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艺文行事 【长篇始动:国艺会与新十年小说】从专业译者角度看「台湾文学在日本」

【长篇始动:国艺会与新十年小说】从专业译者角度看「台湾文学在日本」

written by 仓本知明 2020-01-21
【长篇始动:国艺会与新十年小说】从专业译者角度看「台湾文学在日本」

2009 年 9 月由国家文化艺术基金会(简称国艺会)主办「『新』十年小说论坛」,谈千禧年以后的台湾小说概况。2019 年 11 月刚落幕的「协作时代──台湾长篇小说跨领域论坛」,由国艺会与台湾文学馆联合主办,会议援用「协作」二字,提纲挈领台湾长篇小说的脉动、跨媒介合作与国内外推广。「十年」是回顾及展望的良好时点,台湾长篇小说能多元发展,背后有个重要推手,便是国艺会。故论坛之后,《联合文学》杂志与国艺会联合策划【长篇始动:国艺会与新十年小说】专题,从国际推进、传播形式、教育应用与文学通路 四个层面,聚焦近十年长篇小说的发展……

自从从事台湾文学的翻译工作后,不少台湾朋友问我:「日本的台湾文学到底红不红?」我只能委婉地回答:「每年平均都有10本台湾文学被翻成日语喔。」接着说:「但出版社把大部分的书籍直接送到图书馆和研究者的书库里去。」

日本国内的台湾文学究竟从何时开始发展呢?大概 1970 年代起,日本国内的台湾研究者进行台湾文学的翻译,从此台湾文学的译本数目每年不断增加,至今已高达 230 本以上!只看出版数目,会感觉日本的台湾文学好像发展顺利,但仔细检讨译本的销售量及其出版结构,日本的台湾文学之前途其实不太乐观。

当低薪遇到研究者的使命感

日本的台湾文学以思潮社、国书刊行会、草风社、白水社等专门出外国文学与学术书籍的中小规模的出版社为主出版。实际上,除了童书,日本国内的台湾文学主要读者是以研究者为主的知识份子。因此,多数的译者来自于学术界的相关研究机构。根据赤松美和子的调查,自 1998 年至 2017 年的 20 年间,在日本出版的台湾文学高达 194 本,其中近 70% 的译本是由日本台湾学会的学员进行翻译。

学术工作者翻译文学作品的优点何在?因日本研究者对于台湾文学具有深厚的知识修养,且深入研究内容,译稿品质极其优良。加上,研究者提供的后记、注解让读者更容易了解台湾文学的多元世界,经常博得各种媒体的好评。但反过来说,出版社因只顾读书人的小圈圈,不太考量到一般大众市场的需求。到头来,台湾文学的流通度只侷限在特定市场,成为日本书市的冷门商品。另外,日本译者经常带着「研究者使命」之责任感,积极承包 低薪工作,反而造就译者圈的低薪环境。我曾经在某场研讨会上,向别的资深译者报怨,台湾文学的翻译工作的 CP 值 实在很低,除了学术工作者之外,谁愿意翻译台湾文学?当时那位译者责备我说:「我在年轻时,根本没有收过翻译稿费啊!」我真的佩服他们的职业伦理,但他们高贵的使命感,使得日本的台湾文学翻译圈失去正常的市场机制运作,亦剥夺非研究者参与市场的机会。这使得日本的台湾文学市场变得极为独特,利弊交杂。

保障译者,不仅是维护作品,也是开拓市场

台湾文学在日本已受到各方面的肯定,我相信未来仍有机会在市场保有一席之地。但这几年,日本政府对人文社会系所大幅度地削减预算,以及对年轻研究者不稳定的雇用状态,难以确保兼职翻译的研究者,能专心投入翻译工作。在台湾,因学术机构不将翻译列入学术业绩,属于学术机构的研究者,经常对于进行文学翻译感到迟疑。若是现在台日两国的学术机构,短期间内无法改善年轻研究者的雇用状态,以及对翻译业绩的评估办法,将无法确保与以往一样,学识渊博的译者,继续投身翻译产业。再者,目前日本的台湾文学研究者多为台湾作家与日本出版社之间的桥梁,假使未来这些出身研究背景的优秀译者逐渐退出出版圈,那台湾文学势必失去一个重要的海外版权推广管道。

为了推动在日本书市的台湾文学持续性的发展,我个人认为日本的台湾文学需要台湾公部门的两种支援。一来,为了维持译作品质,希望台湾公部门能够保障每况愈下的译者最基本的收入。二来,希望他们与日本相关单位合作,努力开拓更大的台湾文学书市。

据台湾公部门统计,2015 年的出版补助为 242 万元、2016 年的出版补助为 460 万元、2017 年的出版补助为 315 万元,补助金额并不足够支付所有的译本出版费用。值得一提的是,台湾公部门曾经提供的是「出版补助」而不是「翻译补助」。然而,译者往往要花费更多心思,投入对文本的研究才进行翻译,但 译者并不会随着出版社获得补助因而得到更高的报酬

资料来源://grants.moc.gov.tw/Web/PointDetail.jsp?Key=35&PY=2019&PT=2464

借镜韩国:由公部门从上而下推动翻译事业

对比台湾, 2001 年成立的公益法人韩国文学翻译院以「透过韩国文学翻译,促进韩国文学的发展与世界化」为使命,如今在 37 国达成 1500 本以上的翻译补助。每三个月在网页上募集试译,经过单位审查后,正式决定补助作品。补助对象包含译者与出版社,译者个人能获 500 万韩币(约 16 万 台币)的稿费,直接保障译者最基本的收入。

除了补助稿费,韩国文学院强烈支援日本国内的教育事业,他们设立翻译学院及翻译工作坊等专门的翻译研究机构,尽全力培养下一代的韩国文学译者。除此之外,为了推动韩国文学,他们还设立韩国文学翻译新人奖,鼓励日本国内的韩国文学译者。他们的译者培养计画已有不少收获。2015 年,日本的海外文学译者共同设立「日本翻译大奖」,该奖表扬国内优秀的翻译文学作品,鼓励国内活动的译者。韩国文学似乎每年都被提名,例如:朴玟奎《卡斯提拉》(2015 年)与金英夏《杀人者的记忆法》(2018 年)都获大奖,韩江《白》(2019 年)亦被提名到最后候补作。

韩国文学的兴起也影响了实体书店,如东京神保町成立韩国的书店咖啡馆 CHEKCCORI;不同于东京日本桥刚开幕的诚品书店,他们直接贩卖韩文的原文书,店内具 3000本以上的书籍,并与日本出版社合作办韩国文学的翻译教室,邀请国内著名译者,一面享受韩国文学,一面培养下一代的韩国文学译者。从此可以看出韩国文学院借由推动翻译事业,积极向日本推广韩国文学。台湾若要培养精通台湾文学的优秀译者,可将韩国在日本推广韩国文学的经验作为借镜。

日本的台湾文学毕竟是边缘的非主流文学。我个人认为,现在台湾文学的译者应该努力将作品翻成简洁平易的文章,让大众读起来容易感到共鸣,才能开拓更大的读者市场。为了培养这样的译者,希望今后台湾官方能提供更适切的经济补助。台湾文学登上国际舞台的发展成败上,译者与公共机构扮演关键的角色,然而目前双方都仍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长篇小说专题资料库简介】

2018年,国艺会透过「专题资料库研究计画-长篇小说专题」,以专案作品为核心,扩及常态补助之长篇小说作品,进行资料调查征集、统计分析、研究撰文、影像观察,追踪补助作品后续发展和影响,并与国内第一线教育工作者合作,共同创造补助成果延伸运用价值。2019年完成「长篇小说专题资料库」建置。

👉👉👉更多资料,可点击前往点击前往:【长篇小说专题资料库

文|仓本知明
生于四国的海滩小镇。日本立命馆大学博士班毕业,专攻比较文学。目前于文藻外语大学讲授日本语等课程。兼职写作与翻译,致力于台湾文学的译介,已出版苏伟贞《沉默之岛》、伊格言《零地点》、王聪威《生之静物》等日译。另外,亦出版高村光太郎《智惠子抄》中译。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