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駐站作家 群島既視|李奕樵:人們都覺得自己更貼近真相

群島既視|李奕樵:人們都覺得自己更貼近真相

written by 李 奕樵 2019-08-22
群島既視|李奕樵:人們都覺得自己更貼近真相

李憲宏發現自己又學到一個衰老的指標:他在自己講出的笑話中的位置改變了。他在漫長的青年階段中所說的笑話,多半是為了遮掩自己鋒芒的自謙,剩下的,則是站在希望與時間的這一端,去嘲弄衰老的、頑固的另一端。

「我不同意。你瞧,這就是我昨夜跟戰斧說的,我這一代人仍相信有些崇高價 值高乎個人性命,值得犧牲一切去爭取,像是真善美,那就是普世價值,一種客觀 的美學標準,放諸四海皆準,世上不是任何事情都是相對主義。」 「天啊。」 他神態堅定地伸手抓起咖啡杯,「我要回應他。」

他在笑話中的位置老了。無論學生、青年,或者他手下的優秀中堅人才,在聽他說笑話的時候,只為了「李憲宏正試著對我說笑話」而笑。李憲宏是能感覺得出來這其中的差異的。對善於接受挑戰,且慣於為各種事物評估價值的李憲宏來說,這不是多麼難以接受的處境。

世界原屬於哲學,而網路出現之後,人類已經不需要哲學了。世界原本無所不在,宛如空氣,而今網路就是世界,但網路永遠有答案,可 以透過螢幕,顯現未知為已知,網路就像魔術師把世界憑空變出來,具體成一顆可 握在手心的橘子。

引起他注意的是,他很多年前就老了,但他跟任何一個年輕人交談時,都有十足把握給對方驚喜。讓自己跟媒體上塑造的形象有一點可愛的落差。他本來以為,都已經習慣媒體長年關注了,社群網站的時代一定也沒什麼不同。但在跟戰斧引起的筆戰之後,他感覺有什麼不對勁。

他無法一一檢閱所有談論他的臉書文章,太多太快。他若不發聲,那些無端生出的曲解就會指數級地自我繁衍下去。但他的解釋,對臉書這樣的載體來說,又太冗長了,比起耐心理解他的立場,「中立地」找出他行文中的細小缺陷來嘲笑,更輕鬆有趣。人們都覺得自己更貼近真相,或者足夠看重臉書上的現象時,李憲宏本人在現實世界的言談,反而才是第二手消息了。

李憲宏注視這潮水般湧入散去的年輕人們,決心當一個衝浪手。

延伸閱讀

群島》,胡晴舫,麥田出版

在這部動員「小說中的小說」設計的她/他——創意教父,網紅女神,離群的憤青,隱抑自我的小說作者,在網路活得更精采的帶風向者,癡等情人的女強人……——始終是獨自一人,以求愛的熱望為槳、自身孤寂作筏,划入網海滔天巨浪;年齡跨度將近三十歲的他們,也從來都是一群人,無分新舊人類,幾乎無能脫出這片洶洶大海。包括書中「小說作者」在內,「沒有人是局外人」。

三一八學運,網路霸凌,媒體衰微,同婚入法……胡晴舫敏銳地將這幾年人們強烈共鳴或幾近公審的時事結合進小說,大格局地思索「台灣」的角色性格演化;同時見證科技如何改變我們的世界,動搖對「真實」的認知;更是銳利指陳,我們如何輕易地棄守一己所有,甘願隨波逐流、習慣於鬱鬱寡歡。

世代、愛情與網路,竟然都教我們活得卑鄙,自覺渺小…….

文|李奕樵
1987 年生。台北人。曾獲林榮三文學獎小說獎二獎。台北文學獎小說獎首獎。作品曾入選《一○二年小說選》、《一○六年小說選》(九歌)。著有小說集《遊戲自黑暗》。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