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新鮮推薦當月精選 【當月精選】宇多田光的時代 我不知道我會成為攝影師/汪正翔

【當月精選】宇多田光的時代 我不知道我會成為攝影師/汪正翔

written by 汪正翔 2022-12-07
【當月精選】宇多田光的時代 我不知道我會成為攝影師/汪正翔

會喜歡宇多田當然有一個原因是她與我的年少時光是重疊的,我至今都記得我在參加聯考的中午,廣播裡面正放著她的歌。但是另一個原因是,她是那種技巧與生命感受合而為一的歌手,誰會不喜歡這樣的創作者呢?她同時證明了藝術與人生都是有價值的,或至少在他們攜手合作的時候。還有一個原因是最近幾年才出現的,當她從一個要進哥倫比亞的天才高中生,變成一個飽經風霜的中年人後,我也差不多走到人生的一半了,看到她仍然在創作,我就想說,人生總有些事情是不斷前進的,總有一些不是徒勞無功。

如果要特別挑一首歌,我應該選一九九九年宇多田光的 first love,我知道全世界應該有幾百萬人都是這個選擇,可是我有特別的理由。高三的暑假我為了買宇多田的 first love,一個人騎車殺到玫瑰唱片。隱地剛好在現場舉辦簽書會。我買了唱片,心滿意足的騎車回家,就在騎到大安森林公園的時候,我被一個背著相機的中年男子攔下,大約跟我現在差不多的年紀,很斯文的樣子。

他問我剛剛是不是在玫瑰唱片,我說「是」。他又問:「是不是去看隱地?」我說:「不是,我有看到他,但是我是去買專輯」。他有點狐疑地看著我,接著又問:「你知道隱地不是影帝嗎?」我說:「我知道啊,是個寫詩的」。後來我們講了幾句我忘了,總之他要我騎腳踏車從遠方騎過來讓他拍一張照。我照著做。但是他覺得我騎得有點慢,要我再來一次。於是我重來騎一次,然後他似乎頗滿意。臨走的時候他告訴他是中時藝文版的攝影記者,但是我忘記了名字。他還跟我要了電話。幾天之後家裡有一通電話,就是那位大叔,他要在藝廊辦展覽,說裡面有我的照片想邀我來。但是那時我很閉俗,所以就沒去。

現在想來覺得一切都非常奇妙。不只是因為現在我成為一個攝影大哥,而是因為那一年夏天一切都停留在最好的時候:宇多田的第一張專輯、高中快畢業的閑暇、對於隱地以及其它所有藝文知識的模糊嚮往,還有腳踏車以及大安森林公園的陽光。所有稚嫩而美好……

我不禁有一個俗爛的想法,那個拍照的大叔,會不會就是現在的我,他知道這輩子最好的時候是什麼,所以他穿越到了過去,把年輕的自己記錄下來,然後邀請年輕的我來參觀自己的展覽。如果以後我成為大師,我指定紀錄片一定要拍這一段。不知道那張照片現在在什麼地方。但如果有人知道也不要告訴我,我覺得某部分的自己留在那裡很好。

文|汪正翔
台灣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波士頓美術館藝術創作碩士(肄業),接案維生,也從事攝影評論與創作。著有《My Scenery Only for You:那些不美的台灣風景》、合著《認同的例外:他們的飛行紀事》、《攝影泡沫紅茶》。目前看得見,會按快門。相關著作:《旁觀的方式:從班雅明、桑塔格到自拍、手機攝影與IG,一個台灣斜槓攝影師的影像絮語》

■ 2022 十二月號|458 期  ■

五月天瑪莎即將出版散文作品《昨天的孩子》,初次拿到的書稿,作者簡介欄只寫了六個字:五月天貝斯手。如此單純。葛大為稱他是音樂圈的福德正神。在書裡他倒是細細追索了自己的音樂起點。本期專訪他談他的寂寞與孤獨,音樂如何成為他生命裡最重要的小事。圍繞著這個文藝青年所產生的一切,究竟是什麼樣貌呢?除了選刊新書內容搶先看,更揭曉他的品味清單,以及特邀瑪莎的音樂夥伴,與我們分享他們的今昔情誼。趕在昨天的孩子之前,先看今天的瑪莎先生為我們敘述他的第二人生。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