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喜歡讀書鬥書評 【鬥書評】學生觀點 VS. 社會觀點—— 讀《世界距離民主只有五天》

【鬥書評】學生觀點 VS. 社會觀點—— 讀《世界距離民主只有五天》

written by 編輯部 2020-07-28
【鬥書評】學生觀點 VS. 社會觀點—— 讀《世界距離民主只有五天》

《世界距離民主只有五天》一書,學生觀點的許瞳評:「只有不耍流氓的演員,才能掌握前往理想國的劇本。」社會觀點的何明修則說:「過去的台灣民主運動者是如此,今日的香港勇武派亦是如此,有一天寇延丁的堅持也有可能帶來新的中國。」

只有不耍流氓的演員,才能掌握前往理想國的劇本

高一公民課,老師在課堂上播了《惡魔教室》(The Wave)這部社會實驗的改編電影:透過一群少年從無至有建立的極權團體「浪潮」,表述「人們距離獨裁僅有五天。」記得那堂課正談到「學生自治」,放映後老師問:看過這個故事後,你們認為「獨裁」或者「民主」的育成,究竟取決於劇本抑或演員?

閱讀《世界距離民主只有五天:一群中國少年的民主實驗》一書,眼觀這群中產階級子女的民主實驗,回想臺灣學生的公民教育:小學社會課學「開班會」、國中公民課學「會議規則」、高中又談「學生自治與法律社會」。身處台灣的我們對「議事規則」不算陌生,然而民主僅能提供基本的言論自由,卻不一定保障議事的權力均等。而《世界距離民主只有五天:一群中國少年的民主實驗》中的記事亦證明了獨裁或民主,在哪裡都可能發生。

環繞著二〇一六年,一群十幾歲中國青少年以「援建」為號招發起的民主實驗,儘管文化背景與二〇二〇年的台灣青少年相異,規則與我們的學生自治相仿:保有「遊戲心態」(p.183),小題大作、卻能以小見大。這群中學年紀的青少年透過實際演練,向大人世界提出了兩項「在會議中平等發聲不打高空」的方法:「改變匿名投票思維並積極參與」,且「任何規範制定都需落實到操作細節」。

華人教育往往提倡「服從多數」,卻可能導致「若為少數即放棄發言」的退讓心理,因此本書也不斷透過實例提點:與會者固然有不發言的權利,然而民主的真諦在於積極辯論後的妥協、而非單方的搶先退讓。除此,更需注意議案是否過度理想而漏洞百出。畢竟遲到、臨時動議等瑣事的規範,之於民主皆可能牽一髮動全身。(好比歷史課學戒嚴令,光看紙本還看不出哪裡不對勁……)

回到民主體制中「劇本/演員」的命題:本書巧妙點出「不可耍流氓」一行事準則,道破獨裁與民主的關鍵分界:「要制定出不耍流氓的法律,要有不耍流氓的原規則。任何不以落實到操作細節為目的的民主都是耍流氓。」(p.241)建立民主的條件不必然為時間,而在於演員是否掌握劇本的逐字逐句,不被體制凌駕、而掌握世界的遊戲規則。

學生觀點|許瞳

一九九九年生。北一女中人文社會資優班畢業,目前就讀臺大外文系。曾出版散文集《裙長未及膝》(聯合文學,2017)、《刺蝟登門拜訪》(悅知文化,2019),以紀錄當代城市生活為本,持續創作「進行式的青春書寫」。
IG:@hitomixu / FB粉專:「許瞳 Hitomi Xu」

在雲貴高原種下的民主幼苗

習近平拘捕維權人士,強化管制言論與網路。以防恐為名,中國用集中營對維吾爾人進行種族滅絕,以國安理由提前中止香港一國兩制。中國隱瞞疫情、欺騙全球,武漢肺炎釀成世界瘟疫,但其宣傳機構卻將自己吹棒為防疫的典範,宣稱病毒是來自於國外。

中國共產黨已經淪為不折不扣的法西斯極權,西方民主國家面對中國,越來越像當初應因崛起中的納粹德國,姑息的和平選項已經無法阻止其擴張野心。然而,民間運動者寇延丁卻深信由下而上的改變仍是可能的,民主的生活方式可以從一群青少年在貴州的夏令營開始。在二〇一六年,一群來自沿海富裕城鎮子弟參與了窮鄉僻壤的志工服務,幫忙修繕山區學校。成年人只是在旁協助,中學生自行決共同守則,落實其決策。《世界距離民主只有五天》細膩了紀錄這場小規模的民主實驗。在一百多年前,孫文主張民權初步是中國邁向民主化的第一步;同樣地,寇延丁也相信議事規則的實際操演啟動了變革的開端,如果這些民主的幼苗獲得成長機會,另一種中國將會可能的。

在中國,小學班長很少是由同學共同推選,通常是由老師直接指定,就如同國家主席與總書記是向來都小圈子決定的,而不是人民與黨員所選出來的。因此,青少年要落實作者所謂「可操作的民主」,就必得從頭開始。這一群年輕人需要學習推選出來的隊長有相應的權力與責任,會議主持人不可以專斷獨行,而是要遵守正當的程序。不同意見是社會的常態,掌權者也是可以被質疑與挑戰,重點在於異議需要清楚表達,謹守對事不對人的發言規則。要達成能共同遵守的決定,需要參與者願意妥協的態度,如此才能促成折衷方案的出現。

寇延丁對於民主議事規則充滿了熱情與樂觀的想像,她的寫作經常略過環境與場景的描述,似乎不太在意讀者是否能跟著上。夢想家看到未來美好的願景,他們獲得感召,全力投入,無視客觀局勢的阻礙。人類能創造歷史,通常也是來自於這種少數人的傻勁。過去的台灣民主運動者是如此,今日的香港勇武派亦是如此,有一天寇延丁的堅持也有可能帶來新的中國。

社會觀點|何明修

台大社會系教授,研究領域包括社會運動、環境與勞動,著有《為什麼要佔領街頭?從太陽花、雨傘到反送中運動》。

《世界距離民主只有五天》, 寇延丁,衛城出版

《世界距離民主只有五天》, 寇延丁,衛城出版

五天,一群中國少年,十個會議。當他們開始自治,將會走向獨裁,還是民主?

「我前所未有地貪生怕死。必須立即把這個故事寫出來,不然死不瞑目。」——寇延丁

人性可能殘忍,卻也可以向善。只要方向正確,《蒼蠅王》或《惡魔教室》那樣的恐怖,就不會發生。這是一場深具啟發的民主實驗,足以提供臺灣社會對照、反省、深化民主素養的契機。

二○一六年夏天,一群來自中國城市中產階級、長期固定到邊遠地區擔任慈善志工的家長,帶著他們的孩子,總共十個少年,一同到貴州進行那年的支邊公益行動。同行的還有一位議事規則專家,以及寇延丁。在這趟旅程中,大人們事先說好了:教孩子們議事規則,讓他們自己開會自治,大人盡可能不加干涉。這群生活在中國大城市,從來沒有接觸過民主社會議事規則、沒有自治觀念的孩子們,真的能夠用開會達成共識,經營團體生活,達成志工任務嗎?這本書就記錄了這趟宛若寓言的旅程。這群孩子們是如何做決策,並且自我管理?而在這個過程中,有著過度保護傾向的大人,是否也學會放手,尊重孩子的決定?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