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驻站作家 【八月驻站作家】诗与歌的芬芳:词曲改编《阶》/黄玠

【八月驻站作家】诗与歌的芬芳:词曲改编《阶》/黄玠

written by 黄玠 2022-09-05
【八月驻站作家】诗与歌的芬芳:词曲改编《阶》/黄玠

会认识吴晟老师,是因为吴志宁的关系,我们是大学森林系同学,算是一见钟情的那种朋友。

在去中兴大学之前我是没有离开过台北的台北人,刚到台中生活只有不习惯两三天,之后深深的爱上这种相对慢的生活节奏,更大的冲击是认识了很多中南部朋友,他们的一切都让我感到新鲜,我也瞬间就被同化了,第一周上课穿衬衫长裤皮鞋,第二周开始短裤 T-shirt 拖鞋这样。

认识一阵子之后,聊到志宁的家人,他不好意思的说:「其实国文课本里面有我爸的文章……关于父爱的那篇」我:「是捡橘子的那个吗!」讲完马上发现时间跟姓都不对,草包露馅了,这件事后来吴晟知道了笑到不行。

吴晟老师就是这样的人,第一次见面也是在中兴大学,他来跟志宁同住一个学期,除了对森林系的课程有兴趣之外,主要还是志宁的成绩太烂(其实我也是),那阵子我们一起上课,一起吃饭,相处上完全感受不到他是一个有名的诗人,甚至是一个长者,就是一个可以忽视年龄地位,很好聊的朋友,他只讲故事不太讲道理,他不会说服你或是告诉你什么是对的,讲到一些在意的事情难免显得忧心忡忡,也不会是激动的那种。

他有问我看什么书,我说我只有看金庸和古龙,他邀请我去他溪州的书屋,他有全部的古龙武侠小说。

后来跟他们家的关系越来越深,志宁他哥结婚的时候我还从台中骑摩托车去他家吃办桌,他们家人都温温的,我甚至有一个「在三合院长大的人都很peace」的想法,当然没那么简单,纯粹是都市人的想像。

2008 年参与《甜蜜的负荷:吴晟诗.歌》合辑制作,我挑了一首情诗「阶」,心情是终于可以跟认识很久的朋友合作。

吴晟老师的诗跟人一体,揣摩词句过程中感受到亲切连结,而诗跟曲的单位都是「首」,谱曲过程中没太多挣扎,原来我们很像,难怪一见如故,质朴的字眼无保留的情感。

改编上没有修改太多的字,最喜欢「同是孤独的一粒微尘,在空旷的阶上漂浮,让我仔细的陪你踱到尽端」,孤独但是坚定。

这几年想要放个假的时候,第一选项都是吴晟老师的三合院,每次走进晒谷埕他都会面带笑容出来迎接,我也马上切换成放假模式了。

我爱他,不只是因为他的诗,更是因为他的人。

(最后我们三人在森林系一起上的树木学,只有吴晟老师过了,我跟志宁都被当了)

文|黄玠
创作歌手,身上拥有一半客家人血液的水瓶座,擅长吉他、直笛演奏。高中之前聆听大量古典乐,大学时期因认识吴志宁而学习吉他,并一起筹组929乐团。善于创作,写歌常是信手拈来,作品常带着浓浓的民谣风格,大多是从自身情感或是对世界的疑惑出发。其成名作《香格里拉》,歌中描述梦想与挣扎的迷惘心情,旋律朗朗上口。发行专辑《绿色的日子》、《我的高中同学》、《下雨的晚上》、《在一片黑暗之中》。目前开始斜杠插画家、音乐制作人等多样化身份。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