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喜欢读书新人新书 【新人新书】在幻想的收放边界寻写作的路─何玟珒《那一天我们跟在鸡屁股后面寻路》

【新人新书】在幻想的收放边界寻写作的路─何玟珒《那一天我们跟在鸡屁股后面寻路》

written by 汪倩妤 2022-06-24
【新人新书】在幻想的收放边界寻写作的路─何玟珒《那一天我们跟在鸡屁股后面寻路》

何玟珒以《那一天我们跟在鸡屁股后面寻路》作为纯文学出道作,玟珒的笔是魔杖,民俗、家庭、同志等题材成为小说的魔幻舞台,借由玟珒的小说视野,让我们看见存在于寻常社会中的黑色喜剧。

何玟珒

一九九八年出生于台中,居于台南府城,成功大学台湾文学系双主修历史毕业。曾得过凤凰树文学奖、台南文学奖、教育部文艺创作奖等,在文学奖比赛和CWT同人场焦虑地玩耍、写字中。没有办法响叮当的空空瓶子

Q:《那一天我们跟在鸡屁股后面寻路》一书收录玟珒大学四年的创作,玟珒是从什么契机下开始写作?

A:写是一直都有在写,认真开始投文学奖的主因,是因为没有钱。大二的时候,父亲辞去教职,投身他的学术研究,从此不再负担家用与我和妹妹的学费,妈妈那个时候蛮辛苦的,虽然钱赚得比较多,可是工作压力也很大,所以我就想说:「我(在年纪上)已经是个成熟的大人了,应该要自己赚钱」,然而,大二开始双主修,还有系学会的外务,时间相对比较少,再加上我不聪慧机敏,在打工时总是很笨……各种因素的综合下,若无视得奖机率,文学奖投稿相对起来是比较快能赚到钱的方法。台湾有很多大大小小的文学奖,换言之就是有很多赚钱的机会!

Q:在《那一天我们跟在鸡屁股后面寻路》中,玟珒的小说常带有喜剧色彩,在时而荒谬时而惊悚的情节下,书写家庭与同志等议题,玟珒通常如何蒐集与发想故事题材?又,如张亦绚在推荐序所说,喜剧是异常困难的元素,玟珒的喜剧风格是怎么建立的?

A:在网路或现实的世界里偶然捡到的。至于喜剧风格……可能我跟动漫《守护甜心》的璃茉一样有搞笑的欲望?(PS. 我跟小学生的璃茉身高一样喔笑死)。在脸书发废文的时候,我会刻意练习用最少的字制造好笑的效果,致力于让自己的脸书版面变成笑话集,就算有时发文的当下,自己其实忧郁缠身,我也还是想要发好笑的文,心态大概是:即使是笑不出来的自己,也还有可以为别人带来欢乐的情绪,那我距离幸福快乐应该也不会很远吧!

Q:在纯文学的创作之外,玟珒也写同人与 BL。同人与 BL 对玟珒的创作带来什么样的养分?

A:因为同人和 BL 的创作依赖想像力,大胆地虚构「没有的事情」。前者是脑补正剧之外的剧情,后者是脑补自身经验以外的人生,所以在小说的世界里面,真实人生没有的事情都可以发生。背离文学传统写实主义的幻想文学,虽然自由但也会让部分读者产生「无法说服我」的感觉。想像力的没有设限对我来说有时是养分,有时是毒害。小说的创作并不仅仅只有想像力的发挥而已,要填补许多细节才能说服别人相信这个想像的存在,现在也还在摸索著收放幻想的边界。

Q:平时如何兼顾小说、散文、同人等多重的写作类型?不同类型的创作,彼此之间会互相影响(语言或风格等)吗?

A:平时的话,看哪个截稿日快到了就先写哪个……我好像没有兼顾啊……?

心情低落、只能顾著自己的时候好像比较倾向写散文,因为有倾诉的需求;脑袋比较能想到别人的时候,就写小说或同人文。

虽然在创作的时候会使用不同的声腔,但我觉得那应该不是类型不同的问题,而是每个故事都有它自己适合的语言风格。有发生过把文学奖比赛时「点到为止」及「欲说还休」的写作习惯放到长篇言情小说去,后来被要求要写明白一点,把洞补起来的情况。我觉得应该是阅读时的情况不一样,文学奖评审的场合,读者是脑力全开的状态,炫技或藏言外之意比较容易被看出来;在同人或言情小说的阅读时,读者是脑袋放松的状态,在这样的状况下会尽量不造成读者阅读的困扰。

采访撰文|汪倩妤
九二年生的杂志编辑

摄影|陈渝柔

0 comment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