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駐站作家 【二月駐站作家】你做愛時想著誰?《二十一》裡主婦們的慾望與失望|專訪陶晶瑩

【二月駐站作家】你做愛時想著誰?《二十一》裡主婦們的慾望與失望|專訪陶晶瑩

written by 郝妮爾 2020-02-04
【二月駐站作家】你做愛時想著誰?《二十一》裡主婦們的慾望與失望|專訪陶晶瑩

問題一:在小說《二十一》中,開發出一款最新電玩產品「約約」,玩家能夠感受到與真實世界無異的感官體驗,所以電玩上線後又被稱為「約炮神器」。若伴侶透過這款遊戲,在線上與人做愛,藉由遊戲裝置的電流通過,而感到性快感,對於一個已婚之人來說,這行為算是出軌嗎?

現場超過半數的人都舉起了手,眼神堅定,像是說著:「當然算啊!那還用說。」

問題二:那麼,你覺得伴侶都不可以有性幻想對象囉?如果他做愛或者自慰時想著別人,也是出軌嗎?

對此,多數人都將原本堅定舉起的手放下,有些仍然躊躇不定,但也不若先前理直氣壯。

這不是情境題,是陶晶瑩於簽書現場上演的真實情況。

攝影|YJ
攝影|YJ

陶晶瑩長篇小說《二十一》推出,內容不改她慣有的辛辣口吻,以露骨的敘事揭開社會上家庭與婚姻問題。書裡的其中一個大哉問便是如此:「性與愛之間是否壁壘分明?」或「男人與女人看待性的方式有多麽南轅北轍?」這問題其實已是老生常談,而陶晶瑩以 AI 科幻的形式包裝,一則是因為自身興趣所致:「我從以前就很喜歡看那種外星人啦、殭屍的電影,愛得不得了。」加上她育兒以後更留心科技發展之事,便順理成章以科幻入手,但另外一個原因,其實也存在著一種諷喻的作用,她說:「無論科技發展到什麼程度,人腦若沒有跟著往前,就還是會活在恐龍時代。」

二十一》探討的是乏人問津的主婦的內心,過去曾有類似的科幻題材討論過:「機器人能否取代真實人類?」而《二十一》則進一步詢問:「若機器人取代了真實人類,那麼主婦內心的枯寂,是否也能因而得到真實的滋潤?」

關於主婦於婚姻中的失望,陶晶瑩信手捻來:「就發生在昨天,我們一家人去看電影,先生小孩都吃了熱狗爆米花,但我只喝了一杯茶。電影結束後我提議吃點東西,所有人都說他們好飽,沒人理會我肚子餓。等回到家中,孩子央求我到文具店買東西,我跟她出門,且故意大聲說:『我還要順道買點東西吃,因為我快餓死了!』」多數主婦恐怕滿足了先生孩子,便顧不好自己,久而久之成為習慣,也不懂得發聲。陶晶瑩偏不,她不只要誠實面對自己的意志,還要這份意志讓家中人正視,如她也是以同等的心理重視家裡每一個人。

同時,她也提到:「都幾零年代了,孩子如果出問題還是會有人第一時間跳出來說:『媽媽沒教好。』」陶晶瑩說,這就是她所謂的恐龍腦,哪怕科技再進步,思想裹足不前就無法產生具體的改變。

攝影|YJ

陶晶瑩書寫《二十一》,裏頭刻意將性愛場面描寫的露骨直白。丈夫在書中化身萬人迷、性愛能力爆表的描寫,為的也是對比另一邊無法隨意交出自己的主婦。她們有些人是因為無法將性與愛分離,有人是因為雖然帶著慾望,但那份慾望絕非倚靠性就能夠滿足。

二十一》出版以後,有讀者認為陶晶瑩寫得不夠勇敢、不夠潑辣,彷彿得用以牙還牙的氣勢做出行動,提出的迴響如:「丈夫出軌的話、妻子也可以跟別人去開房間啊!」面對這樣的回覆,陶晶瑩說自己並非是在創作上有所保留,她只是深深的思考,回頭問:「那真的是一個女人要的嗎?」面對家庭的失望、婚姻(甚至性事)不合,一位女人所冀求的真的只是肉體上的滿足嗎?

別把女人想得太簡單了。」這句話幾乎就是《二十一》潛在的核心思想。

二十一》裏頭女性表現恨的方式不是搧巴掌,悲傷也不流淚,孤絕承受失望更非一蹶不振,不說別的,認為女人仍只能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思維也是恐龍腦。陶晶瑩的二十一》其實是帶著這樣的氣勢在寫。可別不相信,畢竟真實世界的女性還比書中更複雜強悍呢!

攝影|YJ
攝影|YJ

採訪撰稿|郝妮爾
攝影|YJ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