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新鲜推荐当月精选 【当月精选】疼且沉重却轻盈

【当月精选】疼且沉重却轻盈

written by 蔡 琳森 2018-11-12
【当月精选】疼且沉重却轻盈

我已过了可以信誓旦旦宣称抽菸有助写作的心境,亦无法再从菸蒂或菸灰之上佯作获致某种暧昧的启示。罗兰巴特嘴里叼著菸的模样,已是一幅疏淡远景。曾读到一则科学研究的外电,文中表示,植物其实也像人,一旦受了伤害,伤口就会泌出一种防衞性荷尔蒙。这种被释放的痛觉讯息会在植物细胞间传递,涟漪一样地扩散开。遂想,菸叶被摘采时,痛觉讯息必然也会从伤口传遍整棵植株吧,像人使用菸草后尾随而来的胸腔患痛。仿佛那些死去的植株幽灵,把自己生前的痛感过继出去。

作为原生菸叶的二次生命,菸草与透过文字再现现实的劳动者一样,都需服膺再现体系的律法。该律法是一条攸关耗费的函数,攸关燃点、烟雾与灰烬。菸与文字生产者当然可以亲密地共频,彼此相互照应,毕竟都从现实里翻出,在来世里打滚,且都以伤损为代价,进行着不对等的交易。一样貌似隐淡,但委实一点也不谦逊,必要时就能专横。

二战时,德军进入俄罗斯,巴赫汀开始将自己的著作当成卷菸纸烧掉。那份手稿该是他经年研究的心血,他却甘愿把它一页一页撕毁,一天一天抽掉他用时间、体力与精神换取来的成果。这已是一个足够清晰的隐喻。菸草的死后生活,说穿了不过是一种真空下失重的惯性运动。人去启动它,赋予它另一种生命的形式,将它迫入另一种死亡的形貌之中,偏执地巴望着能透过这样的经验,成就自我的俭省与节律,却往往事与愿违,常常只沦为一种自我意识晦迹的议案。这一切,或许只是因为人愿意去喜欢那些抽菸时迷茫的状态,喜欢那些被吐出的不清不楚的话语,喜欢那些不必然确笃的散漫心思。何以就愿意去喜欢了?或许挪借木心的句子权作答案:当烟升雾漫,一切心念与轮廓「都相约暗下,暗下……/诚觉世事尽可原谅」。


姚秀山

外公赐名蔡琳森。一九八二年夏日生。少作收为诗集,出版于南方家园出版社。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