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艺文行事 闪闪发亮的时刻 —2019打狗凤邑文学奖特别企划

闪闪发亮的时刻 —2019打狗凤邑文学奖特别企划

written by 编辑部 2019-11-18
闪闪发亮的时刻 —2019打狗凤邑文学奖特别企划

文学可以抚平躁动的心灵,亦可挑起困乏的灵魂。赋予抒情性的读写,使人们可以度过徬徨时刻,文字如镶金的笔迹,面对世间种种纠结、苦涩或是感悟,创作者可以刻缕在书页,转化成为永恒的发亮时刻。本文节录分享2019打狗凤邑文学奖散文组首奖作品〈零余时刻〉与小说组首奖作品〈辞土〉。〈零余时刻〉以感性声腔,记录旅行时的片段感触;〈辞土〉将视角拉到过去的事件,1944年12月1日「神靖丸」自高雄港出发,历经战火没入海中,借由作者细致梳理,提供一个角度得以回望历史。

 那一年夏天,在战后不久的萨拉热窝,一个当地青年对我严肃地说:「为什么你只看见我们的百孔千疮。」这不是一句问话。一对老夫老妻,为妻的蹲下身子摩挲一头深灰虎斑,为夫的驻足,回头,望着老伴和猫,眼神温柔。一只乌鸦飞过,两只,三只。黑夜,或者命运,即将从我背后拥抱上来,让我在今天最后的光里多坐一下下,一下下就好,我用目光抚摸眼前的人事物,感觉仿佛有无形的线索把我们连系在一起。

—  〈零余时刻〉熊佳慕

旅行,除了方位移动,更多时刻是心灵的挪移,旅行者借由远方的事物,与自己深度沟通,思维脱离生活圈的限制,异乡客有更敏锐的神思,辨别每个所见事物。当地青年诉说的提问,或许也是旅者的提问,亦可能是作者期待读者自问试答的谜题。

我让他们永远留在这个梦里,希望那株九重葛永远守着他们。然后有一天,路过那个亭子的时候,发现那株九重葛不知道什么时候锯掉了,心里某个角落空空洞洞的,仿佛有什么被连根拔起。但它在我回忆中永远密密匝匝盛放著,当我发觉世界变得荒谬而无法理解的时候,我会回到树下留连片刻,仿佛这里,是提供我庇荫和认可的秘密基地。

—  〈零余时刻〉熊佳慕

旅行过程中,观察他人互动,不免与自身的经验结合,作者旅经曼谷,看见一对同性恋人的日常互动,默默给予祝福,九重葛的花语:热情,坚韧不拔,顽强奋进。回望我们生活周遭,文章里淡而真挚的情感,使人也想传递良善的信念,给予任何需要被祝福的生命,但愿他们被阳光与温暖照料。

男同志旅行各地,遭遇不同种族、年纪的男子,或在生活之中,见识美丽与美丽如何被擦拭,那些无法整除却祕密形塑自己的一瞬,以「碎片」彼此镶嵌,而有了万花筒般的美。(节录)

日后,他下火车,走在高雄城区轰炸后的废墟间,许多人收拾着要重建,他怔了一下,仿佛听见烧夷弹刮玻璃一样的声音,看见大火熊熊燃烧,他仿佛听见有人在尖叫,他想,高雄被炸成这样,死了多少人呢?这个问题无解,他庆幸直到战争结束,他真正见过的火光。

—  〈辞土〉李璐

同一片土地,不同时间端点的故事,借由作者的历史考究,拉开另一个书写观点,引领读者进入时光旅程,写下「神靖丸」事件中,战火下的幸存者,写战争时残酷、挣扎的时刻,也写书遗族如何继续生活,而主角所看见的火光,似乎是和解的光照。

人们得到解答就走开了,他却还是镇日坐在诊所,思考一个他并不十分明了的问题,他追问战争的意义,「神靖丸」上的人们因何而死,他又为什么那次违抗了老师,是因为老师也拿不定主意吗?他反复想过几轮,这个选择是对的吗?他无由问其他人,只对自己的幸运满怀感激。

 —  〈辞土〉李璐

义大利作家卡尔维诺说,「如果时间要有个终点,它就可以被一个瞬间,一个瞬间的描述,但每个瞬间描述时都会延展,因而再也无法看到它的终点。」文学作为一种叙述,针对时间轴上的事件,重新挖掘崭新的意义与可能性,无情灾难之下,经由作者温柔地描绘,写下战后的生活,令磨损、缺角的心灵,有光束可以进驻。

种个人在集体历史之外的那种带着细碎的、一晃而逝,被往事吃咬的伤感,哀伤而诗意,且作者的叙述压抑而克制,让哀伤停顿在眺望海洋船只的凝视上,同时借着老医生的孙女写的部落格,持续招唤历史亡灵与连结其他的幸存者,这个观点让这篇小说有了新的当代感。结尾也结得好,幸存者医生往后在诊所坐镇,坐到天荒地老,老到不能动为止。小说最后,给了希望的一瞬之光。(节录)

0 comment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