩毕了业,他先到台电工作,却耐不住每天从凤山骑脚踏车到高雄的通勤辛苦和值班的无聊,宁愿违约赔钱也要赎身;后续申请美国佛罗里达大学研究所的奖学金,又被功课更好的同学捷足先登。原来,台积电文教基金会董事长的青年时期也曾如此迷惘。

人生的转捩点,是他与交大张俊彦教授共同加入一个电晶体创业团队,一九七三年工研院成立,他带着制作电晶体的经验,挑战积体电路,「一九七六我们一批人到美国RCA待了一年,年底就做出第一批晶圆,良率比美国的更高。」技术引进后,他还必须同时照应生产、研发,这样忙碌的生活,一直延续到创办台积电之后。

王聪威好奇,这么忙碌的生活,是否还有时间阅读?又最近是否有在看哪些书?曾繁城说,虽然一直都喜欢文史,但在创业高压期,的确很难有完整的阅读时间, 由于近期已经是半退休状态,手边有他非常敬佩的史学巨擘余英时的四本著作,包括回忆录、访谈集等,目前看完两本。曾繁城认为余英时是文史哲学界近代以来极有见解与立场的大师,众所皆知余英时坚决不回到中国大陆,原因是国民党八年抗战时期,余英时的父亲遭遇中国共产党所处的八路军、新四军四处抓人抢劫,这段记忆让他对中国共产党一直抱持批判的意识。另外则是《从清帝国到习近平:中国现代化四百年》套书,进度还在上册,正期待着后续发展,也可见曾繁城对历史的熟稔与兴趣。

古代作家中,他景仰苏东坡,一段对台湾政治社会有感的时光,曾仿效其文风,自填百首古典诗词,近似于苏轼的山水词,不是过于隐晦的文风,那是对当时台湾的社会环境与现象,或是亲近友人过世,种种对见闻的有感而发;而当代作家,他则喜欢白先勇、张爱玲、余光中,在美国受训期间写信给太太传情,还曾引用一句:「美国的天空好蓝啊,蓝得非常希腊。」可惜最后却被笑话,「我太太的姊姊是中文系,笑说这不通,但现在这名词当形容词的用法,已经司空见惯啦。」即使被笑,他仍然钟爱余光中,几乎拥有他所有的作品。曾繁城印象非常深刻,余光中将每个人都有的生日写成母难日,展现对母亲的爱,十分感人。

台积电文教基金会执行长 许峻郎
台积电文教基金会董事长 曾繁城
联合文学杂志总编辑 王聪威

喜欢文学的年轻人,不再孤独

了解曾繁城对文史的热爱,再看他对艺文产业的投入与付出,便不觉得奇怪。王聪威提到培育出许多新锐作家的台积电青年文学奖,「我们做文学最感激的或许就是这个,虽然我的年纪来不及参加到,但如果来得及,一定也很希望跟这些顶尖的同侪切磋。这个奖项也培育出了现在一批三十多岁的作家。」他说,二十年前,台积电文教基金会开创了这个全国性的文学奖规格的比赛,并将参赛的高中生认真地看待为作家,是非常新颖的观念;不晓得董事长对此有何看法?

曾繁城想了一下,说:「我对这个奖项的想法,就是奖金要高一点,要让年轻创作者的生活压力轻一点。我其实没有说他们一定要成为作家,未来未必要做什么,能够写作都是好事。」举例来说,曾繁城赞助的影集《斯卡罗》将台湾的族群多元性呈现出来,原著《傀儡花》作者陈耀昌其实本业是医师,即使是医生,写作作为兴趣也很好。王聪威分享他的观察,台积电青年文学奖是文青的第一个试炼场,出版社对于这个奖项也非常重视,能够得奖,对文学生涯很有帮助;他以作家盛浩伟举例,二○○七年获得首奖的他,后续不但出版多本书籍、成为出版社主编,在社群上也有一定声量。曾繁城也提到,曾获台积电文学赏副赏的作家连明伟,近作《蓝莓夜的告白》也是很好的作品。

王聪威也认为,台积电文学奖的重要性来自于全国性的高度,有别于校园文学奖的竞逐对象,高中生的舞台与对手成为全国的高中生,台积电更给予正规文学奖的资源、座谈、三阶段评审与奖金,给予了写作者被正视的认同。即使他们未来从事不同工作,那种写作的自我认同也难以被剥夺,随着年纪增长,仍有人会想要回来完成他的文学梦。这是有着文学梦的一种与众不同的感觉。

执行长许峻郎补充,这个奖项的确能带来实际面的影响,但回归初衷,他们只是希望重视这些在学生阶段萌发的才华,予之一个得以绽放的舞台,如此而已。「在奖项创立以前,年轻人创作的出口,似乎只有投稿到报社。我们希望他们可以汇集到这里,证明一下自己也好,看同侪之间的状况也好,毕竟文学有时候是很寂寞的,这里或能让他们不再孤独。」过去基金会的推广范围比较集中在新竹,在规模上则是与大型机构合作的较多,放眼未来,台积电文教基金会除了维持既有活动的运作,也计画与更多小型艺文团体合作、将创作带入台积电设厂的社区。

他们期望,基金会投注的资源,能让创作者专注在作品上,不必过度担忧生活;也希望透过艺文活动,回馈厂区周边的社区,并创造更多互动。台积电作为民众口中的护国神山,守护的不仅是台湾的高科技,更一路盼顾、滋养著珍贵的人文素养。

采访撰文|陈芷仪
编辑/文字工作者,政大传播所毕,天秤座O型的忠实狗派。《The Big Issue 大志杂志》主编、耳草人内容工作室创办人暨内容总监。

摄影|郝御翔

0 comment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