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藝文行事 【長篇始動:國藝會與新十年小說】小說青年培養皿:與小說家朱國珍的文學約會

【長篇始動:國藝會與新十年小說】小說青年培養皿:與小說家朱國珍的文學約會

written by 楊 隸亞 2020-01-16
【長篇始動:國藝會與新十年小說】小說青年培養皿:與小說家朱國珍的文學約會

冬天的假日週末,大安森林公園聚集了一群高中青年,引頸期盼不知道在等待什麼?陽光很大,遲遲未感寒意的冬季,穿著花洋裝、白色帆布鞋的小說家朱國珍翩然現身,一場文學漫步之旅即將展開。

「我偶爾晚上會來大安森林公園散步,搭配什麼?當然是電音舞曲!」她說。氣氛開始變得有點輕鬆,本來素不相識的同學們都笑了。有幾個同學迫不及待表示自己對創作有興趣,想請教朱國珍老師小說到底該怎麼寫。朱國珍優雅地表示:「就從大安森林公園出發吧!帶你們去一些日常生活的景點,我們邊走邊聊!」

早晨的公園非常熱鬧,運動跳舞、做體操或帶著愛犬散步的各種年輕人或長輩,同學們跟隨作家腳步來到大樹底下的休息區,「剛剛是不是有人問我寫作的靈感?其實,很多時候就是從日常生活而來。你們看這座公園這麼多人過著自己的生活,可是他們彼此或許毫不認識,我曾經在傍晚的時候看到下班以後穿著制服的 OL,一個人坐在公園椅子吃晚餐,低頭滑手機,待了好長的時間。我在想,她為什麼不回家呢?是不是她也想要有一個安靜的時間?又或者她不願意回家面對一些事?」

來自復興高中的邱羿涵同學回應,雖然平時也會觀察他人,卻沒有如此細緻入微,更多是匆匆一瞥,一掃而過。確實,公園裡的孤獨者與其他群體散發出完全不同的氛圍,是以前不曾察覺的。

攝影|安比
攝影|安比
攝影|安比

有些樹葉末梢被風吹動發出細微聲響,但是同學們顯得更專注了。

朱國珍提到愛爾蘭小說家喬伊斯的短篇小說集《都柏林人》,她說那是關於一個都市人精神狀態麻痺的故事,小說裡許多人物的行動都是遲緩的,這種遲緩與麻木也從行動延伸到他們的精神意志,也很像我們現在所看到的人們,有時候是失去了一份自覺而活著,有些是在不愉快或不自知的狀態長久生活。

她問同學們都看那些作家的作品?有同學有點害羞遲疑地表示,「就是一些 IG 上面,網路上或同學之間討論度很高的。」朱國珍聽了笑笑地說,有些年代很久遠的作品也很好,不只是《都柏林人》,白先勇的《台北人》也是,閱讀這些小說你會發現作家的眼睛是如何觀察這個世界

攝影|安比

眾人緩慢散步至聖家堂,沒想到剛好正值某個團契活動聚會,朱國珍把說話聲音放低,卻依然不改幽默,她簡略介紹教堂內部的建築美學,隨後指著角落的兩間告解室說,「你們知道嗎?其中有一間是不用跟神父面對面的。我以前好傻,總是選擇前面那一間,每次都跟神父眼睛對眼睛四目相交,在他面前講心事,又在他面前哭得泣不成聲,很久以後才發現後面那間是有隔板的,好丟臉啊⋯⋯。」

同學們在安靜的教堂內不敢笑出聲音,但依然能見到眾人抑制不住嘴巴上揚的表情。新竹高中的張綜祐表示,能將心靈寄託於宗教信仰,一定是心裡相當堅強,才能把自己託付給神吧?自己也曾嘗試透過信仰得到心靈慰藉,但卻從來沒成功過。朱國珍卻回答了一個相反的答案:「因為軟弱。未必是堅強的人才會有信仰,或許因為心靈軟弱,才更需要在信仰中有所寄託。」

那天,教堂沒有唱聖詩,但教堂外的小廣場已經佈置了極高的聖誕樹,醞釀年底的聖誕氣氛,朱國珍與同學們一邊聊著她的宗教信仰,繼續往前方不遠處的「學校咖啡館」移動。

攝影|安比
攝影|安比

早起的學生們似乎飢腸轆轆,在咖啡與麵包之間,彼此距離更近,學生變得積極,陸續發問好幾個創作問題,例如:「老師的作品涵蓋散文、小說、詩、劇本,而且是台灣極少數跨文類書寫皆能獲得首獎的創作者,想問老師是如何培養自己創作能力?」

朱國珍喝著咖啡,慢慢回應:「說到新詩,之前林榮三那首以原住民為主題的詩,大概是我人生裡面寫的第二還第三首詩吧。」此話一出,除了學生,其他隨行的工作人員也瞬間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我的家族背景是原住民,也許是因為親身經歷所以書寫起來並不刻意,包括後來的長篇小說《古正義的糖》也是一樣。」

中和高中林奕安也回應:「創作不是掉書袋,比起使用艱澀的詞語,用不同角度詮釋作品(新詩),不僅能讓讀者擁有更多想像空間,也能讓文字更加活躍。」

共聚台北城市的高中生,有人舉手說自己正在嘗試寫詩,有人持續寫小說,其他人帶著《古正義的糖》來要作家親筆簽名,他們的年齡與朱國珍的兒子相仿,「你們上大學以後,還是要多交朋友,並不是一定指談戀愛,而是要多認識人、多認識這個世界,我也是這樣鼓勵我兒子。」

朱國珍認為文學跟人生體悟是一起的。此語彷彿是作家對青年學子的呼喚,因為喜歡文學,渴望透過創作探索自我生命歷程,更需要一個良好的文學環境與閱讀氣氛。國藝會「小說青年培養皿計畫」讓作家與學生能面對面,從文學散步一路聊到文學餐桌;透過提供小說給下一個世代的讀者,讓文學傳播,例如:竹科實中學生把小說家童偉格的《西北雨》做成 AVG 遊戲創作,萬芳高中學生讀完莊華堂《水鄉》還產出明信片創作。

近年實體書店漸漸熄燈,但文學、閱讀、小說並沒有解散離去,青年依然想靠近文學。不曉得學生們讀完《古正義的糖》會研發出什麼有趣的文學產品?讓我們拭目以待!

攝影|安比
攝影|安比
【長篇小說專題資料庫簡介】

2018年,國藝會透過「專題資料庫研究計畫-長篇小說專題」,以專案作品為核心,擴及常態補助之長篇小說作品,進行資料調查徵集、統計分析、研究撰文、影像觀察,追蹤補助作品後續發展和影響,並與國內第一線教育工作者合作,共同創造補助成果延伸運用價值。2019年完成「長篇小說專題資料庫」建置。

👉👉👉更多資料,可點擊前往點擊前往:【長篇小說專題資料庫

文|楊隸亞
1984 年 10 月生,台北人。東海大學中文系,成功大學現代文學碩士畢,曾獲林榮三文學獎散文首獎,聯合報文學獎散文評審獎等若干獎項。作品散見各報副刊、《印刻文學生活誌》、鏡傳媒等。出版散文集《女子漢》。

攝影|安比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